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强制火葬催生寻尸人 骇人内...

强制火葬催生寻尸人 骇人内幕曝光官方急封杀

66
《寻找尸体的人》文章被下架作者被威胁(图片来源:网络)

【希望之声2021年4月10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近日,搜狐新闻极昼工作室刊发题为《寻找尸体的人》,内容讲述一名广东省陆丰市的智障中年男子林少仁在2017年被人杀害,用来掉包代替火葬的尸体。因为当地有笃信土葬的传统,当局又一刀切强制火葬,令买卖尸体等黑色产业链盛行。文章刊出后不久就被删除,随后传出文章第二作者、在汕头大学念书的陈同学被警方骚扰、施压,还“要求他返乡报到,不然要进校抓人”。

今年1月,网上公开的一份判决书引发关注。4月7日极昼工作室刊发《寻找尸体的人》,通过采访受害者及案件相关人员还原整个事件真相。

报导主线围绕着中共当局强制推行的殡葬改革。在中国广东一些乡村,村民们笃信风水,许多老人的首要遗愿是“全须全尾地进行土葬”,他们深信死后火化是粉身碎骨,不能庇护后代子孙,不能顺利转世。但由于人口不断增长、用地越来越少,中共近年来强制推行火葬,特别是陆丰所在的汕尾市,因考核年年吊车尾,已经成为当局的重点监护对象,甚至被下了硬指标,在这种情况下,殡葬行业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专门做起了掉包尸体的生意。1981年出生的陆丰男子林少仁,被人直接钉在棺材里顶替一位不愿火葬的黄姓男子进了焚尸炉。而林少仁的被害遭遇,将陆丰殡葬黑幕撕出了一道口子,黑幕重重下是血淋淋的真相。

林家的儿子成了富人火化的替尸

林少仁出生时不久,家人就发现其智力有缺陷,但林少仁的父母仍十分疼爱他。林家的几个兄弟到了适婚年龄都各自成家,林少仁仍然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他每天的爱好就是捡捡废品,换钱买烟买好吃的,或者到几个弟弟家串门。2017年3月的一天,林少仁照常出了门,但这次却再也没有回来。

当天,林少仁前往村里大路上的垃圾箱捡塑料瓶,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他身边,车上的男人下来和林少仁交谈几句,判断他智力有问题,于是将林少仁半推半就的拉上车。

开面包车的男人叫黄松斌,他将林少仁拉上车后,就不停地给林少仁灌酒,等到林少仁醉的不省人事后,将其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棺材里钉死,准备顶替一位姓黄的人进行火化。

林少仁就这样作为替尸被他人谋害了性命。

综合大陆媒体报导,促使黄松斌这样做的原因是一位黄姓的金主,黄姓男子因为自己的亲戚患癌,临死前一定要求“土葬”,但当时汕尾地区已经出台政策,要求全市火化率达到100%。陆丰年年由于火葬率不达标,被下了硬性指标,考评结果和当地官员的晋升、评选挂钩。于是不想“火葬”的黄姓男子求助原陆丰市湖东镇党政办公室工作人员戴某龙,并联系到另一名中间人温某耀,商定调包火化尸体事宜。温某斌和黄姓男子商量,以10万7千元的价格帮助其家人完成土葬愿望。

黄松斌之前是一个抬运灵柩的工人。温某耀2017年2月底找上黄松斌,要他将事情搞定。黄松斌在此过程中分得了9万元。有了林少仁的替尸,黄姓男子的哥哥被秘密送到陆丰市河东镇土葬。

2017年3月林少仁失踪,林家人从陆丰找到深圳。林少仁的父亲同年6月听村民说在深圳看到一个智障男子,描述像是林少仁,于是当天就买了去广州的车票,结果自然是失望的。也是在那一次,林父肚子实在痛得受不了了,去了广州的医院做检查,被告知已经是胆囊癌晚期。郁郁寡欢地从广州回来,熬了十几天,父亲去世了。直到2019年11月,林家人才接到镇上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才得知林少仁在失踪当日已经死亡。

金主和官员都不被起诉

根据判决书,黄松斌2019年11月被捕。2020年底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原判:黄松斌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杀人提供“客户”尸体的所得9万元也被追缴。

但买家黄某青因“犯罪情节轻微,案发后主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认罪认罚”决定不起诉;中间人、原陆丰市湖东镇党政办公室工作人员戴某龙,则因“涉嫌故意毁坏尸体罪的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未被起诉。温某斌则在案发时已经死亡。

在报导刊出后,网上出现“名为被杀害后顶替富人火化男子家属”的声明,表示至今还没有得到凶手家属和买主的一句道歉,凶手被判死缓,买主家人没有被起诉,“作为受害者家属我们感到非常不甘心”。

此外,报导中还披露陆丰殡葬黑产业链,称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至少有4起偷埋私葬,或为逃避火化而调包其他动物或人的尸体事件都发生在陆丰。

报导说,掉包的尸体大多是无主认领,多是流浪汉、乞丐、独居老人,“弱势、贫穷的人群是链条上任人宰割的一环”。

居民“渴望土葬”的愿望反而促使执法者收贿。报导指出,2014年陆丰有居民曾检举,为了能“偷梁换柱”,联系镇上殡葬改革负责人后对方竟索价6万元。他并表示,镇上家境好的死者都是用类似方法得以土葬。

该报导刊出后引发大量关注,不但中共一刀切的殡葬改革措施被网友狠批,当地用活人的替尸的事情由于超出正常人认知底线,让人很多人大感震惊。而报导随后就被下架,负责帮助翻译当地方言的文章第二作者、汕头大学学生陈同学也被汕尾警方威胁。

微信截图

《寻找尸体的人》404 文章第二作者被警方骚扰、威胁

据《潇湘晨报》报导,上述报导刊登次日,一个微信群里传出消息:陈同学父母正被汕尾当地警方频繁联系,并“要求他今晚返乡报到。目前,派出所的人还在他的家中。有人尝试联系小陈,但是联系不上”。

当晚11时02分,陈同学在朋友圈发文:“现在还在学校,事情应该差不多了,稿子已经删掉了,我和家人都还好,谢谢老师和同学们关心。”陈同学所在学院工作人员随后证实此事。

9日早上9时许,有人发朋友圈说:“小陈同学刚刚接到陆丰警方电话,仍要他回去接受调查,说报道影响陆丰形象,要帮忙消除影响。并被告知如不回去,警方要找到学校来。”中午时,陈同学再次求助:“麻烦大家帮帮忙,他们(碣石镇水朝社区人员)在家里,我已经联系不上(父母)了。”陈同学说:“他们(社区)说需要按照要求写一份材料,来消除事件的负面影响。”

对此,汕尾市碣石镇清坪派出所工作人员指“暂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碣石镇水朝社区陈姓工作人员表示:“社区讲究干群关系,不存在威胁。上门入户是跟群众打交道,这属于正常的工作范畴。”又指“去家里是因为上级发来名单,让核实他(陈同学)个人情况,看是在上学还是出来工作了”。

微信截图

一刀切殡葬改革频惹争议

中共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的殡葬改革,引发民怨沸腾。之前出现过江西、河北、安徽等地区出现现棺材被砸、尸体被挖出来焚烧的乱象。不少地区因为要求火葬率100%,将已经下葬的棺材挖出,强制火化。一些重视埋葬习俗的老人无法接受死后不得入土,最终选择自杀。

一群江西的律师、学者和记者曾发表公开信,对当局在没有火化设施的偏远地区实行“一刀切”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并提出诸如该计划下谁从中受益、棺材被没收并销毁的人将得到何种赔偿等等问题。他们写道:“如此‘执法’,执政者可有半点对人的尊重,可有半点对死者家属的体恤?”

责任编辑:施恩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