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章天亮: 伸进美国大选的中...

章天亮: 伸进美国大选的中共黑手

462
章天亮:对未来影响巨大的美国大选,中共不会俯首听命不加干涉。(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0年12月2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中共深度介入了美国大选的证据已大量出现在律师鲍威尔270页的报告里,出现在纳瓦罗细致全面的个人报告里,出现在弗林将军和麦肯纳尼将军的媒体访谈中,以及多位证人出示的证据中。最近密歇根州对多米尼投票机器进行查检调查的拉索·拉姆斯兰德(Russel  Ramsland)也出面证实,他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大选的数据通过智能温控装置传送到了中共国去。

举世关注的1月6日美国参众两院对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表决会发生什么?面对大量和强力的舞弊证据,国会会有怎样的冲突,又会产生怎样的最后结果呢?拜登如果上台会有怎样的对华外交政策?

请看著名历史学者、自媒体人、时政分析评论家章天亮教授的分析和看法。

对未来影响巨大的美国大选,中共不会俯首听命不加干涉

在平安夜这一天,我看到我的朋友萧茗她采访了拉索·拉姆斯兰德(Russel  Ramsland),在她的”聚焦”(Zooming In)频道上公布了整个采访录像。拉索透露了很多令人非常震惊的消息,他就是对密歇根州的多米尼投票机进行检查的那个人。他透露的消息对很多美国人来说非常震惊,对于我来说,中共对美国大选的干预,即使没有看到什么证据之前,我们都会有感觉,因为这次大选对中共未来的政策,包括经济、社会等等影响如此之大,中共是不会俯首听命不加干涉的,它的干涉才是它的“正常”反应。

其实对于中共来说,摆脱美国的压力,它最好的办法不是把自己变成跟美国一样的开放和自由,中共并不是想把自己变得跟美国一样地好,而是它在想办法把美国变得跟中共一样地坏,这个就是中共的国策。所以,这次大选,因为相关的风险如此之高,所以我觉得中共它必然会做干预的事情。

多米尼日志显示选票68%错误率,大量是人为错误或假票

那么拉索他发现了什么东西呢?首先他提到,他们在检查多米尼机器的时候,发现它的日志文件有68%的错误信息,导致选票被裁决。就是说,拿一张选票,输入之后,机器说读不了,选票有问题。于是这个选票就被放到一边拿去等待裁决。这个裁决是完全没有监督的,它是一种独立的裁决,就是想把这个选票给谁就给谁,是没有人当场做监督,也无法阻止错计,也没有人知道到底做了什么。拉索说,68%的错误,这并不是意味着有68%的选票发生了问题,因为可能有一个选票上有2个、3个、4个错误的情况。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以最保守的数据来估计,即使是一个选票有3、4个问题的话,我们用68%除以4,也能够得出结论说有17%的选票被送去裁决了。换句话说:这个裁决的结果,可能跟投票人投给谁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那么这17%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到底选票是怎么就出了这么多错呢?怎么一个选票放进扫描机它就读不了呢?拉索回答说,有的错误感觉是有意为之的,因为一个选票扫描发生错误,有可能是选票放的方法不对,比如把选票正反面放错了,或者前后放反了,这样的话会造成选票的格式无法识别。但是,更多的情况是,选票的格式本身就是无法识别的。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假如我是一个工作人员,我把选票放进去,我总得经过培训,甚至可能说提前几个星期就进行培训,怎么能够正确地扫描选票。这不是什么高科技的活,只要把选票的方向放对了就行。所以很多错误其实是一种人为错误。

拉索还讲,有的选票可能本身尺寸就不对。这就特别奇怪,因为所有的选票是统一规格印制的,怎么可能会出现尺寸不对呢?有的选票比别的选票尺寸要小一点,或者这个选票印的格式,比如印制总统候选人的地方,它印到了别的地方。这就说明,有很多选票可能根本上就是假选票,所以说它的格式才是不对的。

多米尼机器日志中选票裁决记载被人为删除

更为蹊跷的是,当格式不对的时候,比如说这个选票送去裁决了,到底裁决给了谁?到底是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在这个机器的日志中是应该有记载的。但是他们发现:一年之前的选举投票的所有的记载全都有,唯独今年大选选票的记载没有。就等于是人为把相关的裁决信息从机器上给删掉了。删掉它是为什么?显然是在掩盖什么。

多米尼投票机具备按设定比列分配选票的功能

另外,多米尼自己的手册上面有算法,拉索记得在第11章,有这样的算法,它可以按照一定的比例去分配选票,比如说,这一次扫描了100张票,这100张票被形成一个群组,放在一个群组里边;然后可以手工去分,这100张票的30%给川普,70%给拜登。它不是一张选票一张选票地分,而是整个这一组选票里就可以人为设定一个百分比,而其实那个设定跟你原本投给川普、或投给拜登是没有关系的。就是说,它可以随便设。这就是多米尼机器在当初设定的时候,它的算法中就有这样的功能,而且从对多米尼机器进行司法审计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这种按照比例分配的事情确实发生过。

再一个就是给选票一定的权重,比如说投给拜登的选票一张算1.5张,投给川普的选票一张算0.7张,他们在司法审计中发现也存在这样的问题。

这些问题说起来都是我们之前曾经说过的,但是如今这已经是一个司法审计的结果,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智能温控装置把多米尼数据传送到中共国去

另外一个比较令人震惊的结果,在撒瓦那的计票室里,有一个智能的温度控制装置,这个东西是能上网的。最为神奇的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它可以和多米尼投票机进行通信,可以把多米尼机器里边的投票结果拿出来,通过这样的温控装置送到中国去。为什么要通过这么一个东西把数据送出去呢?

我们知道,有29个州的选举数据传到了法兰克福,而且那里的服务器可以修改大选的结果。尽管拉索不能证实是否真的发生了美军突袭法兰克福数据中心的事情,但是他明确地说:我们知道这个数据被送到了法兰克福,而且在某一个时刻的时候,这些服务器突然从网上断开了。

拉索讲的等于是通过司法审计,验证了很多之前我们提到过的一些舞弊违法的事情。

美国市占率第三位的中国产TCL电视机都留有数据传输后门

很多人就觉得这个机器通过一个温控系统把数据传到中国去不可思议。我看到一个演讲,是美国的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查德·沃尔夫(Chad Wolf)12月21号圣诞节之前,在美国一个保守主义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发表了一个演讲,国土安全部发现:从中国卖到美国来的TCL电视机,都留有后门,通过这个后门就可以把美国的数据传到中国去。想象一下,一个电视机竟然会留有后门!TCL在美国市场占有率是排在第三位,15%美国家庭中使用TCL,都是从中共那边运过来的,都是中国生产的。

所以可以想像,中共为了搜集美国的数据处心积虑,连电视里边都装上后门,所以如果多米尼机器竟然是上网的话,中共怎么可能对它不采取行动、不去操纵美国大选的结果呢?

全球化是中共和美国极左势力搞垮欧美经济的阴谋

美国《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也讲中共对美国的威胁。当然《新闻周刊》它是一个极左的刊物,里面难免会提到对中共进行歌功颂德的事情,它说2028年的时候,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我为什么讲这个事情?是因为现在左派一直推动一个议程,就是关闭美国,把美国的城市全部关闭,这个会让美国的经济遭受重挫。我们虽然看到现在股市欣欣向荣,但是美国的中小企业在这一次瘟疫过程中受到的伤害是最大的,像餐饮业、娱乐业、演艺界受到的伤害是最深的。

美国的经济它不仅仅是互联网,它还有一些实体经济,比如日常的购物,包括出行、娱乐,包括工厂的生产等等,可以想像,如果一个州关闭,不允许企业开工,对于这个企业会产生什么样的灾难性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马斯科他要把特斯拉工厂从加州迁到德州去,因为加州不让他开,不让他在那里生产。

这一次在瘟疫流行的过程中,有很多的小企业关闭,但是像网上的实体商店,像亚马逊、沃尔玛,赚了很多很多的钱。其实你仔细想一想,他们赚的是谁的钱啊?赚的是那些倒闭的中小企业的钱。

我们知道在一个社会里边,经济上最有活力的部分就是中小企业,甚至可以说小微企业,这种企业可以客制化地去满足某一个社区特别的要求,这就是中小企业它满足特定人群,它不是拥有很大的市场,但是它能够满足特定人群的特定要求。像这样的企业关闭、被挤垮的时候,它们的市场就被那些大企业给吃掉了。所以我们知道大的像亚马逊、沃尔玛这样跨国的企业,它的背后都是有一股势力,这股势力就是那些主张全球化的人,他们背后的推手都是那些有极左派价值观的那些人。

其实我们仔细想一想就知道了,一个全球化竞争的环境,只有这种全球化的大公司,才能够通过成本管理的方式在全球找成本的洼地,比如说这个地方的人力资源比较低,这个地方土地资源比较低等等,它就会把产业链移到那个地方,寻找最便宜的原材料和最低的生产成本,同时把工作输出到其他别的国家。因为成本降低了,所以它赚了很多很多的钱,但是整个中小企业构成的这样一个经济的主体在美国、在欧洲的一些国家却彻底垮掉了。

所以当你现在看到很多左派的州长,他们都说我们要把美国的某一个州彻底关掉,甚至说要关一个月之久,那么我们就会知道他们在出卖美国的利益。因为当你关掉这些企业,让它们不能生产的时候,这些工作机会就被输出到了中国。换句话说,等于是让中共的经济再一次快速成长,就重蹈了川普上台之前的“拥抱熊猫”的覆辙。所以我觉得这才是未来美国需要特别警惕的一件事。如果这样持续下去的话,按照《新闻周刊》的说法,到2028年的时候,美国的经济实力就已经排在世界第二位了,就会被中共超过。

拜登上台意味着对华政策的扭转 

我觉得,拜登上台一定意味着对华政策的扭转,就是川普扭转过来的政策,会被拜登再扭转回去,而且会以瘟疫为借口,把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变本加厉,“拥抱熊猫”输出美国的工作机会给中国。

我对拜登延续川普的对华政策真的是很不乐观,因为川普的对华政策是打击中共,是讲中共如何如何邪恶,川普政府是跟中国人民站在一起的,像国务院的对华政策,中共党员如果来美国的话,你只能在美国最多呆30天,一般普通民众,可以来来回回,10年有效签证多次往返,中共党员只能来一次,而且一次最多只能呆30天。包括大量清除中共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科技间谍,等等。这就是川普做的事情。但是拜登如果上台,他一定会“拥抱熊猫”。川普对在香港《国安法》上负有责任的人进行制裁,但是拜登上台,他一定会延续奥巴马的政策,因为拜登他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叫杰克.萨利文,这是拜登在11月23号感恩节前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这个人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对中共的投降派。

拜登新任国安顾问是奥巴马伊朗核协议的重要决策人

这个萨利文就是奥巴马和伊朗签定核协议的最重要决策人。奥巴马为什么跟伊朗签订核协议?给伊朗10几亿美元的现金,用一个飞机运过去,干什么呢?给他们开发核武器,威胁全球的安全。最后内塔尼亚胡在美国做一个演讲,拿了几个铁皮柜子的文件,那里边就是伊朗开发核武器的文件,完全就是奥巴马跟伊朗签订了那个核协议之后,伊朗干的事情。你说奥巴马傻吗?根本不傻,他知道这个钱伊朗拿去会干什么,但他就要给伊朗,就让伊朗干这个事情。而如此弱智、如此对美国伤害严重的这个协议,它背后的策划人就是这个萨利文,现在这个萨利文再一次被拜登任命为美国的国家安全顾问。

这个萨利文对于中共一直是采取投降政策,他从来都是说,我们一定要想方设法讨好北京,准备向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投降,不做抗争,就是中共将成一个超级大国,我们必须学会跟中共这样一个超级大国共存。萨利文就是这种政治智商,我觉得其实不是智商问题了,他的对华政策和他的外交政策就是这么伤害美国。他说,尽管中美两国有很多的分歧,但是呢我们需要和对方共处。所以就是说,中共你在那儿我不管你,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只要你别干涉我就行了。但是,中共不可能不干涉你的,它根本就不可能不干涉你。

所以我觉得真正热爱中国的人,包括真的很在意美国的人,我觉得其实都会对拜登的团队这种人员的选择很介意的。我只是举了一个例子,拜登很多官员的任命都极具争议性,都存在着严重的问题。美国深层政府是被极左派控制的,而极左势力是被中共在后面控制的。

1月6号是美国大众看到大选证据的机会

那么接下来的1月6号会发生什么呢?川普12月26日发了一个推文,他说最高法院和司法部面对如此严重的大选舞弊而无所作为,简直就是美国的耻辱。然后川普发推文号召大家1月6号的时候去华盛顿DC。1月6号的话,在DC肯定会很热闹,我觉得大批川普的支持者会到DC去,我感觉川普说不定都会出来跟大家去演讲的。

那么1月6号在国会投票的时候,如果有一名众议员和一名参议员挑战选举的结果,按照美国法律的规定,就需要在参众两院进行两个小时的辩论,这也就是给川普团队一个向所有国会议员展现真相的机会。当真相展现在面前的时候,通常来说这种情况,cspan是一定会报的,就是cspan它是国会发生什么事的话,原汁原味的报道,不加任何评论,就是架一个摄像机在那儿,什么声音都没有,就把辩论的声音传出去,这是cspan的一个特点,所以它会让很多美国人看到这些证据。因为当你这么一辩论的时候,它一定是一个新闻事件,当这样的一个新闻事件爆发的时候,即使是说CNN或者其它别的地方不报导,如果对美国电视网络有常识的话,就会想到去看一下cspan,或者是到YouTube上看一看国会辩论的结果是什么。

1月6号,美国人民会看到参众两院里谁是真正捍卫美国宪法的人

现在,众议院已经有十几个议员说他们会去挑战选举人票的结果;而参议院,这个现在大概根据OAN(One American Network)的报导,大概现在参议院里有8位参议员倾向于挑战选举人团投票结果,只要有一个站出来就行。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现在很紧张,他到处给这些参议员打电话,告诉他们不要站出来。所以你感觉麦康奈尔他就属于深层政府的那种感觉。咱们之前提到过他的夫人赵小兰跟中共关系是非常暧昧的。麦康奈尔的说法是,如果你们要是到时候站出来的话,就要强迫两院的议员进行表态。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如果一个共和党人在面对如此强硬的证据之下,仍然还要支持拜登的话,那么这个参议员基本上他的政治生涯就结束了;可是很多参议员他又属于深层政府的人,他又不愿意去支持川普,他愿意去支持拜登,所以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但是我觉得,作为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来讲一定要知道,当你们宣誓就职的时候,你的第一句誓言就是要捍卫美国的宪法。所以我觉得这其实是没有什么妥协余地的。

宾州的另一个证据26号又出现了,一个做大数据研究的人,他研究了900万个宾州的选民数据,他发现,宾州900万选民,一共有多少个姓氏(last name)呢?一共有52万1879个姓,这听起来很正常,但关键点来了:他说在52万个姓里面,其中有24万5000个姓氏都只有一个人。大家想一想就会觉得特别不正常,因为你姓这个姓的人就一个人,这人哪来的?你没有父亲没有母亲吗?我们知道在美国,母亲父亲跟你的姓应该是一样的,或者如果你嫁了人的话,你嫁给你的丈夫,你丈夫跟你又是一个姓,如果你不跟父母的姓,那可能跟丈夫的姓。不管怎么样,姓一个姓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呢?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没有配偶,就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世上,而且就你一个人姓这个姓,你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就凭这一点,也会知道这个作弊是有多么严重,也就是说,这24万5000个人我觉得可能80%的人那个姓是瞎编出来的,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像这样的事情真的呈现给美国民众去听的时候,我觉得现在就有大概46~47%的美国民众认为大选是被偷走的,如果真的能够让美国人民知道这些真相的话,至少这个比例能够达到60%。

所以,1月6号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是一个机会,至少能够让我们看到谁是真正捍卫美国宪法的人,就是面对这样的舞弊情况下他愿意捍卫美国的宪法。

美国现在走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节点,川普仍在抗争

对于大选的最后结果,到现在我也没有完全放弃希望,而且我觉得如果要是不抗争的话,那就是投降了,如果投降的话,是一点希望都没有,而川普本人现在仍然保持高昂的斗志。圣诞节前的看到一个消息,川普通知他白宫的所有工作人员现在不要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意思就是说因为你们不会离开了。川普26号还发推文,他说:we will win,我们会赢。至于说他怎么赢?在过去我一直是说如果川普不动用军队的话,他是没希望的。那么现在川普到底他怎么赢,我也不知道,但川普他现在还是在抗争,仍然没有放弃。

我在圣诞节当日做节目时曾经提到过一个观点,就是美国现在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上了,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节点,一方面是恢复对神的信仰,恢复传统;另外一方面就是一些共产邪教分子想把这个世界拉到习近平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里面去,他们要一个“大重置”(great reset),全球“大重置”的计划,摧毁掉所有传统的文明,也叫文明“大重构”。我觉得幕后黑手是中共,就像我们看到的,乔治亚州把大选的数据通过一个温控装置传到中共那儿去,传到中国去等等。所以在未来一段时间,大选还会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前一篇文章【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一章 我眼中东西方教育的几个差别(1)
下一篇文章北京修《國防法》加條文 疑爲開戰鋪路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