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习近平试图遏制最强私企 反...

习近平试图遏制最强私企 反垄断新规呼之欲出?

172
习近平正在试图遏制中国互联网巨头。(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0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周二(11月10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推出一份“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有媒体报道认为,这显示习近平正加大力度遏制中国最强大的一些私营企业,不仅令投资者感到惊慌,还将对中国富豪榜上名列前茅的一些企业家造成冲击。

中国互联网巨头面临“反垄断”

11月10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就“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并称,该“指南”目的是预防和制止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加强和改进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监管,保护市场公平竞争。

官媒《证券时报》旗下《中国基金报》11月10日报道称,这些年,互联网巨头公司的寡头化、垄断化和封闭化一直被诟病,没想到突然遭到重拳暴击。

11月6日,京东、美团、58同城、百度、奇虎360、搜狗、字节跳动、快手、滴滴、微店、新浪微博、多点、贝壳找房、拼多多、国美在线、饿了么、小红书、携程、苏宁、同程、阿里巴巴、贝贝网、云集网、蘑菇街、兴盛优选、唯品会、腾讯等27家主要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了一个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举办的会议,讨论了不正当竞争和假冒伪劣等问题。

这些监管机构在随后的声明中说,“互联网平台不是反托拉斯的法外之地,也不是孕育不正当竞争的温床。”

习近平试图削弱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影响力

对于中共监管机构周二公布的反互联网行业垄断行为的文件,彭博11月10日报道称,习近平领导的共产党正在加大力度遏制中国最强大的一些私营企业,这不仅令投资者感到惊慌,并对中国富豪榜上名列前茅的一些企业家造成冲击。

报道称,尽管习近平政府一直在稳步收紧对中国经济的控制,但直到不久前,其对互联网、电子商务和数字金融行业中的主导企业还是相对宽松的。而针对互联网经济的反垄断立法,意在寻求遏制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控股等公司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汉坤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的合伙人马辰说,当局担心这些公司已经变得过于强大。

作为反垄断法专家,马辰表示,“这是一个分水岭时刻。”

报道说,北京方面正日益寻求削减国内少数几家科技公司在经济领域的影响力。其去年调查了腾讯的音乐部门与发行商的独家协议,最近又修改了规定以遏制快速成长的小额贷款平台的风险,有分析师表示,新规似乎为蚂蚁集团量身定制,而蚂蚁集团原本计划在上周四举行的IPO被突然叫停。

亚司特律师事务所专门研究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驻港律师Hoi Tak Leung称,对于中共政府来说,互联网平台似乎变得过于强大。

彭博预计,中共未来可能还会推出进一步收紧对科技公司监管的措施。

根据中共国务院周二发布的公告,监管机构计划在2021年6月底前制定出台网络交易监督管理规定。

报道说,这意味着中共政府正试图为互联网时代更新法律,也就是说,中国过去使用收入或市场占有率来确定一家公司是否处于垄断地位的标准,已经不适用于互联网公司,因为这些公司控制着尚未套现的有价值信息。

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驻北京的数字研究负责人Kendra Schaefer表示,“中共面临着矛盾的需求,一方面是想让国内科技公司具有国际竞争力,一方面又想在国内牢牢控制它们的市场活动。”

汉坤律师事务所的马辰表示,与VIE有关、要求获得许可的特定规定也应引起行业的广泛关注。VIE从未得到北京的正式许可,但已被阿里巴巴等科技巨头用于在海外上市。在这一架构下,中国企业把利润转移到外国投资者随后可以持股的海外实体。

VIE架构是指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Interest Entities;VIEs),也称为“协议控制”,即不通过股权控制实际运营公司而通过签订各种协议的方式实现对实际运营公司的控制及财务的合并。 VIE架构最开始运用是为了规避国内监管对外资准入的限制,现在主要运用于企业实现海外上市融资。

VIE架构由新浪及其雇佣的投资银行家在该公司2000年IPO中率先使用,但实际上法律根基不牢,外国投资者一直担心自己的押注在一夜之间不复存在。

马辰说,“这不仅会对阿里巴巴,还会对所有使用平台业务模型和VIE架构的公司产生巨大影响。”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前一篇文章川普竞选高级顾问:统计数据指向大规模选举舞弊
下一篇文章港臺編導蔡玉玲出庭 各界聲援斥警方打壓新聞自由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