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 只做了25天李太太

只做了25天李太太

257
文/风萧蓝黛(ID:fxld99)

Image

01

快毕业时,秋莉莉终于联系好北京的一家公司。

可室友江霞跑来拽她:“玩不了几天啦,走走走,看帅哥赛车去!”

说是赛车,其实是校园后面的一个野山坡。

看热闹的学生三三两两站在山头上,有五六辆摩托车轰着油门,在山坡上像野兽一样狂奔。

江霞说:“你看你看,李毅南肯定能得冠军。”

秋莉莉顺着她的手指,看到了一个戴黑色头盔的男生,果然冲在最前面,人车合一,酷毙了。

山坡上扬起滚滚烟尘,在太阳快下山之前,他毫无意外地赢了。

全场一片欢呼。

可没想到,学生处的老师听到风声后,跑来捉人。

人潮立即如鸟兽般飞奔逃窜。

秋莉莉被后面的人撞倒,脚一滑,灰头土脸地顺着山坡滚下去。

就这么骨碌碌滚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这个人,就是李毅南。

李毅南接住了她,从头盔里露出一双眼睛看她。

她嚷着好痛,脸比落山的夕阳还要红。

可秋莉莉却被李毅南稀里糊涂地拽上摩托车。

她只听得见混乱的人声和风声,山和树在身后逐渐变淡。

她紧紧抓着他的衬衫,心砰砰地乱跳,脑子里想到的是《天若有情》里刘德华载着吴倩莲在高速公路上狂飚的场景。

她闭了眼睛,风打在皮肤上带来微微的凉意。

02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华灯已经初上。

他们在街边一幢楼的天台上坐下来。

李毅南取下头盔,掏出创可贴、腆伏和棉签,帮秋莉莉处理腿上的擦伤。

腆伏的气味很浓烈,他的指节细长,白色的棉签很快变成了褐色。

秋莉莉忍着疼,捂着狂跳的心大口喘气。

李毅南低头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秋莉莉说。

“想起一首童谣。”

“童谣?”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叽哩咕噜滚下来。”

秋莉莉想起刚才的自己,忍不住和他一起哈哈大笑。

天空像幽蓝的宝石,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他们笑累了,就坐在石阶上聊天,好像已经很熟了。

楼下有电视声音断断续续传来,蚊虫在空气里轻轻飞舞。

他们都兴奋得毫无睡意,李毅南不停地打蚊子,秋莉莉托着腮帮不停地说话。

没想到这一聊,就聊了一夜。

醒来的时候,她靠在他的大腿上,他倚着她的后背。

清晨的曙光笼罩着灰暗陈旧的天台,他们居然就这样,一见钟情了。

03

江霞打趣秋莉莉:“临毕业了,还来个黄昏恋,作死啊。”

秋莉莉只是笑:“又不是神仙,谁能控制什么时候爱,什么时候不爱呢。”

他们的家乡,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

毕业后,北方的李毅南去了上海,南方的秋莉莉去了北京。

因为两人在认识之前就找好了工作,也因为彼此都想给这份感情一场考验。

从此他们攥着一份爱,站在两个城市里,遥遥相望。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李毅南在微信里唱跑调的歌给秋莉莉听,他说:“上海阴冷,屋子里没有暖气。”

“你那里下雪了吗?北京下雪了,很大,整个世界都是惨白的,让人心寒。”

“我想你,秋莉莉,想和你一起窝在沙发上,我们捂上棉被,像狗一样取暖,管它外面是下雨还是下雪。”

秋莉莉笑:“傻瓜。”

爱情像一匹布,被异地分割撕裂,无休无止的想念和焦躁,成了从学校走向社会唯一的支撑。

两人都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在脑海里啃咬,那就是:在一起。

秋莉莉实在忍不住,加上当时的工作她发现并没有什么发展空间,于是在年后辞了职,去了上海。

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可以日日相对。

可在一起后发现,生活并不是很如意。

李毅南毕业后入职的那家公司,因为上级决策失误,破产解散。

他只能重新找工作。但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

上海最冷的时候,他们一起坐地铁,拥得紧紧的。脸贴着脸,手捂着手,挤在陌生的人群里。

收敛着对于繁华城市的梦想,却依旧没有归宿。

夜里下了雨,出租屋冷到让人灵魂都在颤抖,秋莉莉说:“要不我们还是去北京吧,那边也许有其它机会。”

李毅南抱紧他说:“好,不管在哪里,只要在一起。”

04

他们开始了艰苦的北漂生活。

她去上班,他去找工作。

最拮据的时候,每晚都是方便面。两人窝在沙发上,稀哩哗啦吃得很香。

夜幕就这样急促来临,当整个屋子都填满方便面的气味时,他们站在没开灯的房间里亲吻。

李毅南说:“等以后有钱了,我每天给你煮燕窝。”

秋莉莉说:“好!煮三碗。”

“为什么是三碗?”

“你一碗,我一碗,倒一碗。”

“暴发户啊。”

他们咯咯咯地在被窝里笑。

北京的春天来了,雪白的柳絮飘得满城都是,李毅南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他越来越内疚,越来越焦虑,头发竖起来,像一头愤怒的狮子。

秋莉莉安慰他:“最酷的赛车手,你连摩托都可以开得飞起来,还有什么不能干呢?千里马等待伯乐的时间,总是要漫长一点。”

他把她拥进怀里,用下巴抵紧她的额头,他说:“秋莉莉,我一定要努力让你幸福。”

啊呀,她嘻笑着跳起来,跑到房间里拿来一个笔记本:“写下来写下来,这是诺言吗?不会变是不是?”

“当然不会变。”

他是那样笃定,在笔记本最末的一页认真地写上:“秋莉莉,我爱你。我一定要让你幸福,一辈子只爱你一人,永远不变。”

落款是端端正正的李毅南。

秋莉莉把本子藏在窗台上的铁盒子里,他追过来看,被她闹着拦住了。

后来,李毅南终于找到一份工作,福利待遇还不错,也很有发展前景,生活慢慢好了起来。

他们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下班后回家做饭。

百度一大沓菜谱,两个人挤在狭小的厨房里倒腾,直到把厨房弄得乌烟瘴气。

等他们摸着吃撑的肚皮躺在床上,李毅南就会厚颜无耻地贴上来:“秋莉莉小姐,请回答一个睡前必答题,饱暖之后会思什么?”

“思故乡?”秋莉莉逗他。

“不对,再猜。”

“思你个头!”

她用被子蒙住头,李毅南就装成大灰狼扑上来。

05

在北京漂了四年之后,他们的生活越来越甜蜜。

同学聚会时大家都说,没想到一见钟情的激情也能持久而幸福。

秋莉莉就靠在李毅南的肩头,开心地笑。

可是也有不如意。

秋莉莉的母亲经常打电话来。因为秋莉莉是独生女,母亲希望她能回家乡北海去。

秋莉莉左右为难。李毅南听见了,握着她的手,隐隐难过。

但他说,等等我,我会在北京给你一个归宿。

春天的时候,她又接到母亲的电话。但这次,是父亲突发脑溢血住院。

她请了假急匆匆跟他告别,一路哭着奔回了北海。

李毅南想要陪她,可秋莉莉觉得父母一直没同意他俩在一起,这样的情况下见面,怕影响父亲的病情。

秋莉莉就一个人回去了。

坐在飞机上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秋莉莉突然觉得,这世上并不是只有爱情才会如此挖心贴肺。

父亲还是走了。

当父亲被火化变成一堆干燥的粉末,秋莉莉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倒下了。

母亲一夜苍老,哭得无法喘息。

她虽然没说什么,但她抓着秋莉莉的手,像害怕父亲消失一样害怕她也消失。

秋莉莉想带母亲一同去北京,可母亲不愿意。

于是秋莉莉带着沉重的心情踏上了北上的路。

站在机场,看到来接她的李毅南时,秋莉莉突然觉得,爱情漂渺得像永远无法坠落的柳絮。

浑浑噩噩,一个月过去,日子看起来一如往常。

但秋莉莉知道,这一个月,她早在亲情和爱情之间做出了抉择。

她再也无法冷静地为了一份爱情远走他乡,任性妄为。

而李毅南也是独生子,父母身体也不是很好,不可能跟着她回到千里之外的小城。呆在北京,至少离家不会那么远。

她不想以感情为利器,逼迫他跟她走。

06

秋莉莉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她的眼睛里看到的都是灰暗。

她跟李毅南提了分手。

李毅南听完,陷入了两难。他沉默地坐在客厅里喝酒。

秋莉莉还是偷偷逃回了北海。

趁李毅南上班的时候,收拾行李离开了北京。

就这样,一段都以为能永恒的感情,仓促地划上了句号。

李毅南知道后,忍不住给她打电话,一个一个的打。

还从共同朋友那要到了秋莉莉家的地址,蹲在秋莉莉家楼下,来看她。

秋莉莉的眼泪流了满脸,她的心肠一硬再硬。

最终还是拒绝了见面。

李毅南落寞离去。

秋莉莉陪伴在孤单的母亲身边,她逼着自己去相亲,逼着自己荒芜人烟的心灵再燃起一点点的火焰。

但真的好难啊,合拍的人那么难遇到,小城合适的工作也那么少。

李毅南的电话渐渐没了,从只言片语的信息到一片空白。

没有激情的生活终将麻木一个人的灵魂。

后来,秋莉莉认识了一个男人,一段可以让母亲放心的婚姻。

她被各方推动着朝结尾的方向飞奔。

两家见了面,准备国庆节订婚。

但秋莉莉还是经常会想起李毅南。

她常常梦见自己坐在摩托车上,风像刀子一样在脸上刮过,她死命拽着前面那个男人的衣服。

可他一直不回头,她也永远看不清他的脸。

后来,李毅南不知从哪里得知消息,突然从北京飞了过来。

他这次像孩子般嚎啕大哭,他在电话里冲秋莉莉喊:“你不要结婚好不好,我还是放不下你,我好想你。

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跳进海里,如果你找到我的尸体,记得在北海给我立一个碑!”

这一次,秋莉莉吓坏了。

她去找了李毅南。

他们对视的那一刻,秋莉莉知道一切都要改变了。

他们耸动着肩膀抱头痛哭,所有的坚硬和伪装缴械投降。

她真的无法不去爱他,时间和空间以及地域,都无法割断这份爱情。

她终于站在母亲面前,认真地跟她诉说这一段感情,诉说她艰难的抉择和撕扯的疼痛。

母亲看着声泪俱下的女儿和一脸诚恳的李毅南,再看看父亲的黑白遗像,答应他们在一起,也答应和她一起去北京生活。

07

退了婚,道了歉,取消了所有的流程。

秋莉莉和李毅南又回了北京。

李毅南比之前更卖力工作,因为他想早点买房,给秋莉莉和她母亲最稳妥的安全感。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5年后,李毅南因为项目做得特别好,老板奖励了一笔奖金,加上之前的存款,终于凑够了首付。

他们领了证,去买了一套两居室。

不大,但终究在偌大的城市有了窝。

婚后的日子平淡,但因为相爱,总能找到一些光。

有天下班前李毅南发来微信:今晚加班,你早点睡哦,么么哒。然后还发了一个傻笑的表情。

秋莉莉看着手机也在傻笑。

那时,谁能知道这是永别呢。

如果知道,她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去找到他,拥抱他,然后阻止他。

08

李毅南为了多赚点外快,偷偷去赛车了。

在转急弯的时候,被抛出十米之外,当场死亡。

那个阴郁的夜晚,当秋莉莉看到他变凉的身体时,站都站不稳。

她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伸长手探进白布里,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指冰凉蚀骨,没有了感情和温度,她的眼泪像瀑布流下。

千辛万苦地相爱,千辛万苦地在一起,原来只为了在将来的某一天,千辛万苦地接受永别。

那是他们结婚的第25天,除了接受这般粗暴和坚硬的告别,别无他法。

她恳求李毅南的父母,让她带他的骨灰去北海。

“如果你找到我的尸体,记得在北海给我立一个碑。”他一语成谶。

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她看到李毅南的笔记本上,端端正正地写着:秋莉莉,我爱你。我一定要让你幸福,一辈子只爱你一人。

他真的做到了,一辈子只爱她一人。

她眼睁睁地看着他和父亲一样,也变成了一堆白灰。

被装进一个小匣子,永久地站在黑暗与平静里,连告别都来不及。

夏天还是无法阻挡地来了,海水呼啸着发出悲伤的声音。

秋莉莉立于海边,看着宽阔的大海和天空,想起他们的第一次遇见。

他载着她奔赴一场未知。

轰鸣的发动机,慢慢消散的暮色,他的衬衫被风吹得噗噗作响。

她坐在他身后,有温度和气味的爱情,像蓬勃的青草一样发生。

时光凝固,永不可追。

此时此刻正相爱的你们,请珍惜每一寸时光吧。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先来。

来源:风萧蓝黛(ID:fxld99),一个写婚姻故事的云南姑娘,一个辞去公职的追梦人。

(编辑:凯西)

前一篇文章美国一百多位退役将军再次发声
下一篇文章音乐时光:大提琴与钢琴《悲伤》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