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TPP协议达成 中共何去何...

TPP协议达成 中共何去何从?

735
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PP)
TPP第一批参与谈判的12个国家。(图片来自网络)

在经历了多年漫长的谈判之后,包括美国、日本在内的12个太平洋国家星期一(10月5日)终于达成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PP)。这项协议一旦获得各国国会通过付诸实行,将是迄今为止史上最大的区域贸易协定。TPP也标志着日本等美国盟友在与中共的贸易战中获得塑造未来全球商业模式的先导地位。

史上最高标准、最具进步意义的贸易协定

由美国主导发起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12国经贸部长在亚特兰大经过6天谈判后,宣布达成协议,同意在TPP的规定下进行自由贸易、减少壁垒、在投资及智慧产权等领域制定统一规范。

这是美国自1994年签署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 Free Trade Agreement)以来最大规模协议,参与国合计占全球经济规模近四成;欧巴马表示,TPP将缔结史上最高标准、最具进步意义的贸易协定。TPP将重塑很多行业,从墨西哥汽车工人到加拿大奶农都会受到影响。

日本领导人视TPP为达成其经济和安全目标的关键,安倍首相近日说:“我们将致力于促进区域成长、繁荣和稳定,与共享价值的国家,如自由、民主,基本人权以及法律规则深化经济关系。”

TPP将取代WTO的缺失

美国于2001年同意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寄望中共走向贸易自由化,缩小当时美国对中国高达83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然而,出乎美国意料之外,美国和中国的贸易逆差不降反升,3年内增加了一倍,现在又再双倍增加。更糟的是,这段期间中共经济变好了,政治却变得更不民主了。

中共之所以有这些地缘经济的优势来自中国近4万亿美元外汇存底,这些主要来自中国与美国过去25年的巨大贸易顺差,这些外汇成为中共政权战略投资基金。日本、德国和韩国也有很高的外汇存底,但这些外汇的投资是朝向最大的经济回报。但在中国,是中共政权在操纵贷款和投资,旨在实现其战略目标。中共是世界上最危险市场的主要投资者。

根据纽时报导,中共占了厄瓜多尔(Ecuador)外国投资金额的57%,塞拉利昂是70%,辛巴威82%,阿富汗79%,伊拉克38%,这些国家都有很多的石油和矿产。

TPP是奥巴马政府“亚洲再平衡战略”的重要经济组成部分。奥巴马政府将这一协议看作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一部分,目的是增加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并抗衡中共不断增长的主导地位。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被排除在TPP协议之外。

中共不加入TPP的风险

中共本身的专制性决定了它无法加入TPP,如货币自由兑换、国企私有化、环境保护、知识产权等方面,都不能达到加入TPP的国际标准。

中共被排除在TPP之外的后果是贸易被孤立,这会导致中国制造的产品无法和TPP体系内国家制造的产品竞争,由此而来的是贸易额大幅减少、外汇储备大量减少、贸易蜕变为逆差、大量外资撤离,加上中国人口老化和环境恶化的严重问题将加速中国经济衰退。

中国曾经受邀参加贸易团的协商,但北京一直不愿遵守很多规则的要求。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管时殷弘(Shi Yinhong)说,“关键是中国国内的改革是否足够,如果不够,中共就必须遵守美国的规则而失去在TPP参与制订规则的机会。”

TPP协议可能促使北京开发自己的贸易区,这包括其推广的区域贸易区,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区,以及新的以北京为主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对手即是东京主导,总部设在马尼拉的亚洲开发银行。

但时殷弘说,中共自己主导的贸易架构,包括与澳大利亚和韩国的双边协定,还有相对温和的区域自由贸易区,并不能为其经济放缓所需要推动的贸易纪律带来重大改变。

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杨大利(Dali Yang)不认为这些贸易区会成功,他说,“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并不总是遵循自由贸易规则令一些国家心有顾虑。甚至在中国,人们也越来越认识到中共反覆无常的系统,规则可以任意套用、国有企业仍占据着大片狭长地带的经济,其它会员很难加入。”

中共错失改革良机

前日本财经官员暨前世界银行首席东亚和太平洋经济学家Masahiro Kawai说,其它亚洲国家倾向加入TPP而不是北京主导的贸易区,除非中共开放它的市场。分析师表示,当中共努力引进高技术创新的同时,其经济需要外国竞争的压力,给予其陷于停滞的国内改革议程推一把,但中共错过了这样的机会。于是,当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共享受着生产的爆发力,却失去了内部改革的契机。

两年前,习近平当局试图抵御经济放缓,尝试从工业转型至服务业和消费市场。但重组一直不顺利,国有企业的抗拒,加上经济减速、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以及住房和产能过剩等因素拖延了改革。

分析师说,若中共担心被排除在外,以借鉴国外的压力为由,推动国内的结构调整。从中期来看,将有助于支持国内改革,并可能加速与美国进行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的机会。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黄荆(Jing Huang)说,“中共主要的问题是如何打破国有企业的垄断地位。TPP可能帮助想要改革的中共领导人,尽管他们不会说出来。”

改变政经体制是唯一出路

分析师认为,尽管TPP协议为美、中竞逐权力的重要一环,但美国签署TPP也将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通路。

美国官员表示,虽然他们清楚知道TPP有部分是为了制衡中共在亚洲的影响力。但他们说协议开放的架构最终会让中共加入。分析师表示,邀请中共加入TPP要符合美国订下的“高标准”规则,至少把中国拉到跟美国一样的竞争环境。

中共要加入TPP,势必要改变现有的政经体制。

大纪元记者莫琳综合报导

责任编辑:华子明

大纪元法国新闻网

前一篇文章制衡中共 美TPP协议夺规则制定权
下一篇文章漂亮越裔女孩创美妆公司 市值超5亿美元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