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邯郸区公安副局长被戴黑头套...

邯郸区公安副局长被戴黑头套押走 有一罪不能赦

297
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公安局副局长杨庆社被戴上黑头套押出会场带走。(图片来源:明慧网)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2日】(本台记者玉洁综合报导)2021年4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公安局副局长杨庆社,被戴上黑头套押出会场带走,一路到杨庆社家,将其妻郝朝燕(永年区临洺关镇派出所警察)抓获。初步查询,从杨庆社家中搜出现金一百多万元。据当地百姓向明慧网透露,此消息传出,永年百姓欢腾喜悦、人人相传,有的人说要请朋友吃大餐,有的人要放鞭炮庆贺……

杨庆社,男,1966年出生,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西苏乡马到固村人,现住永年区飞宇花园南区。警号:024593,是正科级副局长兼永年公安局中共党委副书记。

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公安局副局长杨庆社被戴上黑头套押出会场带走。(图片来源:明慧网)

漠视法律、作恶多端却被提拔

4月15日河北省石家庄公益律师事务所法律工作者、网名“一袭烟雨”在知乎发文《打虎拍蝇下,还有多少漏网的呢》,揭露了杨庆社受贿、行贿、利用职务之便敲诈勒索、买官卖官、倒卖公共财产、生活作风不检点、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的“传奇人生”。文中例举了多起杨庆社“漠视国家法律和人民利益”的行为,可谓作恶多端。

“1995年5月永年县七里店村西107国道边发生的那起杀人案,案件起因:该村李占喜被湖北黄石人用刀捅死,两年后犯罪嫌疑人被捕。当时,时任刑警中队长的杨庆社私自收取了犯罪嫌疑人律师30万元后,指派甄海东将当时的材料重新复查,人为地搞成防卫过当,将人犯取保候审,至此没了消息。”

“2008年8月杨庆社又因在邯郸醉酒驾车、撞人并殴打前来出警的邯郸县交警被市局督查带走”。但之后杨庆社仍被提拔为正科级副局长和局党委副书记。“为此杨花去现金150多万,都是敲诈勒索的不义之财。”

此文章不敢透露的是,杨庆社作恶多端却被提拔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其政治上与党保持一致,能对百姓下狠手。

本性残暴得到中共赏识

据明慧网报道,2001年,杨庆社任永年公安局刑警一中队队长时,为捞取政治资本,向党表忠心,常年在辖区内骚扰、抓捕、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杨庆社的残暴得到中共赏识,2007年杨升职为永年公安局副局长至今。

曾抓捕法轮功学员程凤祥,实施竹签插指的酷刑

2004年1月28日(正月初七)晚,法轮功学员程凤祥被县政保股股长陈聚山带人绑架。时任刑警中队队长杨庆社在刑警一中队的地下室提审程凤祥时,为了得到电视插播机的下落以邀功请赏,竟对程凤祥施以竹签插指的酷刑。

杨庆社直言不讳地对程凤祥时讲;“上面就是让我弄死你的。”当时,程凤祥内衣口袋装有一千元现金被公安局长王保世强行掏走,在众目睽睽之下装进自己的腰包,王还狂叫:“我就是公安局局长王保世,对你们炼法轮功的不用讲任何法律,你愿去哪告去哪告。”

带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盖新中,酷刑致其死亡

盖新忠,男,60多岁,永年县界河店乡北两岗村人。2005年3月2日,原永年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陈聚山和时任刑警一中队队长杨庆社带领下50多名警察,非法闯入盖新忠家中,将盖新忠夫妇强行绑架,并对家庭物品进行了抢劫。

警察对盖新忠夫妇两人实施酷刑,三天两夜不让他们睡觉,盖新忠被折磨导致精神极度崩溃。后被送到南牢后,开始绝食抗议。警察就让一个小门诊的医生宗爱兰在看守所内、用好几个人强行按住盖新中的头和四肢,对盖新中进行残忍的灌食,以痛苦的胃插管方式来折磨他多日。最后一次,竟然把胃管硬生生插进盖新中的内脏器官,造成鲜血大量从他口中喷出,导致盖新中窒息。

3月25日,盖新忠被迫害致死。事后永年县公安局对家属连哄带骗,没有给家属任何证明,悄悄的将尸体火化、草草埋葬。事后公安因害怕其家人说出真相,给3000元来堵家人口。

滥用抻刑、吊铐、二马分尸、竹竿抽脚心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李振中

2005年2月23日晚,为了找到逃出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程凤祥,杨庆社带领50多名警察抓捕了小西街法轮功学员李振中。杨庆社亲自审问李振中17天,动用了各种酷刑:抻刑、吊铐、竹竿抽脚心。杨庆社指使警察把李振中双手戴上手铐吊到树上,脚尖点地,再用竹竿抽打脚心,酷刑过后,李振中的手腕被手铐勒进很深,脚上起的泡比鸡蛋还大。二马分尸:一个手铐在铁架子上,一个手被绑在钢丝床上,然后几个人在床上蹦,以致两手被拉残,没知觉,生活不能自理。看守所的人亲眼所见,当时看守所拒收。之后将其送到邯郸洗脑班(黑监狱)迫害。

对法轮功学员靳桂花施酷刑并叫嚣“打死你,踢死你,挖个坑埋了你”

2004年2月,永年县警察将法轮功学员靳桂花强行绑架、审讯。时任刑警队队长杨庆社一进门就照靳桂花肚子上使劲踹一脚,紧接着便把她一只手铐在床上,一只手铐在铁栏杆上,用脚不断地踢她的腿,还一直往反方向踢床,并嚣张地叫嚣:“打死你,踢死你,挖个坑埋了你。”

第二天中午,杨庆社让警察给靳桂花头上戴上三个黑色塑料袋,将她摁在地上,把她闷得喘不上气来。接着,警察在靳桂花背上放上椅子,把她头、手和脚牢牢按住,警察开始用锤子打脚心,还觉得不过瘾,就用带钉子的板子打靳桂花脚心。连续的酷刑,使靳桂花几次昏死过去,他们便用冷水把她浇醒。折磨够了又像第一天一样把她双手铐在床上,持续不断的往两边推床,使靳桂花身体拉到了极限,痛苦难当。

杨庆社手下警察王坤叫嚣:明慧网上说的对法轮功用的酷刑我都用过。

罪恶累累不容赦

实际上,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杨庆社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口出狂言,有一次对着法轮功学员恶毒叫嚷:“就是整死法轮功的人,也是上头让我整的。”20多年来,杨庆社究竟做了多少恶事,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杨庆社本以为自己只要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就会升官发财,仕途顺利。殊不知累年作恶,天理不容。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