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法式生活艺术 从路易十四到...

法式生活艺术 从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上)

1059
吉尔伯特和罗斯‧玛丽‧沙古里厅(Salle Gilbert et Rose Marie Chagoury)
吉尔伯特和罗斯‧玛丽‧沙古里厅(Salle Gilbert et Rose Marie Chagoury),装饰有细木护壁板、1700年左右的家具和艺术品,下部装有蒙达尼镜子(Montargis miroirs)。(© RMN-GP (musée du Louvre) / Olivier Ouadah)

从太阳王路易十四至高无上的浓墨重彩,到“受爱戴者”路易十五的鲜艳与丰富,最后还有其继任者路易十六年间的和风暖色……经耗资2600万欧元、历时九年有余的封闭筹建,卢浮宫博物馆为这三代法王时期的艺术品新开辟的装饰艺术展厅,以不失严谨的法式馆藏手法,呈现出一个异彩纷呈的天地,让观者重回法兰西称雄欧洲、法式艺术令世界神往的辉煌年代。

洛可可厅(Salle Rocaille),装饰有维尔马雷-当热公馆聚会厅的细木护壁板、1730-1755年左右的家具和艺术品
洛可可厅(Salle Rocaille),装饰有维尔马雷-当热公馆聚会厅的细木护壁板、1730-1755年左右的家具和艺术品。(© RMN-GP (musée du Louvre) / Olivier Ouadah)

新展厅位于博物馆方形广场(la cour Carreé)的北翼、叙利馆(Sully)的二层,2183平方米的33间展厅内有两千余件藏品——从细木与彩绘的墙饰、包覆大理石或漆面的橱柜家具、精致的挂毯和地毯、到金银器皿与珠宝、科学仪器、陶器和瓷器等,呈现出从路易十四直至旧制度末期的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Antoinette)时代的丰富多样的风格,不仅保留着各时期的革新性与真实美感,并且体现出了法国18世纪装饰艺术鼎盛时期的特征。

土耳其展厅(Cabinet turc),配以路易十六的弟弟阿图瓦伯爵(1757-1836,即后来登基的查理十世)的1775-1785年土耳其风格的家具装饰。(©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Olivier Ouadah)
土耳其展厅(Cabinet turc),配以路易十六的弟弟阿图瓦伯爵(1757-1836,即后来登基的查理十世)的1775-1785年土耳其风格的家具装饰。(©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Olivier Ouadah)

博物馆力图构建一条近乎可凭直觉感受风格演变的参观路线,按时间顺序分别呈现出三个不同的历史时期:1660-1725年的路易十四统治时期和摄政时期(注:摄政时期指 1715年后路易十六继位初期由奥尔良公爵摄政的时期)、1725-1755年的洛可可式风格极盛时期、1755-1790年的新古典主义和路易十六统治时期。带人进入一段“穿越时间的情感之旅”,让观者可以追踪与品味各种风格和技巧的持续演进。

土耳其展厅(Cabinet turc)中的蜗形托脚狭桌(Table-console à quatre pieds)。(©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 / Thierry Ollivier)
土耳其展厅(Cabinet turc)中的蜗形托脚狭桌(Table-console à quatre pieds)。(©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 / Thierry Ollivier)

断代展室和橱窗展厅
早在十八世纪,凡尔赛宫始终是欧洲文化生活的焦点。因法兰西宫廷的辉煌,保证了巴黎的繁荣,首都的经济得以发展并且无可争议地成为欧洲艺术创作的中心。之后随着城市的扩张、一个受过教育的资产阶级的崛起以及文化精英的丰富,更促进了艺术创作和传播。

在十八世纪,知识精英经常去参加名流社交的聚会,亦即是那些诞生启蒙思想的沙龙。这些约会的场所和豪华宅地都在增加,不可分离的随之而来的是,批判性的思维和对奢侈生活的艺术品味。各种沙龙无疑是展示曼妙生活艺术最初形成时代种种细腻的最佳途径,断代展厅和橱窗展厅(Period rooms et salles de vitrines)重现了那一间间饰有帷幔、家具和小巧摆件的各种风格结构的客厅。

艾萨克‧德‧卡蒙多厅(Salle Isaac de Camondo),墙上是让-巴蒂斯特‧乌德里的《田园乐趣》装饰画,室内配以1720-1750年的家具及艺术品。(©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 Olivier Ouadah)
艾萨克‧德‧卡蒙多厅(Salle Isaac de Camondo),墙上是让-巴蒂斯特‧乌德里的《田园乐趣》装饰画,室内配以1720-1750年的家具及艺术品。(©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 Olivier Ouadah)

艾萨克‧德‧卡蒙多厅(Salle Isaac de Camondo,注:Isaac de Camondo,1851-1911,法国银行家和收藏家)的墙上,悬挂着来自勒佩甚(Le Perche)的沃雷城堡(Château de Voré)内大客厅里的让-巴蒂斯特.乌德里(Jean-Baptiste Oudry,1686-1755,法国画家和版画雕刻师)的田园画作:充满春日气息的风景中点缀着鸟语花香与甜美人物,与出自尼古拉.赫尔托(Nicolas Heurtaut,1720-1771)之手的王后椅相映成趣。

几米之外,维尔马雷-当热公馆(Hôtel de Villemaré-Dangé)内寓所书房的墙面展示出难得一见的18世纪中叶装饰,彰显洛可可风格之极致。参观者沉浸在一片纯蓝与纯金的和谐色调中。

维尔马雷-当热公馆展室(Cabinet de l'hôtel de Villemaré-Dangé),装饰有细木护壁板、1750年左右的家具和艺术品。(©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 Olivier Ouadah)
维尔马雷-当热公馆展室(Cabinet de l’hôtel de Villemaré-Dangé),装饰有细木护壁板、1750年左右的家具和艺术品。(©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 Olivier Ouadah)

几乎同时期的阿邦丹城堡大客厅(Grand salon du château d’Abondant),墙壁的色调却是非常浅的绿色夹杂着灰色,仿佛森林中的淙淙浅溪,门框上的装饰画反映了洛可可时期家具与瓷器上常见的中国风,包括一组含异国情调的中国儿童做游戏的场景:听音乐、跳舞蹈、玩象棋和在渔船上嬉戏。

沿着按照时间顺序布置的展厅步步前行,参观者来到更晚的时代,展现在其眼前的是18世纪中后期留下的景象:波旁宫(Palais Bourbon,现为国民议会所在地)的“小套房”(Petits appartements)内的小客厅穹顶画——安东尼-弗朗索瓦.卡莱(Antoine-François Callet,1741-1823,法国寓言画和肖像画画家)1774年绘制的《维纳斯梳妆》(La Toilette de Vénus),该幅名作是经过修复后首次重新亮相。

波旁宫(Palais Bourbon)的“小套房”(Petits appartements)内的小客厅穹顶画——安东尼-弗朗索瓦.卡莱(Antoine-François Callet)1774年绘制的《维纳斯梳妆》(La Toilette de Vénus)。(©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波旁宫(Palais Bourbon)的“小套房”(Petits appartements)内的小客厅穹顶画——安东尼-弗朗索瓦.卡莱(Antoine-François Callet)1774年绘制的《维纳斯梳妆》(La Toilette de Vénus)。(©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RMN-GP/Thierry Ollivier)

其后,激荡起了路易十五末期兴起的新古典主义风范。其孙辈路易十六继承王位后,这股潮流体现得更为明显。

谢夫勒斯公馆大厅(Chambre de parade de l'hôtel de Chevreuse),配1765-1780年的新古典主义装饰和家具。(©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Olivier Ouadah)
谢夫勒斯公馆大厅(Chambre de parade de l’hôtel de Chevreuse),配1765-1780年的新古典主义装饰和家具。(©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Olivier Ouadah)

皮拉内西厅(salle Piranèse)里洋溢着浓郁的希腊气息。来自奥赛伯爵(comte d’Orsay)、建筑师莱昂.德福尼(Léon Dufourny,1754-1818)收藏的古雕像,以及淡粉色墙壁上陈列着的十八世纪收藏到的意大利大理石雕件残片,还有安装在铜底座上的花瓶,尤其是欧蒙公爵(duc d’Aumont)的家具,无不表现着“复古品味”的胜利,彰显这股新古典主义潮流的源头之所在。

玛丽-安托瓦内特展厅(Cabinet Marie-Antoinette),配以路易十六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家具与收藏。(©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Olivier Ouadah)

玛丽-安托瓦内特展厅(Cabinet Marie-Antoinette),配以路易十六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家具与收藏。(©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Olivier Ouadah)

从淡粉到雪白不过一步,参观者已迈进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的展室。从亚当‧威斯威勒(Adam Weisweiler)到让‧亨利‧里厄泽纳(Jean-Henri Riesener),这里汇集了当时最著名细木匠师为其在杜伊勒里宫(Palais des Tuileries)和圣克卢城堡(Château de Saint-Cloud)居室打造的精致杰作。而这个法国工艺的“巅峰时刻”也是18世纪末那场大革命浩劫前的最后辉煌了。

文/李琳

责任编辑:德龙

大纪元法国新闻网

前一篇文章大巴黎4省预算亏空 大幅增收地产税
下一篇文章法式生活艺术–从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中)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