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斥候星」考验科学共同体

「斥候星」考验科学共同体

221

在我们地球之外发现智慧生命,这可能是人类史上的大事,但是,如果科学家们集体无视此相关证据,该怎麽办?

这是美国一位顶级天文学家勒布(Abraham Avi Loeb, 1962-,上图)在他新书中的观点。他认为,对2017年加速飞过我们太阳系的星际物体的最佳解释是:它是外星人的技术。

听起来很古怪?勒布表示,证据还不充分,而且科学界同侪集体不愿意使用「奥卡姆剃刀」(Occam’s razor)方式的「简约法则」。

勒布是哈佛大学任职时间最长的天文学系主任,已发表数百篇具有开创性的论文,并与已故的霍金(Stephen Hawking, 1942–2018)等大人物合作,使他难以被解僱。

他告诉《法新社》说:「我们自认为地球是独特的,这其实是很自大、傲慢的。」「正确的做法是要谦虚地说:我们地球并没有什麽特殊之处,太阳系之外还有很多其它的文明,我们只要去找到它们就是了。」

58岁的勒布在《外星人:超越地球的智慧生命的第一个迹象》(Extraterrestrial: The First Sign of Intelligent Life Beyond Earth)书中提出了关于一个名为「斥候星」(Oumuamua)的星际天体的论点。

相关事实如下:

2017年10月,天文学家在「泛星 1 号」望远镜中观察到一个快速移动的飞行物体,它只可能是来自另一颗恆星,是一个有被记录下来的星际闯入者。

它不像是普通的殒石,因为它在围绕过太阳之后,就加速并偏离了我们所预期的轨迹。

如文章首图所示,「斥候星」形状细长如雪茄,或扁平而圆如煎饼,几乎像剃刀一样薄。如果说它是彗星排出的气体和碎片,也许初步容易解释,但并没有明显证据显示它在「排放气体」。

此外,「斥候星」还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坠落,从望远镜中看到它变得越来越亮和越暗淡,而从它的异常发亮,可以推断出它是由明亮的金属所组成的。也有天文学家为了解释,提出新的理论说它是由氢水冰块製成的,所以没有可见的痕迹,或者它已分解成尘云了。

勒布说,这些解释「斥候星」特徵的说法,都涉及到它就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东西。「如果这是我们共同採取的方向,那为什麽不考虑它就是源自非自然的外力造成的呢?」

「斥候星」在光速般短暂掠过太阳系期间从未被拍摄过特写照片,只有当它已经离开太阳系时才知道它的存在。勒布说,有讨论者更乐于承认它是故意製造的,是由恆星辐射推动的航空器。而且,另一个奇怪之处在于它的移动方式极複杂。「斥候星」在进入太阳系之前,相对于附近的恆星,它是处于「静止状态」,这在是非常罕见的。

勒布认为「斥候星」可能是一艘太阳帆,犹如行星学会(The Planetary Society)送入太空的,如艺术家笔下(如上图)所绘那样。勒布写道,也许「斥候星」就像是漂浮在宇宙中的浮标。就像外星智慧生命留下的绊索一样,它在等待著某个恆星系统的触发。

不过,勒布的想法并未得到其它许多天文学家的认同。天体物理学家西格尔(Ethan Siegel, 1978-)在《福布斯》(Forbes)中写道,勒布是「曾经受人尊敬的科学家」,但他未能说服同龄人同意他的论点,因而转向公众传播。

勒布在学院裡抗议过「霸凌文化」,说这是惩罚那些提出挑战传统观念的人,就像伽利略(Galileo Galilei, 1564 – 1642)提出「地球不是宇宙中心」时受到惩罚一样。他说,与理论物理学的分支(例如寻找暗物质或多重宇宙)相比,寻找外星生命才是一种更被普遍接受的方法。

这也就是为什麽勒布要推动「太空考古学」(space archaeology),以寻找外星人的生物学和技术特徵的原因。
他还说,当人类面临著从气候变化到核衝突等各种威胁时,这样的发现也可能「给我们有同属于一个群体的感觉」。「也许我们不会合作,但也不致于像某些国家那样经常发生衝突。」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