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谜底在逐步揭开:三星堆开启...

谜底在逐步揭开:三星堆开启新视角

237
青铜纵目面具,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作者:Bairuilong Attribution-Share Alike 4.0 International)

2021年3月下旬,四川三星堆文化遗址再次宣布出土更多文物,包括青铜神树、青铜人像、黄金面具的残片、象牙等500多件,这是继1986年两个祭祀坑发掘出上千件文物后,时隔35年之后又一次震惊世界的发现。央视连续多日直播挖掘行动并大力宣传,将三星堆事件推上了焦点,相关新闻随之冲上了热搜。

就在党媒喉舌为炒热新考古发现而忙的不亦乐乎的同时,三星堆文化的种种未解之谜也引发了人们对真实历史的重新审视,网络上也展开了对三星堆文化的探究和辩驳:到底三星堆文化是中原文化还是外来文化,是外星文明还是史前文明?虽然有很多说法至今未有定论,但有一点,就是随着三星堆文物的出土,很多封尘已久的历史也将逐渐重见天日。

三星堆文物与《山海经》记载互相印证

提到《山海经》,大多数朋友都不会否认这是中华文化流传下来的一部奇书,全书三万多字几乎包罗万象,从地理到历史、从动植物到矿物、从宗教到民俗……只因其记载的很多事情离奇怪异,如民间传说中的妖怪、以及诡异的怪兽等,与近两、三千年的中华文化大相径庭,因此被今人普遍认为是一部先秦神话古籍。连当年《史记》的作者司马迁读过此书后都深感难以置信、并叹曰:“《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

然而,三星堆出土的许多文物,竟与《山海经》中的相关记载几乎完全吻合,为人们了解真实的人类历史推开了新的一扇门。

首先,三星堆出土的最大一颗青铜神树(1号青铜树),与《山海经》中对神树扶桑的相关记载几乎吻合!1号青铜神树高度为3.96米,分为上中下三层,每层3个树枝,共9个树枝。向下弯起的每个树枝上有一朵花,上面都站着一只鸟。(图一)

图一:三星堆出土的1号青铜神树。(公有领域)

据《山海经》记载,扶桑神树上栖息着九只代表太阳的金乌鸟,“下有汤谷,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而1号青铜神树上的9只鸟居于树枝上,正好对应了扶桑树上的金乌鸟之“九日居下枝”。

那么,根据《山海经》“一日居上枝”之提示,是不是还应该有一只代表太阳的鸟居于神树的顶部呢?的确,考古专家和游客早就发现了,“青铜神树”的顶部呈现出折断、残缺的形状,是否是因历史久远而遗失了?

同时,“青铜神树”上的龙纹饰和新发现的铜器上的龙、夔等,均可在《山海经》中找到原型。

不仅如此,三星堆最近首次亮相的3号青铜树,在其树顶上站立着三座人首鸟身的青铜像(图二,左),这与《山海经·海外东经》中所描述的句芒相吻合:“东方句芒,鸟身人面”,而据《山海经》记载,看管扶桑神树的正是句芒。

而且,三星堆出土的多个人首蛇身的青铜人像(图二,右边四幅),也对应《山海经》中的记载,比如,大家熟悉的伏羲、女娲等上古神仙都是人首蛇身的形象。


图二:三星堆出土的青铜人像。左边第一张图为人首鸟身青铜像,右边四张为人首蛇身的青铜人像。(公有领域)

此外,《山海经》的山经部分又被称为“五藏山经”,后世认为“藏”为通假字,通“五脏”的“脏”。怎样理解地球的“五脏”呢?如果对比五脏形状和各大陆地壳形状,可以发现:澳大利亚是心脏,非洲和南美是肺脏,北美是脾脏,格陵兰岛是肾脏,亚欧大陆是肝脏。而南极洲对应人脑,其中西南极洲是大脑,东南极洲是小脑,东南极洲伸向南美洲的半岛是脑干。而且,据美国科学家研究发现,《山海经》详细描述了五大湖及密西西比河流域等北美东部地区的情况,在其第九经和第十经里,描述到美洲的很多地方都准确无误。此外,第十四章《大荒东经》中描述的“光华之后”、“河水流进无深渊”、“日生如此”,正是北美科罗拉多大峡谷日出的情景。

因此,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山海经并非神话传说,而是真实的记载了历史。如今三星堆出土的文物再一次印证了《山海经》的记载,有不少网友惊呼“神话故事本来就是神的故事,都是真的”、“真实的历史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成了神话传说!”、“ 神话传说都是真实的历史”……

如果《山海经》真是一部严谨而又准确的史记的话,那么其中记载的史前大洪水、大禹治水等等曾经被认为是神话传说的事情,是不是也都是真的呢?

大洪水、大禹治水等“神话”被现代科学证实?

《山海经》中记载的大禹所治的那场大洪水发生在尧帝在位期间,据推算,距今大约是4400-4300年。而西方《圣经》中记载的诺亚方舟时的大洪水,同样发生在大约4400-4300年前。东西方记载的两场大洪水在时间上完全是吻合的。据记载,这场全球性的大洪水,是距离今天人类最近的一次全球性的大灾难,差不多彻底毁灭了当时的人类文明。

尽管大禹治水的故事在大陆是妇孺皆知,但是因为疏通九川、开辟九州等工程极为浩大、艰难,实证科学追随者们无法相信在“落后”的古代大禹可以成功做到,再加之长久以来缺乏考古学证据,普遍被人们认为是神话传说。

然而,2016年《科学》(Science)杂志登载的一篇研究论文,证实了中国在大约4000年前确实发生了大洪水。这篇文章的主要作者是南京师范大学地质学家吴庆龙博士。

早在2007年,吴庆龙博士在黄河沿岸发现,一些沉积物的厚度不寻常,高达20米厚,而且看起来很像是“洪水溃决后的沉积物”。研究团队对洪水沉积物内含的有机物质进行碳分析,结果显示大洪水大约发生在4000年前,正好和历史记载的尧舜禹时期的大洪水相吻合。

与此同时,考古学也不断有新的证据佐证这场大洪水的真实存在。自1999年起,中国社科院文物研究所便开始在喇家遗址(位于青海省东南部民和县喇家村,黄河北岸)展开考古挖掘,发现这是4300年前到3900年前一个村落遗址。挖掘出的多具人类遗体保持着被瞬间冻结的状态(图三),因此喇家遗址又被称为“东方庞贝”。


图三:“东方庞贝”喇家遗址出土的人类遗体显示出“瞬间冻结”状。(公有领域)

研究人员从挖掘出的遗体和文物推断出,黄河北岸的喇家村是被4000年前的一场大洪水席卷着的厚厚泥浆迅速埋葬,正好和吴庆龙博士的研究、以及《山海经》记载的大洪水互为印证。

此外,喇家遗址还出土了大型石磬和玉刀、玉璧,显示出这里的文明曾达到了较高的程度,而非现代人认为的只是一个“原始村落”。

对于吴庆龙博士的研究,《科学》杂志副主编说:“这项研究扩大了我们对中华古文明的理解,实证了文明的起源及古文明社会环境的出现。”

华盛顿大学地质专家蒙哥马利(David Montgomery)认为,吴庆龙研究团队提供了大洪水确实发生过的令人信服的证据:“现在我们知道了中国的大洪水是真的,那么其它古老的大灾难故事,是否也有可能是真的?”

蒙哥马利的评论自然会让人们联想到——西方记载的大洪水灾难以及诺亚方舟的故事。

《圣经》记载:“当诺亚六百岁,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正当那日,诺亚和他三个儿子闪、含、雅弗,并诺亚的妻子和三个儿媳,都进入方舟。……

洪水泛滥在地上四十天,水往上涨,把方舟从地上漂起。水势浩大,在地上大大的往上涨,方舟在水面上漂来漂去。…… 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阿勒山上。”

《圣经》中提到的阿勒山,就坐落在今天土耳其厄德尔省的东北边界附近,是土耳其的最高峰。1960年,美国老牌杂志《生活》刊登了一张卫星照片,是由土耳其的侦查机于一万尺高空所拍摄到的,清晰的显示出在阿勒山附近确实有一个船形遗迹。这个照片发表后,吸引了许多科学家前往探索。

1977年,美国探险家罗纳德艾尔登威亚特(Ronald Eldon Wyatt)带领团队到阿勒山考察,发现船形遗迹从船头到船尾的距离为515英尺(图四),与《圣经》中对诺亚方舟长度的描述基本吻合。

 
图四:土耳其阿勒山上的船型遗址,与《圣经》中所述诺亚方舟相吻合。(取材于视频截图)

由于年代久远,研究人员发现诺亚方舟已经石化,并且发现这些石化的木头有加工的痕迹——是三块添加了有机胶水的木板所粘合而成的,最外层的木板还涂过沥青。

2019年年底,考古学家安德鲁琼斯(Andrew Johns)和地球物理学家约翰拉尔森(John Larsen)利用最新的3D成像技术,通过电缆对地下发送电信号,发现地下埋的确实是一艘船的船体。(图四,右下)

2008年,一支由香港人和土耳其人组成的探险队成功进入巨型木结构的方舟遗址内,并在方舟内发现了陶器、绳索以及类似种子的东西。探险队员对木板进行了碳元素测试,发现木样可以追溯到4000多年前,正好和《圣经》记载的诺亚方舟的存在时期相吻合。

香港探险队的队员之一是香港记录片制片人杨永松,亲眼目睹了方舟遗址细节的他表示:“即便不能100%确定那就是诺亚方舟,我们对此也有99.9%的把握。”

此外,令人惊讶的是,在诺亚方舟石化的木头中还发现镶嵌着大圆盘状的铆钉,而且是强度高、耐腐蚀的铁、铝、钛的合金。显示出4000多年前已有非常高超的冶炼技术。

这一点,从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中也发现了同样先进的冶炼技术,比如黄金面具,其加工温度要超过1000摄氏度,还有,那个青铜神树采用了极为精湛的套铸、铆铸、嵌铸和铸接等工艺,而且很多青铜器里面的锌与铅都被提取分离了,要知道,那个时候正处于进化论中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的过渡期,因此,这些三星堆文物都远超今天人类对那个时代工艺水平的认知。

史前文明不断浮现,进化论濒临破产?

根据达尔文的进化论,人类的“祖先”类人猿大概出现在三、四百万年前,过程中不断进化,直到10万年前的南非,才出现了具有现代人解剖特征的人类。而人类真正出现文明,也就是几千年前的事,距离今天并没有超过1万年。

然而,一个多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的考古专家却接连不断发掘一些史前的文物,其工艺水平之高超、年代之久远,都大大超出了现代科学对人类历史的认识。

在南非的克莱克山坡的地层中,人们发现了几百个带有凹槽的金属球,而这处地层有着28亿年历史(图五,A);1972年,法国原子能委员会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在非洲的加蓬共和国铀矿附近,发现了6座大型核反应堆,据探测是20亿年前形成的,并在当时运转了至少50万年(图五,B);1968年,美国出土了一块三叶虫化石,上面同时还有一个人穿着鞋踩出的脚印,这只鞋印长26厘米、宽9厘米,是成年男子鞋的常见尺码(图五,C);1851年,美国马萨诸塞州出土了一个锌银合金的金属花瓶,据考察,距今至少有10万年的历史了(图五,D)。

在秘鲁一家博物馆里收藏了一块石头,石头上刻着一个拿着望远镜在观察天体的人像。波恩大学矿物学与石油学研究所对石头凹槽的氧化层进行了测年,发现氧化层至今至少超过了一万二千年(图五,E)。可是,今天人们普遍认为,意大利物理学家伽利略发明瞭望远镜,至今不过才400多年的时间。


图五:史前人类文明的遗迹不断冲击着达尔文的进化论。

类似的史前文化的例子不胜枚举。考古学家克莱默和汤姆森(MichaelA. Cremo & Richard Thompson)撰写的《考古学禁区》(Forbidden Archeology)一书,其中列举了500个确凿的人类文明的遗迹,可追溯到几万年前、以至几十亿年前。这些考古证据都直接在挑战进化论,因此也成为进化论拥护者回避的禁区。

关于人类的起源,摆在人类面前的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种是神创论,一种是进化论。如今,漏洞百出的进化论在史前文明的挑战下正濒临破产,相信不久的将来,人们一定会找到自己生命真正的来源。

事实上,当年达尔文在遐想出《进化论》以后,他在拿出来的时候并不自信,因为实在是缺乏物种进化的中间过程,难以自圆其说。然而,这种未被证实的假说却在现代社会被奉为圭臬,登上了大雅之堂。

一些敢于正视现实的科学家提出了史前文明学说,认为人类的发展并不像进化论所述,而是周期性的在发展,也就是不同时期地球的大灾难毁灭了当时的文明,残存下来的人再从原始状态开始繁衍发展,又进入下一次文明,又经历灾难性的灾难,周而复始……

而离本次人类最近的史前大洪水,在世界二百五十多个主要民族、八十多种语言区域里,都发现了相关记载。在交通与通讯不甚发达的几千年前,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相同记载不可能是编造出的神话,而今天的地质研究、考古研究也在不断的证实史前大洪水并非神话,而是真实存在过。

那么,人类在历史上为何一次又一次经历了毁灭性的灾难呢?根据《圣经》描述,大洪水灾难是因为人类的道德变了样,不符合做人的标准了,罪恶越来越大,最终招致耶和华的惩罚。在希腊流传下来的神话中,同样显示出当时的人心险恶、弱肉强食,最终招致天帝宙斯的惩罚。而中国那场史前大洪水中,女娲补天、拯救苍生于水火,最后得以在劫难中存活下来的,同样是守住了善良的人。

根据圣经《启示录》记载,以色列复国后的那一代人将会看到救世主弥赛亚,会有神的归来,最后将有一场大审判,但过程中也会伴随着人类道德的沦丧与瘟疫的出现;而佛经中记载,当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开时(图六),转轮圣王会下世传法度人;此外,其它许多民族都留下了神在最后会回来、以及末劫时人类会有灾难的传说。

 
图六:左:1997年7月,韩国京畿道广州郡一家寺院的方丈在一尊金铜如来座像上发现了盛开的优昙婆罗花,随后二十多年,婆罗花在世界各地陆续开放。右:在400倍的电子显微镜下的优昙婆罗花,花茎呈现透明。

如果这些“神话”都是真实的神的话,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今天人类所处的时代呢?又该如何才能避免再一次的重蹈覆辙呢?

结语

在漫长历史的长河中,人类经历了太多太多,那些久远的文明与神迹,在历史的尘封与流水般的时间稀释下,逐渐被后人当成了神话与传说,而进化论等假说就像在尘封的历史上又上了一把把沉重的枷锁,阻挡着人们看清真实的历史、生命的真相。

可喜的是,开启历史枷锁的一部分密钥就藏在了史前文明的遗迹中,其中就包括三星堆遗址。据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长介绍,遗址总分布面积达到1200万平方米,而目前所有的挖掘面积加在一起,还不到2万平方米;尽管如此,三星堆遗迹这冰山之一角,就足以改变今天的人们对历史僵化了的认识。

目前三星堆的考古挖掘工作还在继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新密钥被发现,从而为人类开启更多尘封的历史之锁,帮助人们从新审视自己对历史、对信仰、以及对生命意义的认识。

前一篇文章震撼货运列车出发:亚利桑那开全力审计选票
下一篇文章人工智能,机器人与军事应用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