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外企在中国打假9载 打假者...

外企在中国打假9载 打假者亦造假

516

美联社日前报告称,瑞士能源科技巨擘ABB(Asea Brown Boveri Ltd)高薪委请中国一家专业打假公司查缉冒牌货,9年后才发现打假公司的调查员却也在私下兜售ABB山寨产品。

美联社说,这是在中国典型的“两头通吃”的欺骗手法,山寨产品五花八门,还包括那些可能致命的假货,如汽车零件、药物、护理产品、电子元件等。

美联社根据未公开的法院记录、企业内部调查以及私人访谈,总结出打假公司的三种造假模式:

1. 西方公司花钱雇用调查员,这些调查员本身却制造或贩卖客户产品的山寨品。

2. 调查员伪造文件,虚构从未发生的突袭打假行动。

3. 调查员勾结假货工厂,生产出山寨品,上交西方公司,作为打假“成绩”领取报酬。

ABB认为,自己是这3种诈欺的受害者。

“(西方公司)认为他们每年花1千万美元来抵制假货,这1千万美元只是进了下水道,”CBI顾问公司创办人Kevyn Kennedy说。

有20多年调查经验的Kennedy表示:“很多时候,造假工厂人员变成调查员的线人,他会说:‘别抓我,我知道这条(造假生产)线上的其他人(是怎么做的)’。(为西方公司当调查员)反而成为一个保护伞。”

打假者亦造假

ABB公司在全球营业额高达400亿美元,它在中国打假的艰难经历反映出,一个企业如何被自己所雇的公司所害,又被她寻求帮助的司法系统所辜负。

2009 年,中国成为ABB最大的市场,销售额达到43亿美元,主要产品是断路器。但ABB同时也被中国大量的ABB低压断路器山寨品所困扰。ABB从1996年 就开始聘用中联知识产权保护中心(China United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Center,中联),让它负责在中国的所有打假事务。

中联成立于1994年,是中国第一家专业调查公司,也是最大的一家。它最初是国务院名下的一个国企,管理层是多个国际知识产权协会的会员。

作为ABB的独家代理,中联做所有的工作:聘请调查员、查案例、投诉和追踪法律程序等。ABB所要求的只是收帐单和调查报告。

ABB根据打假案例的数量付钱,每一个案子$5000到$15,000不等。中联提供的报告成绩傲人,包括源源不断的对假货供应链的成功突袭,从工厂、包装、仓库、商店,到出口商。

合作了9年后,ABB起了疑心。她听说中联曾经忽悠松下公司:中联和造假工厂联合虚构了一个看似成功的突袭行动,并让松下付费。松下公司拒绝评论美联社的报导。

2009年初,ABB接到举报,称中联也对其采取同样的欺骗手段:中联和温州一家山寨品电子工厂共同伪装了一次“成功”突袭,然后把帐单发给ABB。

ABB于是开始暗中调查中联。但是中联上海办公室阻止ABB雇用的独立调查员进入温州的工厂,并屡次威胁他,还对他进行人身攻击。消息人士对美联社说,这个独立调查员被殴打得很厉害,骨头都断了,送进了医院。

经过一年多的调查,ABB得出惊人结论:中联两头通吃,还保护这家温州工厂,让中联迪拜办公室帮助其山寨ABB产品出口到当地。

ABB又检查了中联提交的数十个案例,从中发现了“系统的、大规模的造假”。

中共官方袒护造假

大部分有类似遭遇的西方公司都选择吃闷亏,ABB决定抗争到底。2009年12月,ABB把中联告上了北京的法庭,要求中联返还2007至2009年间90万美元的费用,并额外赔偿15.7万美元。

结果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很晚才通知ABB出庭作证,以至于ABB一名重要证人来不及取得签证。另一名证人因担心自身安全,拒绝出庭。法庭上,ABB陈词才10分钟,主审法官就离开了法庭。

尽管ABB提出了长达1500页的证据,3名法官只花一天,就裁定ABB败诉。法院还下令ABB向中联支付拖欠的340万人民币(合54万美元)调查费。ABB提出上诉,但法院维持原判。

唯一被定罪的是中联的资深员工Flaming Lee,实名李悦(音译),因为她在迪拜销售ABB山寨品被抓到了证据。中联在法庭上辩驳称,管理层并不知悉李悦的违法行为。

美联社获取了卧底调查员在迪拜秘密录制的视频。李悦吹嘘道,由于中联代理了ABB在中国的所有打假事务,所以她可以随心所欲地卖假货,而不用担心被抓,“我的老板也知道。”三个月后,李悦被迪拜警方逮捕,并判有罪。

美联社调查报告说,多数西方公司都是秘密雇用调查员在中国查假货工厂,并与地方政府配合突袭行动,然而大部分的工作都外包给在当地活动的收入菲薄的线人们。

同 时地方政府在打假中的角色也很可疑。美联社发现,政府官员实际上在保护造假者。王海(音译)说,他有一次在警察陪同下,去调查一个制造山寨窗户的工厂,却 被禁止进入。王海调出手机上的照片,显示公司门口有一个金色的政府牌匾,上面几个红色大字“重点保护企业”,“政府有一个受保护公司的名单,这个公司就在 名单上。”

打假不断 造假不绝

中联保护的那家温州工厂已经关闭了。中联虽然赢了官司,可它的名声也毁了,ABB官司之后,它就解散了。

事情还没完。

2013年,中联的主席李昌旭(音译)连同另两名合伙人,购买了上海一家知识产权保护公司Sinofaith的股份。文件显示,当年9月,李昌旭出资120万美元入股Sinofaith,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同时也是Sinofaith董事会主席。

Sinofaith吸纳了中国的多个投资基金,包括北京政府名下的实体。它在网页上标榜客户有通用电器、丰田、3M、耐克、施耐德电气等。

美联社查询发现,通用电器和3M没有与Sinofaith续约;耐克从2013年起就不再与之合作;丰田也表示非Sinofaith客户;施耐德电气说,ABB法律诉讼后,就撤销了中联的合同。

美联社的查询发生后,Sinofeith从网页上删除了所有客户名单。 #

大纪元记者唐明镜编译报导

责任编辑:温文清

大纪元法国新闻网

前一篇文章维基创办人赴中国互联网大会 拒绝网络审查
下一篇文章威廉凯特发布全家福 温馨期待共度圣诞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