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专访罗宇】江泽民被软禁 ...

【专访罗宇】江泽民被软禁 习左右中国方向

1009
罗瑞卿之子罗宇
罗瑞卿之子罗宇2015年12月12日在美国接受大纪元、新唐人联合专访。(大纪元)

罗瑞卿之子罗宇专访实录之五——时局篇

毛泽东心腹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近日发表公开信呼吁习近平结束一党专政。在大纪元的专访中,罗宇分析了中国政局的特点,认为江泽民目前处于被软禁状态,习近平可以左右中国的方向,“他如果想通了,很多事可以进步。”

作为典型的“红二代”,罗宇曾任职于中共总参谋部,官至大校。因不愿与中共同流合污,罗宇在“六四”后离国出走,被开除军籍党籍。大纪元、新唐人和英文大纪元记者近日联合采访了罗宇。这是系列报导之五。

【专访之一】习上位秘辛 薄家父子真面目
【专访之二】买官卖官是朝代终结的标志
【专访之三】谁在给习近平找麻烦?
【专访之四】红二代抛弃中共的心路历程

习可左右中国的方向

记者:《与习近平老弟商榷》这篇文章,您为什么现在想发出来?

罗宇:因为习近平当了最大的官了。中国的一党专政体制下,第一号人物对中国的方向,往左还是往右,有相当的影响力。

中国不像美国。美国总统往后退,老百姓不干,把你选下去。中国的体制,一把手说了算,总书记也不行。胡耀邦、赵紫阳都当了总书记,但是还有太上皇,所以他们决定不了中国的方向。

但习近平现在没有太上皇了。他如果想通了,很多事可以进步。

记者:太子党现在是什么状态?

罗宇:“太子党”这个词非常不科学。太子是一个身份,实际上是“红二代”。老一辈的是高干,他是第二代。太子没有党。

红二代是赞成邓小平官僚资本主义的,而且在这个官僚资本主义里发了财的,是少数,或者很少数。你有点吃惊,有人说现在发了财的都是红二代啊?现在发了财的那些人,很大比例是红二代,但是这一小撮人在红二代里面却是很少的一部分人。

红二代大部分人不满意中国的现状,中国现在遍地是危机。

红二代每年都有一个聚会,过年的时候,一两千人聚会,都支持习近平反腐,都是明确表态,大会上讲得清清楚楚:“我们要支持习近平反腐。”

江泽民被软禁

记者:您觉得红二代对江泽民,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罗宇:江泽民,肯定是一个干了很多坏事的人。习近平想怎么处理他呢,可能也还在犹豫。现在反正把江泽民也封杀了,我不让你出来,你也出不来了。但是又没有像办周永康那样去办他。

记者:您说现在江泽民是处于一种被封杀的状态?

罗宇:软禁,我觉得。比邓小平软禁习仲勋的时候还严吧,一点消息也透不出来。习仲勋那个时候还可以随便走一走,随便见人。网上一点都看不出来江泽民的任何消息。网上都说,他被软禁或者禁闭了。

记者:您之前谈到周永康和薄熙来他们要联手发动政变,可是他们发动政变,是在江泽民的支持下,或者在他的授意下。但是您说现在江泽民被软禁起来,被封杀了,您认为习近平什么时候会采取(抓捕)行动?

罗宇: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关键是习近平现在是什么主意?他解决了眼前的问题,江泽民不可能直接威胁到他的生命了。但股灾这些事是江派势力在捣乱。

习李给中信多少亿救市,它敢变着法吞了,不但不救市,还做空股市。有文章说习不处理江,下面的大鬼、中鬼、小鬼总会捣乱。我同意这个意见,习要解决问题,必须处理掉最大的贪腐分子。

但不知道习的想法,他可能在衡量怎么做对自己有利,在犹豫。

走哪条路还有待观察

记者:现在有人说习近平搞的一系列的反腐、军队改革等等这些,有很多人认为习近平也在抓权,准备搞独裁。您对这个怎么看?

罗宇:这个我就不可能有结论了。如果他是用独裁来结束独裁,像蒋经国那样用专制来结束专制的话,那我是支持他的。因为他现在面临的形势也是很复杂,他与当时胡锦涛、温家宝一样九龙治水,那不行的。

他的目的是逐步地稳定了民主化的话,他现在大权独揽我也支持他,只要他的目的是民主。因为他要一步一步地走,他不可能一天就民主化,他也没人哪,所以他得把权力集中在他的手里,能够指挥得动这个系统。

记者:就是他得有一个过程。

罗宇:他得有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是非常复杂而艰险的,他一下子搞不好还可能出岔子呢!所以他必须得集中权力,他不能分散。

习近平的三种麻烦

记者:您说出岔子,您分析能出什么岔子呢?

罗宇:那当然岔子就分大、中、小了,最大的岔子就是人家害他。

网上说了好多,有人要暗杀他呀,或者怎么样怎么样。他访美带了四十多个警备,这从来没有过的。他防谁呀?他肯定不是防美国人。美国人怎么会为威胁他的安全呢?那肯定是防中国人。所以大岔子就是像薄熙来、周永康那样搞政变害他。

中岔子就是他遇到一些很大的困难,他解决不了。像股灾就算一个中岔子,就让人给他捣乱的。我看网上说李克强投进多少万亿人民币,结果打了水漂没救成。像这些 都属于中岔子。小岔子就更多了。就是说他集权不一定就是说明他要专制,还可能他用专制来消灭专制,起码蒋经国就是这样。

谁决定谁有权力?

记者:中共这么一个系统,胡锦涛表面上是总书记,但他的权力不是那么大,受江泽民的限制。习近平上台后,又不受江泽民控制了。这是怎么决定的?谁决定谁有权力?

罗宇:产生这个现象的最根本原因还是一党专政和专政体制。江泽民怎么能够控制胡锦涛而控制不了习近平呢?与没有民主机制、没有接班机制有关。江泽民以为可以控制习近平,但是他到时候又控制不住。那你说谁能知道呢?

这与没有民主体制有关。不像美国选总统,我要当总统,我为什么要当,我当了以后要干什么。这都知道。中共体制下,谁都不说实话,没一个人说实话。如果习近平上台前说,我上台后你江泽民想控制我,那不可能啊。那还上得了台吗?这都是专制造成的。

对习近平寄予希望

记者:我记得您在书中提到“六四”之后,您认为摆在您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就是学戈尔巴乔夫说一辈子谎话,然后有一天坐上了高位,说一句真话,这句真话就是戈尔 巴乔夫宣布了苏共的解体;第二条路就是离开,出污泥而不染。您选择的是第二条。我想问的是,习近平现在坐到高位了,您认为习近平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呢?

罗宇:所以我才对他有了希望。我自己做不来,我选第一,肯定会得癌,癌就是气血淤积,肯定会憋着憋死,所以我走了。但是现在没想到习近平坐上大位,所以我对习近平寄予希望。如果他想清楚了,这一党专政是不行的,那他在这个位置就可以有办法把中国引入民主世界。

记者:结束一党专政,您认为习近平会听您的吗?

罗宇:我希望他能听我的。习近平周围有很多人,包括那个胡德平、胡德华,也都跟他说了类似的意见。但是现在看不出来有朝着民主化方向发展的苗头。#

(未完待续)

大纪元记者唐青、李沐阳、Matt Robertson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林锐

大纪元法国新闻网

前一篇文章大巴黎政府取消壁炉取暖禁令
下一篇文章袜里惊险来自中国受酷刑者求救信 英男子心沉重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