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章天亮: 为啥纳瓦罗说司法...

章天亮: 为啥纳瓦罗说司法部巴尔参与了“政变”

110
章天亮:39%的美国人认为大选有问题,历史最高;司法部一直欠美国人民一个交代。(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2月10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美国前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2月7日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播玛丽亚·巴蒂罗莫(Maria Bartiromo)访问时表示,司法部长巴尔在去年11月3日大选日后,阻挡了30多项川普行政令的实施,却积极为拜登政策做准备。他说,“结果(我们)发现,巴尔的法律顾问办公室当时在快速跟进拜登所有的行政命令。实际上,这是深层政府的政变。川普任期的最后一年,巴尔通过多种方式反对这届政府。”

对纳瓦罗指摘巴尔的说法怎么看?巴尔是否对司法部的不作为负有责任?为什么说司法部欠美国人民一个交代?为社么说民主党左派的双重标准是现在社会撕裂的原因?

著名历史学者、自媒体人士、时政分析评论家章天亮教授,就以上事件和相关问题,分享了他的观察、思考和分析评论。

纳瓦罗:巴尔是拜登的第一任司法部长

纳瓦罗是川普的贸易顾问,在大选之后,他出了三份报告,对大选提出了很多质疑。他在接受福克斯采访的时候,明确指出司法部长巴尔在大选之后,其实一直在想方设法地阻挠川普做的事情,所以他说巴尔参与了推翻川普的政变。

在采访中,纳瓦罗说,巴尔是拜登第一任司法部长。这当然是一种形容的说法,拜登认命的司法部长其实是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因为他本来是奥巴马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2016年6月,当时有一个保守派的大法官去世了,奥巴马就提名了一个大法官梅里克·加兰德,因为他比较自由派(liberal),所以当时参议院由于共和党是多数,共和党认为大选之年按照美国的政治传统,如果这个总统在参众两院都属于少数党总统的话,参议院就不会在这个时候通过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当时奥巴马也同意了。

可能按照民主党左派们当时的想法,肯定是希拉里当选,所以希拉里当选之后再提名这个梅里克·加兰德也没有问题。但结果那一年大选他们输掉了。这个加兰德就一直没有机会被提名为大法官。拜登政府可能想给加兰德一个补偿,就提名他做了司法部部长。

纳瓦罗在大选之后,指责巴尔是深层政府的一员,参与了反川普的政变。他说,川普颁布了30多项行政命令,但都在司法部遭到了拖延和搁置,而拜登想推进的议程却被迅速地执行。这就是当时看起来非常明显的一件事情。

最令人失望的司法部和最高法院,都放弃了自己的责任

我觉得大选之后,最让人失望的就是司法部和最高法院。我们一直讲,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司法部和最高法院应该是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包括川普本人,他其实一直也是把打司法战作为他当时质疑大选结果的一个重要的手段,甚至可能说是唯一的手段。但是司法部和最高法院都没有采取行动。

我在想,如果最高法院接受了当时德州起诉宾州的案子,然后再公开透明的情况下,基于证据进行一个公正的判决,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他们双方都会接受这个判决结果,也就没有1月6号国会山那个事件了。其实1月6号国会山事件,我觉得最高法院还是要负有一定责任的。

当然对于司法部来说,过去4年的作为的确让很多人感到疑窦丛生。FBI违法监听川普,对川普团队的成员进行迫害性质的调查和威胁,但是对所有违法的一方,却没有任何后果,比如柯米,他是等于违反了法律,泄漏了一些东西给他的一个朋友,再通过这个朋友泄露给媒体,象那种东西都是属于非法泄露,但是柯米却没有遇到麻烦。还有很多了,包括伪造证据,能够拿到FISA Court 的命令去监听川普团队的人,他们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当然社区劳动、罚款,这都不算什么真正的惩罚,没有人为他们的违法行为去坐牢的。

大选输赢不是关键问题,而整个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才是关键

所以我们在讨论大选输赢问题时,谁输谁赢这不是关键问题,是拜登赢还是川普赢,并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就是整个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看到川普这方提出一个接一个的证据,拜登这一方只是一直闭目塞听似的断言没有证据。那么到底川普的证据是伪造的,还是说这些证据并不能推导出大选有舞弊,或者说是正好相反,这恰恰是双方应该辩论的,而辩论的地点应该是在法庭上。但是川普这一方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Smartmatic起诉福克斯巴蒂罗莫等人,起诉金额高达27亿美元

我想说的是,以下说的这个事,不是一件坏事,现在展示真相这样的机会已经有了。根据Politics报导,纳瓦罗说巴尔参与了针对川普的政变,他当时是接受福克斯新闻周日早安(Sunday Morning)节目主持人玛丽亚·巴蒂罗莫(Maria Bartiromo)的采访。巴蒂罗莫现在已被起诉,起诉的金额达到了27亿美元。谁起诉她?就是电子投票系统开发公司Smartmatic在起诉她,它主要起诉福克斯新闻,包括一些具体的人,比如巴蒂罗莫、皮罗(Jeanine Pirro)还有多布斯(Lou Dobbs)等等,起诉的金额达到27亿美元。

当然福克斯新闻说这完全是没有任何证据的起诉,但是福克斯新闻也做了一定的退让,取消了多布斯(Lou Dobbs)相关的节目,等于他不再在福克斯新闻主持这样的节目了。

我觉得,有这么一个案件,为什么说它是一个好事呢?因为有这样的案件指控福克斯新闻报的是假新闻,你认为这个投票机是没有问题的,那么,现在就可以在法庭上进行评辩,在评辩的过程中,被告的一方是有权利要求原告方出示证据的。就是说,你说你没有舞弊,你没有任何软件的异常,现在你来证明。这就要求对投票机要进行司法审计。我觉得这样的审计结果肯定是很多人非常期待的,主要是支持川普的人会非常期待这样一个审计的结果。

司法部从大选之后一直欠美国人民一个交代

巴尔是否参与了政变,这是在大选之后很多人都讨论的问题。我不是想马上就在这个问题上下什么结论。但是大家可以看到,在1月6号这个事件发生以后,FBI在一周之内就起动了40多个案子,司法部马上对这些案子提出了起诉。但是关于大选的相关调查,我们没有看到FBI做任何一个立案,也没有看到司法部做任何一个起诉。

所以我觉得,当时如果司法部真的有一个起诉,司法部应该把他们所做的事情公开地向大众做一个说明。比如说,对川普团队的那些指控,比如关于选举舞弊的指控,是否进行了调查,如何进行调查,调查的结论到底是什么。如果川普团队的人在有意干涉选举,在提出假证据做伪证,那你为什么不起诉这批人?如果这批人没有做伪证,那么你是怎么得出来结论说选举的这些各种异常不足以改变选举的结果?就是你这个结果到底是怎么得出来的?

所以我觉得司法部其实从大选之后,一直欠公众一个交代。我一直认为,消除大众疑惑的方法,并不是拜登嘴里讲的“团结”,真正消除大众疑惑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真相。我从来都不认为绝大多数的保守主义者在公平的条件下,如果失掉选举他们会死缠烂打,一直这样纠缠下去。

39%的美国人认为大选有问题,历史最高;司法部负有责任

1月6号,克鲁兹在提出要挑战选举人团结果的时候,他提出了这样的一个指控,他说,根据路透社1月2号报导的调查报告显示,39%的人认为这个大选是有问题的,其中包括67%的共和党人,17%的民主党人也是这样认为的,31%的无党派人士也这样认为。

如果这样,克鲁兹说在1月2号时还有39%的人认为大选有问题,而那个时候,所有的主流媒体都说大选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仍然有39%的人认为大选有问题。这到底是为什么?

在美国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这么高比例的人认为大选是有问题的。其实作为司法部来讲,应该给美国人民一个交代。至少这39%的人他们所存在的疑虑,在这些方面,司法部是负有责任的。当然主要的责任,我觉得就是应该由巴尔来负。其实我很想知道巴尔会如何回应纳瓦罗的指控,但是我不认为巴尔真的会做出回应,因为一旦回应,很多细节就不得不公之于众了。

我们以前一直说,相信美国的制度,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相信美国的法治,相信美国有一个独立而且公正的司法系统。但就目前公布的FBI和司法部的行为,无法消除大众这样的疑虑。

双重标准的存在,就是现在社会撕裂的原因

我们可以看到,好像美国存在着两个层级的司法系统,一种司法系统是针对共和党的,哪怕是稍有不慎,哪怕一言不慎,都可能招致严重的调查和起诉;而另外一方面,民主党那边,无论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没有任何的责任。比如,川普让大家和平地去国会表达意见,却被视为“煽动暴力”。可是民主党的国会众议员沃特尔斯(Maxine Waters)公开号召去骚扰川普内阁的成员,说“你要推搡他们、骚扰他们,告诉他们是不受欢迎的”。这是明显地煽动暴力。可是,她煽动暴力一点事没有。川普让大家和平地去表达意见,反而被指责“煽动暴力”。所以这就是一个双重标准。

川普总统公布了他和乌克兰总统之间的通话,要求调查拜登家族的腐败问题,最后结果是川普被弹劾了。而拜登家族到底是不是有腐败问题,他公开在外交委员会的一个会议上跟记者吹牛说是如果通过用美国对乌克兰的10亿美元援助作为杠杆,胁迫乌克兰总统炒掉了肖金。因为当时肖金正在调查亨特.拜登深度卷入布瑞斯玛能源公司的腐败。

所以我们看到,川普想调查拜登的腐败,川普被弹劾,而拜登自己公开吹嘘自己的腐败,却没有任何的结果。给我们一个感觉就是,民主党似乎是凌驾于法律之上。

有两个新闻,一个是CNN的报导,有两个共和党国会众议员,他们每个人被罚款了5000美元,因为他们在进入国会的时候,没有完成安检。另一个就是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被发现她绕过了安检,结果她到现在也没事,只是有一些共和党的国会议员他们在呼吁,佩洛西也应该被罚款5000美元。而实际上这个规则是佩洛西自己制定的,进入国会大厦不过安检,罚款5000元。共和党人违反了,每个人被罚了5000元;佩洛西自己违反了,一点事都没有。

所以当这种双重标准存在的时候,这就是现在社会撕裂的原因。就是因为保守主义者们觉得,左派和保守派被以不同的方式来对待,这种双重标准是不公平的。人不平则鸣,现在民主党对川普的弹劾案开审了,证据也许会有机会公布在至少一部分的左派面前,他们之前根本就不看保守派的媒体或坚持报导真相的媒体,但是,当弹劾案发生的时候,两党要辩论,一些证据可能就会呈现在他们面前。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前一篇文章美国学者析中国政局:习近平是最大变数
下一篇文章恭祝讀者朋友 牛轉乾坤 大吉大利!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