新闻 卡尔森:左派欲望无尽 警官...

卡尔森:左派欲望无尽 警官乔文获罪只是开始

100
图为福克斯著名支持人塔克.卡尔森。(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3日】(本台记者凌浩綜合編譯)《福克斯》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卡尔森(Tucker Carlson)周三(4月21日)在他的“塔克·卡尔森之夜”节目中说,激进分子正在像利用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一样利用对警官乔文(Derek Chauvin)的审判,以达到其推进极端的左派政纲、彻底改变美国的目的。

卡尔森的节目翻译如下:

警官乔文周二(4月20日)被定罪。审判进行了一个多月。有时,证词是复杂和技术性的。但实际上,始终只有一个相关证据: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年5月死在明尼阿波利斯大街上的录像带。

如果你最近没有看过该录像带,那么它仍然会像拍摄当天一样令人震惊。你会看到弗洛伊德在某种程度上知道他将要死,最后他死了。真是令人心碎。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看到了这一点,他们感到恐惧。许多人在观看时就认定,乔文警官一定有残酷的犯罪行为。

因此,陪审团得出同样的结论就不足为奇。那个录像带似乎说明了一切。实际上,即使法庭外没有任何人看过那盘录像带,乔文仍然有可能被定罪。录像带的威力是如此强大。那完全有可能。

不幸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一点。我们只能靠推测,因为最终那不是实际发生的情况。弗洛伊德的录像带传遍了世界,它成为了一个新的政治运动核心。政客演员们利用这段录像带和弗洛伊德的死来控制这个国家并永远改变她。然后在上个月,这是关键,同样是这些人中的一些人走得更远。

他们努力改变了乔文一案的审判结果。这是我们永远不能允许的一件事,无论我们对一个具体案例有何看法。文明的国家具有公正的司法制度。那是其标志。这是你想要居住的国家与你甚至都不想去玩的地方的区别。对文明国家来说最重要的是,根据法律,每个公民必须与每个其他公民严格遵循相同的标准——无论一个特定被告人是多么受欢迎或不受欢迎。无论所指控的罪行是什么,它都适用。文明国家不容忍陪审团被恐吓。看到了,就要阻止。他们永远不能允许以暴力威胁影响审判结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那将站在正义的反面,那将是暴民统治。

美国过去一直在努力那样做。然而在星期二,尽管明尼阿波利斯的陪审团仍在审议此案,但我们看到了美国总统就支持对乔文的起诉。

我们看到国会中最有权势之一的一个议员(沃特斯,Maxine Waters)告诉一群愤怒的人说,如果陪审团敢于无罪开释,他们应该采取暴力行动。我们看到明尼阿波利斯市在审判期间就对弗洛伊德的死推卸责任,而乔文的律师甚至还没有对他的案子进行总结发言。

最不祥的是,我们看到暴徒用死亡威胁了一名被告方证人——在他们认为是他的房屋的门上涂抹了鲜血,然后逃离了。官方似乎对抓他们没有兴趣。

这些都是可怕的行为。你认为乔文是否有罪并且是否应得到惩罚并不重要。你投票给谁都没有关系。你对其他任何事情的想法也没关系。看到暴民试图影响这场审判结果,你至少应该像看到弗洛伊德的录像一样震惊。这是一个快速倒退的国家。但奇怪的是,大多数人似乎都没有对这些感到震惊或沮丧。判决似乎让他们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以前看到过建筑物被钉上板,看到过军队上街。他们非常清楚无罪释放乔文将意味着什么。他们相信,无论公正还是不公正的有罪判决都将为国家换来平静。

许多人都这样认为,不仅仅是那些愤世嫉俗的人,也包括许多共和党人在内的大多数人都这么说。如果我们服从沃特斯(Maxine Waters)并忽略了猪血,希望骚乱将会结束。你会明白为什么他们会那样认为。在经过11个月的“黑命贵”(BLM)暴力和恐吓之后,美国人决定支付赎金。他们将乔文当作牺牲品,为一个国家恕罪。在电视上,他们最清楚地这样告诉我们。他们告诉我们,美国正在被审判中,不只是正在审判明尼阿波利斯警察乔文,还有我们所有人——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体制。

我们淡化它,我们顺从它。但是,我们这样做是愚蠢的。明智的国家坚持原则,平息暴乱,不顺从暴民,因为暴民永远不会满足。无论你答应什么要求,他们都会有更多要求。现在,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并不奇怪。这是美国两个最有权势的人对昨天的判决作出的反应。请记住,没有人表明种族或肤色在弗洛伊德的死亡中起任何作用。如果你看了审判,就会知道。这些人没有看审判,他们对细节不感兴趣。他们的计划是像利用弗洛伊德一样利用这个审判。

副总统哈里斯:衡量正义与平等正义并不相同。这一判决使我们更加接近,事实是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仍然必须改革这一制度。

总统拜登:没有人应该超越法律。今天的判决发出了这一信息。但这还不够。我们不能就此停步。“我们必须改革一制度。”

虽然他们没有说如何做,但是他们的意图很明显。他们是认真的。

因此事实证明,乔文的判决并不是革命的结束。自从弗洛伊德去世以来,这不是我们去年所见的终点站。这仅仅是革命的开始。司法部长已经宣布,对弗洛伊德之死的调查正在进行中。进行中?我们不是刚进行了一个月的审判,提供了所有证据吗?是的,我们做了。但那仅仅是开始。

那么我们接下来会期待什么呢?很难确切知道,但有迹象。例如,“黑命贵”活动人士在纽约庆祝乔文案判决。弗洛伊德死于与纽约完全不同的地区,距离纽约1,200英里。据推测,他们不认识弗洛伊德。他们可能没有看审判。但是对这些人来说,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并不是重点,永无止境的种族冲突才是重点。

抗议者在布鲁克林的餐馆外面大喊“把f—赶出纽约”,“我们不希望你在这里”,“我们不想要你的f–ing钱”。

肤色不正确的人现在可以离开纽约了。他们不可以拥有餐厅。他们就是这么说的。每个人都假装没有注意到他们说过的话,但是他们说了。关键是,人们通常不在公共场合这样讲话,而当他们这样做时,至少他们会被责骂。如果有人在街上那样大喊大叫而没有任何人反对,那么就不可能有一个多民族的国家。那么为什么他们现在要这样做呢?原因很简单:可以取得结果。激进主义行得通。暴力行之有效。这就是教训。我们已经教了暴民这一课。至少有一位“黑命贵”激进主义者愿意大声说出来:

“黑命贵”活动人士纽瑟姆(Hawk Newsome)说:兼用暴力和非暴力抗议产生了效果。那是底线。当我们和平游行时,美国人不听我们的。我并不是说人们会回到街上,但是美国人必须知道,如果你继续让我们在没有正义的情况下在街上被谋杀,我们将在美国制造地狱。

就是这么简单:暴力抗议取得了结果。显然,这是一种威胁。不幸的是,这也是事实。暴动确实有效。焚烧城市时,你会得到想要的东西。你可以从公司的捐款中发财致富。你将从陪审团得到你要求的裁决。即使我们其他人都不承认,暴乱者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允许温迪被焚烧,梅西被掠夺,警察局被摧毁,我们其他的人放弃了作为公民的权力,而将权力交给了这个国家最暴力、最不讲理、生产力最低的人。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历史学家将能够对此进行解释。同时,为下一个阶段做准备。但是,再一次,不要骗自己。乔文的定罪并非是结帐,它只是增加了新债务。

民主党的御用种族学者罗杰斯(Henry Rogers)(现称为肯迪,Ibram Kendi)让我们知道了,乔文仅仅是个开始,国家正在转型中。

肯迪说:那现在呢?乔文即将入狱,但美国会走向正义吗?正义是要对警察定罪,还是正义要对美国定罪?……要责怪乔文这样的人员很容易,但问题是结构性的,问题是历史性的……正义已将美国定罪。现在我们必须花时间改造这个国家。

看看,我们都被判犯有谋杀罪。顺便说一句,你不能责怪肯迪。那家伙从我们的大公司那里拿了数百万美元。他是在学院内培养的。你付的学费可能正在支付他的薪水。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当他呼吁以谋杀未遂的罪名来惩罚你,我们其他人为什么要那样做?

那么,肯迪要求进行的变革,到底是什么样的?这项改革的前景如何?纽瑟姆(Bree Newsome)给了一些线索。她是美国最著名的“黑命贵”活动家之一。周三上午,她宣布,今后不应允许警察中断打架。

她在推特上说:“青少年们一直在争斗,包括涉及刀子的争斗。我们不需要警察出面解决这些问题,并使用武器对付其中一名少年。每个人都应该感到恐惧,因为执政的精英白人做得如此彻底成功,不仅使我们脱离了基本的自给自足的手段,而且还说服了我们需要武装的警察来管理我们的孩子和社区。”

你可能会对肯迪、总统或副总统、纽瑟姆和像她这样的人嗤之以鼻。但是请明确,拜登政府不会这样做。它非常认真地对待每句话。这意味着你的社区可能很快会看到这样的改革。那会发生什么呢?

好吧,如果你住在一个富裕的社区,那绝对会没事的,因为你会雇用私人保安。而且会有很多美国警察渴望成为私人保安,因为收入更高,而且不必听肯迪的话。但是对于其他所有人,下一步是什么呢?

嗯,这里是一些数据,它来自Vox网站。该网站引用了以下研究报告,

“从2014年到2019年,(研究人员)追踪了全美1,600多个‘黑命贵’抗议活动,其中大部分在大城市,有将近350,000抗议者。”其结果是:“在发生‘黑命贵’抗议的地区,警察的凶杀案少了约300多个。”

但是这样做的代价是:“研究还表明,这些发生黑命贵抗议活动地区的谋杀案增加了10%。这意味着从2014年到2019年,有抗议活动的地方比预期的大约多出1,000到6,000人被谋杀,如果两个地方的趋势相同。”

计算一下数学?这位研究人员说,多亏了黑命贵,警察少射杀了大约300名犯罪嫌疑人。作为回报,多达6,000起新的谋杀案发生了,许多无辜者和儿童被杀。这就是我们在讨价还价!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前一篇文章川普:NBA球星詹姆斯的“种族主义咆哮”是搞分裂
下一篇文章习明泽个资泄露案维持原判 牛腾宇母亲:申诉到底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