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生前曾大挥五星旗 塞国机长...

生前曾大挥五星旗 塞国机长染中共病毒身亡

159
今年4月,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左)的儿子达尼洛(右)被宣布确诊感染上了COVID-19病毒。(图片来源:Instagram)

【希望之声2020年12月26日】(本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塞尔维亚媒体证实,曾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机场挥舞中共五星旗的塞国机长斯维提斯拉夫·弗拉尼奇(Svetislav Vranić)因感染 “中共病毒”(武汉新冠肺炎,COVID-19)于圣诞节前不治身亡。

据亲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领导的塞尔维亚进步党的全国性报纸《Informer》报导称,经家人确认,塞尔维亚航空公司飞行员斯维提斯拉夫·弗拉尼奇因染 COVID-19 病毒去世。

几天前,弗拉尼奇的妻子告诉该报记者,弗拉尼奇正在使用呼吸机,并表示她的丈夫是个坚强的男人,一定能打败病毒。承诺等到他不需要呼吸机了的时候再接受采访。可惜的是,弗拉尼奇没能被抢救过来。

报道说,今年3月15日,塞国总统武契奇发表讲话,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向当时西方社会普遍质疑因隐瞒疫情起源,而导致病毒肆虐全球的中共当局求助。3月21日,弗拉尼奇执飞塞航A-320飞机为塞尔维亚带来了首批外援专家和物资。

当飞机在首都贝尔格莱德尼古拉·特斯拉机场(Belgrade Nikola Tesla Airport)降落时,总统武契奇亲自迎接,并当众亲吻五星旗外,弗拉尼奇最后也面对镜头,除了挥手致意,还用力地挥动中共五星旗。

不幸的是,塞尔维亚的疫情仍然严重,每日的确诊个案不断增加。4月8日,总统武契奇的儿子达尼洛(Danilo Vucic)被宣布确诊感染上了COVID-19病毒。

5月下旬,塞尔维亚大选。在遭多数反对派抵制的此次大选中,武契奇的进步党获得总共250议席中的188席。伪饰正常的做派在该党胜选庆祝集会上达到高潮:欢庆会配以传统的塞尔维亚管乐队和巴尔干圈舞。庆祝会后不久,包含总统顾问在内的多名党内高官因感染 “中共病毒” 而被送入医院。

6月4日,中国足球名宿郝海东于 “六四” 31周年发表了 “灭共宣言”,引发轰动。但事件余音未落,今年2月才加盟塞尔维亚球队尼什拉德尼奇基足球俱乐部(Radnicki Nis)的郝海东之子郝润泽突遭解聘。而该国媒体曾对郝润泽在5月31日举行的一场比赛中的表现好评如潮。两大塞尔维亚知名媒体《Hotsport》和《Arena sport》更是撰文充满赞誉。令外界纷纷质疑郝润泽被解雇系中共施压的结果。

7月初,塞尔维亚 “中共病毒” 疫情复燃,确诊及死亡病例骤增,引发塞国民众的抗议声浪。除了首都外,塞尔维亚其他地区亦有出现抗争事件。人们纷纷上街要求政府提供真相,并要求总统武契奇下台。

而今,弗拉尼奇倒在了 “中共病毒” 之下,赛国媒体形容他是 “在人民最艰难时刻挺身而出的英雄”。大陆媒体对他的 “事迹” 也进行广泛报导,称他为 “英雄机长”,并说他在贝尔格莱德机场挥舞五星旗的身影,定格在塞国人民的记忆中。

但对于中共官媒的这套 “英雄” 的说辞,大陆网民并不买账,而且很多网友认为,连同赛国总统亲吻五星旗一个道理,这位机长挥舞那面沾满人民鲜血的不祥之物,实属为自己招来灾祸。

“难道不知道那是一面沾满人民鲜血的毒旗吗?自从有了它整个中华民族没有过一天好日子!”

“亲共英雄为中共病毒捐躯,死得其理!”

据报道,塞尔维亚在政治上长期亲共,是中共当局在欧洲 “一带一路” 的经济枢纽之一。中共在该国承建了很多基础设施,其中包括高速公路、铁路等。中共外交部新闻部发言人赵立坚4月15日曾公开称:“中国与塞尔维亚有着深厚、特殊的友谊”,还称两国为 “铁杆朋友”。

根据美国智库 “自由之家” 2020年报告,该国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施行威权统治,诋毁媒体。去年4月成千上万人上街抗议。因塞尔维亚使用了中共华为的脸部和车牌照识别系统,令许多城镇、运输公司担心当局进行报复都不敢租车给抗议者。

多年来,塞尔维亚国内一再发生针对武契奇总统威权型执政风格的示威抗议。他被指操控国家最重要的媒体机构,把塞尔维亚变成了党国。

据塞尔维亚12月25日通报,在过去的24小时中,该国有3823人确诊感染武汉新冠肺炎,52人死亡。截至目前,该国累计确诊病例32万,累计死亡病例2931人,国内所有医院都已超负荷。

责任编辑:康慧
前一篇文章傅雷长子 旅英钢琴家傅聪确诊感染中共病毒
下一篇文章美媒:拜登开放移民及对富人增税等7政策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