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传统劝善篇:祖上做孽 遗祸...

传统劝善篇:祖上做孽 遗祸子孙

473

《夜谭随录》,清代满洲人和邦额作。和邦额,字闲斋,号霁园主人,其生卒年月,无定论,有研究者推测其生于清乾隆十三年,卒于乾嘉年间或稍后。作者在本书《自序》中,开宗明义,宣称本书“非怪不录”,并说世人之所以多怪,是因为少见,且不穷事理,而“圣人穷尽天地万物之理,人见以为怪者,视之若寻常也,”表明他录怪志怪的目的,在于广见闻,求事理,读者似乎大可不必以为怪。本书所述,多狐鬼妖异,怪则怪矣,然则细究其理,无一不是以怪异来反映现实,描绘人生,针砭时弊。所以细读本书,真的有一个初以为怪,继则恍然觉其意深遂,最终有所感悟,见怪不怪的过程。】

大清乾隆年间,在江南乡试的科举考场中发生一件奇事。当时有一位俞姓江阴考生才考完第一场,就打点行李准备回去。大家觉得奇怪,向他询问原因,他支吾其辞,表情悲伤。

大家一再追问,俞姓考生无计搪塞,这才说出真相:“我先父在外当官半辈子,卸职回家后就得了恐惧症,多年治不好。临终前,他把我们兄弟四人叫到床前,哭着嘱咐我们说:‘我在担任某地县令时,曾受贿二千两金,错杀了俩人,这是大罪过,神灵的惩罚是要斩尽后嗣的。只是因为祖先曾有救人的功德,所以才能保留一个儿子传宗接代,而且五代子孙都要受穷。我现在没有泰山般的品德,却有海一般深的罪孽,地狱的苦难是无计逃脱了。子孙中若有不知命,还想去求功名的,只会加重我的罪过,这绝不是尽孝之道。你们兄弟几个要多做善事,好自为之。’先父说完就去世了。”

后来我的几个兄弟果真都相继去世,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曾两次参加乡试,都因墨水损污了考卷而作罢。昨天在考场中,文思喷涌,到三更时已完稿。突然感觉有人掀帘进来,站在灯前,我吃惊的抬头观看,一看才发觉竟是已去世的先父。他脸色愁苦,生气地责骂我说:“为何忘记了我的遗嘱,老是存非分之想?使我疲于奔命,吃尽苦头。如再不改过,大祸就要临头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打灭了蜡烛,掀翻了砚台,转眼就不见了。

我惊跑出去大哭,等到监考官来察问,看见我的考卷上全是油墨污痕,便都叹息着散去。我今年二十五岁,三次科举落第,这都没有什么可遗憾的,我所痛心的是先父在阴间受苦。我的忏悔之情还望诸位鉴察。

众人听说后,无不吃惊,为善积德之心油然而生。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