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专访罗宇】红二代抛弃中共...

【专访罗宇】红二代抛弃中共的心路历程

679
罗瑞卿之子罗宇
罗瑞卿之子罗宇2015年12月12日在美国接受大纪元、新唐人联合专访。(大纪元)

罗瑞卿之子罗宇专访实录之四——退党篇

毛泽东心腹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曾任职中共总参谋部,官至大校。中共“六四”开枪后,罗宇不愿与腐败体制同流合污,愤而离国出走,被开除军籍党籍。大纪元、新唐人和英文大纪元记者近日联合采访了罗宇,这是系列报导之四。罗宇袒露自己抛弃军职和“钱途”、甘为平民、不愿与狼共舞的心路历程。作为红二代的一员,罗宇还奉劝其他红二代退出共产党,与良心为伍。

【专访之一】习上位秘辛 薄家父子真面目
【专访之二】买官卖官是朝代终结的标志
【专访之三】谁在给习近平找麻烦?

记者:作为一个中共大将的子女,红二代,您离开了中国大陆而且辞职。那时候您已经做了航空装备处的处长(大校军衔),如果按着那个时候的身份走到现在的话,至少做到什么副总长啊,军区司令这样的职位,您现在觉得后悔吗?

罗宇:不后悔!决不后悔!起码没憋死。人需要委曲求全的时候也应该委曲求全,但是我这人就不太能够委曲求全。所以你说做到这位子,那个位子,对我来讲无所谓的事,而且实际上我早退休了。

记者:您抛弃中共,离开这样的一个环境,对您的家庭,对您的个人造成了哪些影响?

罗宇:当然就是得罪了邓小平和杨尚昆,他们就把我退休的福利全都取消,什么都不给我了。我现在就是靠儿子,靠亲朋好友。反正我一点也不靠共产党。

与共产党分道扬镳的心路历程

记者:能不能在这方面,您转变的过程,就是认识的过程再给我们详细的谈一谈?

罗宇:当时当权的是邓小平,杨尚昆,他们把坦克开上天安门广场,这就是我对中国共产党,完全不再存在什么希望了。

过去呢,跟邓小平,杨尚昆,也有点分歧,这个分歧主要在于,一个军队不应该做生意,第二个就是知道他们(邓、杨的女婿)拿回扣,所以对他们有点意见。但是这个分歧,没有像屠杀学生那样。

原来是清官肃贪官,那个时候就开始变成贪官肃清官。我们都贪,你一点都不贪,你想干嘛?

记者:通过那些事,逐渐的让你认识到中共非常邪恶,拿着枪去对着人民,对着学生。

罗宇:是啊,这是一个不可以接受的事情。其他反对动武的人,也大有人在。还有五个上将写了一封信,但是真的动武以后,他们就不吭气了。包括两个元帅也不同意动武,徐向前和聂荣臻,也不同意六四开枪。

记者:所以那个时候你就意识到自己绝对不能跟他们同流合污?

罗宇:是!反正我就觉得这身军装不能穿了。要是一个有信念,有道德的人的话,那还怎么当兵啊?

共产党没道德没信仰

记者:您刚才提到中国都是造假,包括说假话,您在书中提到中国人民在谎话当中生活了五六十年,这方面您能深入谈一下?

罗宇:这个谎话就是进了城以后,49年以后越来越多,从整风反右到大跃进,一直到文化大革命,谎话越来越多。

邓小平当政以后,不止是说谎话的事了,造假也开始了。什么都是假的,假酒假烟,假的东西到处充斥着。现在到国内市场去,买菜买米都先是看是不是假的。这种情况,你要想想为什么?为什么共产党经过了六十年,没道德了,没信仰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就是共产党没道德,共产党没信仰,所以才把老百姓教坏了。如果你是有道德有信仰的党的话,那老百姓怎么会变坏呢?现在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办任何事都不按宪法来办,所以老百姓也学了不按宪法来办。你官坏了,我就想方设法比你还坏。

官僚资本主义救不了一党专政

记者:通过您刚才的谈话,我感到中共是死路一条。邓小平搞的官僚资本主义,经济看上去发展了,您为什么还持这种观点?

罗宇:中国如果是按照邓小平的官僚资本主义的路去走,那是死路一条。因为这个官僚资本主义不是为人民谋利益的,它是为一党谋利益。官僚资本主义很多国家实行了,没有一个是成功的。它也不可能成功,所以唯一的一条路是自由资本主义。

自由资本主义就有了民主化这个最基本的内容,因为资本主义的灵魂是自由。邓小平和中国共产党就是要把资本主义的灵魂扼杀了,却想用资本主义的钱来救一党专政的命。开放,让自由资本主义进来,但实行的是一党专政的政策。

我举一个例子:广东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外资进来的时候办工厂,一年要切掉五万个手指头,就是工伤事故。有良心的知识份子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四万根手指 头”。它把在一党专政下,资本家开工厂的工伤事故和在民主制度下资本家开工厂的工伤事故做了比较。它说在民主国家,不要说一万个手指头,这工厂要是切了一 个手指头,你的工厂能否继续办下去都是个问题。

所以你看自由资本主义,里面也有些没良心的,但是它被法律控制着,这个法律就能让它不敢做没良心的事。中国如果有了民主,有了法律的话,官就不敢贪了。

民主不会乱

记者:您在文章中提到了,中国大陆危机遍地,它的根源是一党专政。如果结束一党专政,中国会怎样?

罗宇:结束一党专政,中国就是民主化。民主并不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但是没有民主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记者:可是有一部分人认为,如果实行多党制的话,那中国可能会乱。

罗宇:这都是胡说八道。所有民主制度的国家,多党制的国家哪个也没乱。关键问题是,解除一党专政,是要逐步的稳妥的,一步一步的。看看蒋经国,连设计都不用就走过来了,人家走得很成功。所以中国今天并不需要发明或者创造,把世界上先进的东西学一学,就能解决中国的问题。

记者:我记得在中共的宣传当中,中国人民的素质不够,如果达到什么文明程度才能实行民主和多党制?

罗宇:这是胡说。香港人够了吧,它不一样不给选举。共产党里有一帮人就是专门天天编谎话。

劝红二代退党

记者:罗先生,您已经脱离了中共,江泽民已经给你开除了党籍。我想作为您这样一个人士,非常清醒、有头脑的红二代,您能不能对其他红二代的朋友说句话吗?

罗宇:红二代现在的情况也很不一样。咱们就说对邓小平的官僚资本主义不满意这部分,红二代跟我的理念比较相近,但是程度还不完全一样。

共产党现在已经堕落到什么程度了呢?它没有任何信念、理念,它只有利益。你说周永康信什么,你说薄熙来信什么。要我看他们根本就是一堆烂泥,他什么也不信。

现在的共产党是说的一套做的一套,挂羊头卖狗肉。它说的它自己也不信,也没人信。你到大街上去随便找个人,拿《人民日报》那些社论,如果他看得懂的,去问他信不信。我看你找不到一个信的。

这么一个党实际上已经瓦解了。你是不是党员现在也没人问了,也没人关心了。

我听我一个同学跟我讲,几个朋友在一起吃饭,突然间问起来了:谁是党员?然后几个是党员的都非常惭愧的说:我们那时候年轻不懂事,那时候不得不入。

我知道那些红二代对共产党的现状非常不满,但是他们所处的各种各样的状态,让他公开站起来说我退党,这对他还困难。但是他们如果不想沾共产党做坏事的边,比 如活摘器官这些事,这都是共产党做的。要是不想沾共产党做的这些坏事的话,他们也可以用假名,或其他方式来退出共产党,总之不能当帮凶。#

大纪元记者唐青、李沐阳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林锐

大纪元法国新闻网

前一篇文章巴黎流浪汉写书成名 人生大转弯
下一篇文章华裔世界小姐召开记者会 为人权发声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