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 真实故事||我爸我妈甜蜜2...

真实故事||我爸我妈甜蜜20年,直到一碗面条,引发了亲子鉴定。

234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我爸叫周家贤,我妈叫白小田。

他们相识于1984年,两家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我爸比较有出息,考上师范中专,当了县小学的老师。

第一次见面,是媒人带着我爸来的。

我妈躲在门帘后面,偷偷看他。浓眉大眼的文化人,我妈一眼就相中。

那一年,我妈20,我爸22。

结婚前,他俩单独见面只有两次。我爸请我妈吃饭,羊肉汤配莜面窝窝。

我爸说他可会做了,比店里做的都好吃。

可惜我妈的心思根本不在吃上,她只想听我爸说话。

据我妈回忆,我爸一开口就是标准的普通话,没一点我们老家的土坷垃味,跟电台的广播员似的。

我妈每次和我说起来,眼睛里满是星星。

可见当时,一定是非常入迷,非常爱了。

02

他们婚后的日子,很甜蜜。

我妈说,光听你爸说话就开心。

那时偏远小县城的教师,待遇非常低。我家连电视都没有。

可我妈一点也不嫌弃,觉得穷有穷的活法,把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这大概也是我爸爱我妈的原因吧。在那个知识不值钱的年代,我妈却觉得我爸拥有知识是最大的财富。

我妈特别喜欢听我爸念诗。

大晚上的,别人家夫妻都卿卿我我说情话,他俩坐在床头,读诗词。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我妈说,我都听不懂什么意思呀,但我就爱听你爸念,他那个黑脸膛都有光了。

后来,我家买了录音机。

我妈第一件事,就是让我爸录了一盘读诗辞的磁带。

这样,我爸不在家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听。

小时候,觉得他们好逗好无聊。

多年后才发现,他俩才是真正浪漫的人呀。

不需要鲜红玫瑰,不需要温柔音乐,小小陋室在朗朗书声里,蓬荜生辉。

03

1986年,我呱呱坠地,取名周雪。

因为我妈最喜欢听《沁园春·雪》。

后来,二妹和我吐槽,多亏咱妈第二喜欢不是《送瘟神》,要不我就惨了,得叫周瘟神。

我二妹是嘻嘻哈哈的性格。

她是1987年12月生的,叫周咏梅。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说的就是她了。

而我三妹是1990年来的。

取名周冬云,来自《七律·冬云》,加上里面一句“梅花欢喜漫天雪”,把我和二妹也全包了。

看我们家一口气生了这么多女儿,就能猜到是重男轻女了吧。

但不是因为我爸,而是因为爷爷奶奶。

爷爷三女一儿,所以逼着我爸生儿子。

那时候,计划生育越管越严。我妈为了怀三妹,躲去山里的亲戚家,临产才回来。

知道是个女儿,奶奶第一句话就是赶快送人。

我爸是个大孝子,要不然也不会一直生。但那天他和我奶奶拍了桌子。

他说,女儿咋了?女儿不是人啊?老三我要定了!

我妈当时眼泪就下来了,觉得这辈子没嫁错人。

04

为了三妹,我爸的工作也丢了。

他成了学校里“屡教不改”的典型。

因为我妈躲出去生的,算是“情节特别恶劣,影响特别不好”。

我妈生完三妹,月子里得了流感,因为开始不敢吃药,结果拖成了肺炎。

高烧烧到40多度,连烧三天,之后又引发心衰。

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后来紧急输血才救回来。

之后,我们家的日子就更难熬了。

因为我爸没有正式工作,白天给一个公司看库房,晚上回来给学生补习。

那时候补习可不像现在这么能赚钱。

小县城的风气,要不要上学还是个问题,来补习的太少了。

我妈干不了重活,还特别容易感冒,感冒就会发烧。

接着转肺炎,反反复复,只能在家养着,照顾我和二妹都有些力不从心。

所以三妹直接被送去了乡下的姥姥家。

姥姥接走三妹那天,我妈一直哭。她和我爸说,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一家人。

我爸抱着她说,是我不好,没照顾好你。咱们会把老三接回来的,你的病也会好的。

05

有关小时候的事,大部分都随着时间变得模糊不清。

可唯独对我爸抱着我妈的画面,记忆犹新。

也许,是因为它给了我关于爱情最具化的样子。

许多年后,我才多少明白我妈为什么那么爱我爸。

在那个生不出儿子誓不休的小县城,我爸没有大男子主义的脾气,没有男尊女卑的思想。

不会觉得对女人体贴是丢面子,不认为凡事和我妈有商有量,是妻管严。

这样的品性,真的难能可贵了。

应该是93年,我爸听说太原有个中医治肺病特别厉害,就带着我妈过去看病。

人家说,需要长期治疗和调养,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我爸一盘算,决定搬到太原去。我妈开始不同意,怕人生地不熟的,没法活。

我爸却一本正经地说他考察过了,准备去那边卖羊汤莜面窝窝。

别看我爸说得轻松,其实心里也挣扎了很久。毕竟做老师这么多年,放下身段不容易。可给我妈治病,真的需要钱。

我妈心疼他,说,开店很辛苦的,你行吗?

我爸说,你不要小看我,我从小也是在地里干活的人。

我妈撇嘴说,人家当初就是看上你有文化,谁稀罕你干农活。

想想我妈还挺执着的,家里都快掀不开锅了,她还努力保护着我爸读书人的品质。

06

我那时刚上小学,知道我爸要开店,可开心了,以为可以天天喝羊汤,吃窝窝。

完全没想到,那是我们家四分五裂的开始。

爸妈去太原,肯定不可能把三个孩子带上的,只能把我寄养到大姑家。

二妹没上学,带去了太原。

寄人篱下的日子自然不好过。而爸妈带着二妹,在外地更难。

好在我爸的厨艺的确一绝。起初他们在医院不远的市场门口摆摊,回头客越做越多。

半年后,租了门面。

又过了一年,二妹要上学,找到学校借读,顺便把我也办了转学。

到了1997年,我妈的身体终于好起来了。家里也攒了些钱,从朋友手里,买了一套带小院子的平房。

然后把三妹也接了过去,于是我们家终于团聚了。

到现在都记得,三妹来的那天,我爸做了一桌子菜。

我妈给我爸倒了杯酒,然后就哭了。

她摸着我爸的手,默默地掉眼泪。

两个妹妹傻傻地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我懂。

那本是拿笔杆子的手啊,如今却布满了老茧和烫痕,左手的手背,还有一道很深的刀疤。

是剁羊骨头意外砍伤的。

有时写起来,往事轻描淡写,其实我们一家能重新安安稳稳的坐在一起,真的吃尽了苦头。

07

后来,就是2004年了。我家的小店开成二层小楼。

我爸请了不少人,自己也轻松了不少。

虽然这些年,我妈身体越来越好,可我爸还是怕她累着,什么都不让她做。

以前没钱,没办法。现在有钱了,我爸就开始有点宠妻狂魔的味了。

但凡我妈喜欢的,都要最好的。想吃什么,就带她去吃。

说实话,从小到大,爸妈几乎没吵过架。最多是赌个气,一个小时就忘了。

谁都说我妈嫁对了人。

可是那一年,却有个女人找上门。

她叫巩秀,半年前,在我家店里干过活。她20多岁,长得有几分风韵。

走的时候,说是家里父亲病了,要去照顾。

我爸看她挺可怜的,让她煮了碗面条,放了鸡蛋,吃了再走,结工资的时候还多给了她1000块钱。

回来之后,我妈关心地问她,父亲身体怎么样了?

结果,她指着我爸说,我是来找他负责的。

当时,店里的人都傻了。

我妈这才发现,大衣之下,巩秀的肚子已经不小了。

08

我爸矢口否认。

可巩秀认准了孩子是我爸的。而且她说,我爸让她吃面条和鸡蛋,是关心她。多给她1000块,是让她打胎的。

她一口咬定,我爸有口难辩。

不过,我爸最担心的,还是我妈。怕她信了,气出毛病来。

而我妈呢,等巩秀嚷累了,才开口。

我妈说,要钱我可以给你,要人你就死了这条心。这孩子我们认了。但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亲子鉴定血型对不上,你别怪我报警告你诈骗!

当时我不在现场,是店里的服务员和我说的。

可能有点夸张,把我妈形容得气场2米8。

巩秀被震住了,闷了半天,哭出来。

原来她回家之后,交了个男朋友。本来说好娶她的,可肚子大了,男朋友却跑了。

她思来想去,觉得我爸人好,就过来我家诈一下。

没想到一眼就被我妈识破了。

09

后来,我问我妈,你就没怀疑我爸一下下吗?

我妈斩钉截铁地说,没有。

我好奇了,问她为什么肯定。

我妈说,你小,不知道。当初生下老三,你爷爷看我这个身体,估计是不能生了,逼着你爸和我离婚。你爸说,我爱小田,这辈子除了小田,不可能有别的媳妇了。

有这句话,我这辈子都不会怀疑他。再说了,将心比心,我要是巩秀,肯定是先私下找你爸解决对不对?这大张旗鼓,唯恐天下不知的架势,摆明了是来泼脏水的呀。

我连呼,厉害,妈妈英明。

我妈小小得意地说,我不英明,能看中你爸吗?

有时想想,他俩真是神仙般的爱情呀,笃定,且珍惜着彼此。

把普普通通的日子,过出了风花雪月,过出了情深谊长。

10

可能是潜移默化地受了爸妈的影响,我想做教书育人的文化人。

我在武昌读的大学,毕业回了太原,做了中学老师。

最高兴的人是我妈,好像我爸教书育人的理想在我这里得到传承。

那几年,我爸又开了一家门店,房子也前前后后买了四套。生活从容了许多。

我们姐妹三个嫁人之后,我爸对赚钱也不那么上心了。

毕竟孩子们成家立业,不用他操心。

冬天,我爸会带着我妈去海南。那边气候对肺好。吹吹海风,吃吃海鲜,人生终于到了享清福的阶段。

而我妈特别热衷给我爸买保健品。

只要不太夸张,太智商税的东西,我都不拦着。

我懂我妈,有种无以为报,只能瞎对你好的意思。

而我爸呢,看破不说破,心甘情愿陪她玩。

有一次回家,我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脑袋上带了个古怪的帽子,上面有两根天线,像个中老年天线宝宝。

据说能吸收宇宙能量,保健大脑什么的。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爸一本正经地说,别笑,一会儿你妈该生气了。

嘿,他是真的好爱我妈啊。

11

2016年,我爸鼻子上的一颗痣,开始变大了。

凸出来,又痒又疼的。

我妈催他去医院看看。

他却不在意,懒得去。可是一天晚上,他抠鼻子,忽然流血不止。

我妈吓坏了。第二天,去了医院。病理检查,确诊恶性黑色素瘤。

后面的事,不太想说了。

总之,所有人都尽力了。

我妈想日夜陪护我爸,我爸坚决不让,要不然就不治了。

还好我们家有三个孩子,可以轮流去照顾我爸。

我爸精神还好的时候,和我聊天。

他说,你妈身体不好都是因为我。那会我要是不听你奶奶的,不让她连着生,也不会把身体搞垮。我想要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的,没想到会走在她前面。

我心里扎得生疼,说,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他苦笑一下说,是时候讲这些了。你是家里的老大,爸爸只能难为你。我走之后,替我把妈妈照顾好。她有什么奇怪的想法,都要听。别和她争对错……

我哭着打断他说,爸,你肯定会治好的。

人都是这样吧,不走到最后一步,都不肯接受现实。

12

因为癌细胞转进了颅内,我爸最后的时刻,大部分时间都在昏迷,偶尔会清醒。

会说胡话,会出现幻觉。

有时候像个孩子,有时候会哭。

有一天,他忽然睁开眼,口齿不清,却气汹汹地说,我爱小田,这辈子除了小田,不可能有别的媳妇了。

之后,他再也没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我爸过世之后,我搬回家里陪我妈。

老公蛮理解我的,因为我妈状态太不好了。肉眼可见的瘦下来,精神越来越恍惚。

有一次切菜还切到了手,我再也不敢让她碰刀子。她总问我,你说你爸那边还缺啥?我烧给他。

后来一天晚上,我起夜,发现她站在客厅里。我问,妈,你干嘛呢?

她说,我好像听见你爸叫我,他是不是在那边太孤单了?

那一次,真把我吓坏了。

想带她去心理门诊,又怕刺激她。结果,我正和妹妹商量怎么办的时候,我妈突然就晕倒了。

脑溢血。

还好抢救得及时,命救回来了,可就是一直昏迷不醒。

医生说,手术是成功的,可你妈妈的求生欲太低了。

13

我知道,我妈为什么不愿醒过来。

她被我爸娇宠了一生,失去了我爸,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我和妹妹轮流照顾我妈,日夜和她说话,告诉她,为了我们也要醒过来。

可我妈就像死了心不想睁眼一样,身体越来越弱。

有一天,给我妈拿换洗衣服和护肤品的时候,发现她梳妆台的抽屉里,放着一盒磁带。

很老的TDK,上面写着“周家贤朗诵诗词”。

我心下一动,在杂物室翻出以前初中用的复读机,直奔医院。然后在我妈枕边放起来。

当时我二妹在。

我爸年轻的声音从复读机里传出来的一刻,我俩抱头痛哭。

真的太想念他了呀。

而我妈呢,到底心里只有我爸一个人。

我们姐妹呼唤她那么久,都无动于衷,结果我爸才念了三首半,她就睁开了眼。

她迷迷糊糊地问,老周,你回来了?

可是扭头看了眼枕边,她就掉了眼泪。

现实惨白,清醒最难。

她终究要接受这份残酷,疼爱了她一辈子的老周,再也回不来了。

14

我老公帮我把那盘老磁带转成了光碟,又转成mp3,存进手机。

我妈每天拿出来听听,就仿佛我爸还守护着她。

人有时需要用忘记去抚平伤痛,但有时,却需要用铭记去抚慰心灵。

我妈就在我爸慷慨激昂的诗词声中,走出了最难熬的时光。

现在,我妈好了很多,心情也慢慢开朗起来。

每到寒假,我都会带她去海南。那是我爸交代过的。

我妈会和我讲,我爸夸过哪里的椰子最好喝,说过哪家的海鲜最新鲜……有一次,说着说着,她就难过了,眼泪在眼眶里转啊转的,不想滑下来。

我握着她的手,不知道怎么安慰,好像每一句话,都会刺破心口刚刚长好的疤。

我妈就那样慢慢地忍过心痛,吁了口长气说,老伴不一定是老了相伴。他留给我这么多美好的回忆,我也知足了。

是啊,没有人能终生相守,但爱可以一生相随。

我爸那样温柔热烈地爱过我妈,我妈的余生,心都是满的。

那些细密珍重的爱,足够陪我妈走过余生。

(编辑:凯西)

前一篇文章歌曲(英文)-You Raise Me Up (Josh Groban)
下一篇文章【科技趣闻】趣闻立方系统 | 这是成人版的乐高玩具?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