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耄耋老人的曲折经历与心愿

耄耋老人的曲折经历与心愿

12
岳昌智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的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1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岳昌智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已经八十多岁了,可她依然身体硬朗,头脑清晰,行动自如。尽管外表是一副老人模样,但从谈吐和交流中却丝毫感觉不到耄耋老人的影子。如果了解了老人的过往和经历之后,就不得不用“神奇”二字来赞叹了。

她原是中国航天工业部二院的一名电子工程师,业务水平高,工作很出色。她还曾师从名家学画多年,也是一名画家,其水墨画作品多次在国内参展,还被收录在中国五百画家名录中。

年轻时她有过幸福,丈夫在海军司令部工作,自己在国家级科研部门上班,两个女儿都很听话、孝顺,也许在外人的眼里她的人生是成功的。然而在中共的统治下,人人都被斗争哲学包裹着,人性被扭曲了,不可能有真正的幸福可言。文革期间,丈夫就因不公正的对待被逼疯了,后长年患病,终因不治而去。那些年岳昌智既要照顾多病的丈夫,还要工作和抚养孩子,在繁重的家庭负担和精神压力下苦不堪言。尤其是年幼的小儿子又突然病逝,给她造成了沉重打击。自幼体弱多病的她,身体越来越差,但为了孩子又不得不坚强的硬挺着。那时她是单位里人人皆知的“老病号”,几乎一身都是病,是医务室的常客,但能治好的病却不多,大多的病只能靠吃药维持着。刚进入中年的她就十分悲观,看不到人生的任何希望。

从1993年开始,航天部二院有越来越多的人修炼法轮功,有不少顶尖的专家和科技人才通过炼法轮功创造了奇迹,有的绝症消失了,有多年的老病号彻底康复,影响越来越大,使很多人走入了大法修炼。在同事们的影响下,她也不知不觉的加入到这个行列。没过多久,法轮大法的神奇就在她身上体现了。

那是1996年,她迎来了人生中的重大转折。

她回忆说:“炼功以后我的身体出现了明显变化,身体每天都在变化,一天一个样。多年的慢性病症渐渐消失了,体力增强了,每天都有新的感受,令人难以置信。也就半个多月吧,所有的病都好了,真正有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此后再没吃过一片药。更重要的是我对生活有了信心,精神面貌出现了巨大变化,变得乐观开朗,每天都过的很充实。”

亲身体验使她确信法轮大法是超常的,其法理看似简单但却有着超乎寻常的力量,能够改变一切。从此她严格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努力让自己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1997年她曾向单位捐款一万多(人民币);1998年中国发生了大洪水,她除了向灾区一次性捐款三万元(人民币)外,还资助了两个希望工程的孩子读书。其实她的收入并不高,孩子们要上大学,负担不可谓不重,但她生性善良,愿意用获得的健康更好的回馈社会。

她用亲身经历兴奋的向亲朋好友诉说着自己的变化,向同事、领导传递亲身体验到的美妙。原以为自己会因疾病缠身而终老一生,现在她变了,她不再担忧自己的健康问题,还为自己每年能为国家节约不少医疗费而自豪。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么好的功法却在1999年7月遭到中共取缔,并开始对法轮功进行全面疯狂的镇压和迫害,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单位从上到下都知道她修炼法轮功,在强大的压力下,通过多种方式劝她放弃修炼,但她始终态度鲜明的表示:是法轮功给了我新的人生,我不可能放弃。

就因为不肯放弃修炼,她曾7次被抓捕、关押,两次被送进洗脑班强制“转化”(即明确表态与法轮功决裂)。每次抓捕几乎都发生在节假日,短则几天,多则数周。期间单位领导为逼迫她放弃修炼还专门召开大会批斗她,从思想和环境上施加压力;单位还将她的退休金从1300元减至200元,从经济上施加压力。

2000年10月她被迫离家出走,单位保卫科曾派人追至山东乡下。找不到人时还闯入其二女儿所在的外资公司逼其交出母亲。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单位抓人后还要岳昌智支付相关人员的费用,甚至包括食宿费。

2003年7月,她被北京市公安机关非法拘捕,12月17日被石景山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4年,后被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在这里她被要求强迫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和书籍,强迫其写对“转化”的认识。稍有不从就拳脚相加,谩骂、侮辱、打耳光的事随时都会发生。如果不按照要求做,就长时间罚站,还搞什么“拔军姿、踢正步”等,甚至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不让正常睡眠。由于不配合警察的迫害,对她的监管愈加严格,还不准她与人交谈,不许她在公开场合说话。

在北京女子监狱,她是监区里年纪最大的,已经65岁。刚进去时大家都看到这个老太太个子高高的,腰板笔直,走路像年轻人一样。然而没过多久,人们看到她腰弯了,成了九十度罗锅,人矮了一大截,步履蹒跚,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经历过中共数次政治运动,深知中共整人的手段,然而这里的邪恶还是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因为不“转化”,有一天她被转移到专门实施酷刑的房间。刚一进去,就有一群人扑向她,把她摁到在地,然后有人用脚踩,有人按压住她的腿部和头部,有人专门掐她的要害部位,有人击打头、面部……

看她仍不表示屈服,其中一人把压在地上的她猛的拉起来改为坐式,另外的人把她的两腿向左右分开成一字形,然后拉她的人抓住她的脖领子用力向前方压去。此时她感到一阵剧烈疼痛冲上头部,同时听到腰背部传出“咔、咔”的声响,上半身就麻木了(后来检查发现,她的脊椎骨被折断成三截)。如此非人的折磨导致她呼吸急促,几乎窒息。

面对要晕厥、失去意识的她,狱警依然不肯松手,恶声问道:还炼不炼?

——炼!她坚定的回答。

眼前坚强的老人也许超出了行恶者的想象,使他们恼羞成怒,甚至疯狂。为首者抓起她的上身又猛地向左腿方向使劲儿压去,这一次仿佛比刚才更为痛苦,不但造成脊椎侧位伤,同时也造成大腿肌肉严重拉伤,她几乎又要窒息……

狱警继续问道:还炼不炼?在得不到满意的答复时,又将她揪起来向右腿方向压过去……,就这样反反复复不知折腾了多少次。过程中她忍受着剧痛,多次出现窒息,多次出现尿失禁,她感到生命仿佛走到死亡的边缘。

这场折磨持续了五个多小时,直到行恶者筋疲力尽。

如此严重的伤害除了伤痛外,导致她直不起腰,无法站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她曾多次要求到医院检查,但监狱都不予理睬。直到出狱后经医院检查才发现,此次惨无人道的摧残造成她严重的脊椎骨两处骨折。由于未得到及时治疗,断裂处已严重变形,无法复位。

谈到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她沉痛的说:“我本是一个百病缠身的人,是法轮功使我变成了健康人,可没想到中共又使我从健康人变成了残疾。”

因为她的坚强不屈,她成了北京女子监狱的“名人”。狱政科科长曾对探监的人说“这老太太在监狱里挺出名的。”监区的小头目曾夸下海口:不转化她就脱警服。最后她不得不说:真不该把这个老太太接收到本监区来。此后不久,这人就突然被调走了。

由于她的坚定,监狱领导也从幕后指挥走到了前台,赤膊上阵了。她们曾用“熬鹰”的方式企图通过消耗体力摧残她的意志;还动员监狱的犯人一起辱骂她;逼着同班组的人批斗她;冬天里不准她穿棉衣、棉鞋;还让全监区的近百人一起罚站,只要她不转化,大家都不能睡觉。

2005年9月,监狱发生大面积食物中毒事件,她也未能幸免。此后她经常出现神志不清症状,她自己也感觉时常有心口不一、嘴不听使唤的现象,同时伴随着难以忍受的全身剧痛,她说“那时真的有生不如死的感觉”。而此时的狱警和那些所谓的“帮教”又以为有机可乘,继续诱导她放弃信仰转化,但她都以顽强的意志挺过来了。

2009年,岳昌智终于脱离苦海,辗转来到澳洲并得到当地政府庇护。在自由的社会里,她可以放心的修炼法轮功了。本来已经致残的身体,通过修炼又逐渐康复,从刚开始的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很快就恢复正常。

她激动的说:“由于中共的残酷迫害,导致我脊椎断裂,骨盆错位,几近残废,后来我又恢复到完全健康的状态,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世间哪还有什么方法能办得到呢?”

如今她每天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用“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让自己更健康更好。她说“是法轮功给了我全新的生命,我要将法轮功的美好传递给更多的人,让更多人能从中受益。”

她定居在澳大利亚的悉尼,每周都要花五、六天时间去悉尼歌剧院、唐人街和Eastwood地区帮助中国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风雨无阻。每一次“三退”她都会认真的做记录,十几年来厚厚的本子上已经记录有数万人信息。

岳昌智在悉尼社区与华人攀谈(照片取自网络)

她说:“我要用切身经历告诉民众,只有认清中共、远离中共暴政,才能有自由美好的生活。如今我说出自己的经历,就是想让更多中国人走出谎言和欺骗,让更多人警醒,脱离中共的控制,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这就是我的心愿”。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