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人物百家】北大才女——林...

【人物百家】北大才女——林昭(三)

林昭被中共抓捕,关进监狱。在狱中,林昭受到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但是,她没有妥协、拒绝认罪,并用自己的鲜血撰写了20万字的血书,揭露毛泽东的伪君子、暴君面目和中共体制的邪恶。1968年4月29日,林昭接到死刑判决书,当即血书“历史将宣告我无罪!”那一天,她被中共杀害……

1500
林昭(希望之声合成)

林昭一直顶着压力抗争的举动让当时的人们也感到费解。连监狱都专门送林昭去上海精神病院作了精神鉴定。院长粟宗华亲自判定她精神不正常。不过,监狱为了对林昭继续关押,最终否定了她的精神病认定证明。

这位判定林昭有精神病的院长粟宗华,因为给林昭出具证明,在文革里边被指“包庇反革命分子”,最后抑郁成疾,含恨而终。

1963年8月8日,林昭从上海市监狱被移交到上海第一看守所后,她坚决抵制洗脑。1964年11月9日,由于狱方不满林昭谈话的表现,她被第四次加戴手铐,一直延续到1965年5月26日才被拿下来。

林昭。(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由于迫害太惨烈,林昭曾在1964年2月5日和1964年11月10日两次尝试自杀。她还长期绝食抗议,不过这些抗议举动都遭到更残酷的折磨。当时林昭的处境,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昭在血书里写道:“不计其数的人身侵犯!骇人听闻的非刑虐待!光是镣铐一事,人们就不知玩出了多少花样来,一副反铐,两副反铐,时而平行时而交叉。最最惨无人道酷无人理的是,无论在我绝食中在我胃炎发病疼得死去活来时,乃至在妇女生理特殊的情况下——月经期间,不仅从来末为我解除过镣铐,甚至从来没有减轻,比如两副镣铐中暂时除掉一副。天哪天哪!真正地狱莫及,人间何世!”

林昭墓碑正面、背面照片。(图片来源:google搜索)

1965年3月21日,林昭喝了从狱方拿来的米汤后腹泻,林昭觉得监狱给她下了泻药。以后,她经常因喝米汤腹泻或腹痛。1965年4月5日上午11时,她喝完狱方米汤5分钟后又腹泻,她更明白这汤里有问题。因此,林昭从1965年3月6日到5月31日绝食了80天。

那些日子,林昭真的是精神都要崩溃了。她曾在监狱的墙上用血写到:“在如此固执而更加阴险的无休止的纠缠与逼迫之下,我似乎真的要疯了!上帝,上帝帮助我吧!我要被逼疯了!可是我不能够疯,也不愿意疯呀!……”

1982年5月1日林昭墓落成,林昭胞妹彭令范和林昭生前苏南新专同学在墓前合影。(图片来源:教育·文史哲)

磨难中的林昭内心一直坚守着人性的正义和基本的是非判断,她在一次次见证和反思中共的反人性举动之后,逐渐理解了信仰的意义。她儿时来自父亲的宗教信仰的记忆复苏了, 林昭感觉,自己凭借神给她的力量不断往前走。

林昭在监狱里写出十万字的血书,是一个堪称悲壮、惨烈的奇迹。林昭本来是用纸和笔写的,但是在1964年9月26日,狱方收缴了林昭的纸和笔。没有办法,林昭只好用发卡刺破自己的手指,开始用血记录。

林昭手迹:自由万岁!(图片来源:大纪元)

她曾给上海市长柯庆施写了两次信;还有三次给《人民日报》反映案情、表达政治见解的文章,这些都是用鲜血写成的。其中,1965年7月到12月 第三次给《人民日报》的信,主要观点是批评“阶级斗争”学说和集权统治,呼吁人权、民主、和平、正义,长达10万字。这些血书成了史上数量最大的一批血书文献,也成了中共罪行的物证。

林昭在接到起诉书和判决书之后,同样用血书来驳斥。1965年5月底,林昭被冤判20年徒刑,她在判决书背面写下感言:“昨天,你们,那所谓的伪法院,假借和盗用法律的名义非法判处我徒刑20年,这是一个极其肮脏极其可耻的判决。”

林昭狱中的血墨间书:《判决后的声明》。(图片来源:大纪元)

1965年6月1日 林昭用鲜血写出《判决后的申明》:“……这是一个可耻的判决,但我骄傲地听取了它! ……我蔑视它!看着吧!历史法庭的正式判决很快即将昭告于后世!你们这些极权统治者和诈伪的奸佞——歹徒、恶赖、窃国盗和殃民贼将不仅是真正的被告,更是公诉的罪人!”

当时,多少人为了求得一点生路,都心甘情愿地做了中共暴政的奴隶,但是林昭偏偏不这样。不但不这样,林昭还公开嘲笑那些出卖自己尊严的中共帮凶。林昭给《人民日报》的信中写到,“长期以来,当然是为了更有利于维护你们的极权统治与愚民政策,也是出于严重的封建唯心思想和盲目的偶像崇拜双重影响下的深刻奴性,你们把毛泽东当作披着洋袍的‘真命天子’竭尽一切努力在党内外将他加以神化,运用了一切美好辞藻的总汇和正确概念的集合,把他装扮成独一无二的偶像,扶植人们对他的个人迷信。”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林昭墓前。(图片来源:大纪元/俞梅荪提供)

林昭从崇拜毛到反毛,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对于这个转变过程,林昭在血书中写到:“阴险地利用我们的天真、幼稚、正直。利用着我们善良、单纯的心,与热烈、激昂的气质,欲以煽动加以驱使,而当我们比较成长了一些,开始警觉到现实的荒谬、残酷,开始要求我们应有的民主权利时,就遭到空前未有的惨毒无已的迫害、折磨和镇压。怎么不是血呢?我们的青春、爱情、友谊、学业、事业、抱负、理想、幸福、自由,我们之生活的一切,这人的一切几乎被摧残殆尽地葬送在这污秽、罪恶、极权制度的恐怖统治之下,这怎么不是血呢?”

林昭的这些遭遇,除了她自己和狱警,没有任何人知道。直到有一天,林昭的母亲和林昭北大的同学张元勋来看望她。

那是1966年5月6日,张元勋刚刚刑满出狱,他偷偷来到上海,以未婚夫的名义,和林昭的母亲一起来到上海提篮桥监狱探望林昭。他看到衣衫褴褛、头发花白的林昭,被前后十几个带枪的武警押过来。

林昭四十祭闺姐倪竞雄、许宛云守灵。(图片来源:新世纪)

一见面,林昭就大声地告诉张元勋,中共已决意要杀害她。接着,她当着狱警的面说:“我怎么能抵挡得了这一群泼妇的又撕、又打、又掐、又踢,甚至又咬、又挖、又抓的疯狂摧残呢?每天几乎都要有一次这样的摧残,每次起码要两个小时以上,每次我都口鼻出血、脸被抓破、满身疼痛,衣服、裤子都被撕破了,钮扣撕掉,有时甚至唆使这些泼妇扒掉我的衣服,叫做‘脱胎换骨’!”

林昭接着指着周围的狱警说:“那些家伙在一旁看热闹!可见他们是多么无耻,内心是多么肮脏!头发也被一绺一绺地揪了下来!”林昭用手指把长发分开,可以看到头发根处象枣和蚕豆大小的光秃头皮。

林妈妈虽然心如刀绞,但是当着狱警的面,什么也不敢说。林昭接着说,衣服被撕破后,狱警居然想对她非礼。她只好把衣服与裤子缝在一起,大小便时才撕开,然后再缝上。林昭对张元勋说:“我盼着你来,就是想告诉你前面的这些话,我随时都会被杀,相信历史总会有一天人们会说到今天的苦难!希望你把今天的苦难告诉给未来的人们!” 林昭还说:“如果有一天允许说话,不要忘记告诉活着的人们:有一个林昭因为太爱他们而被杀掉!我最恨的是欺骗,后来终于明白,我们是真的受骗了!几十万人受骗了!”

临别前,林昭嘱咐张元勋把她的文稿、信件搜集整理成三个专集:诗歌集题名《自由颂》、散文集题名《过去的生活》、书信集题名为《情书一束》。之后说:“妈妈年迈无能,妹妹弟弟皆不能独立,还望多多关怀、体恤与扶掖!”话还没说完,泪如雨下,痛哭失声。

本来监狱打算让张元勋好好劝劝林昭服从改造,看到这次会面林昭毫不畏惧地揭露监狱的邪恶做法,监狱直接取消了原定第二天林昭和家人的继续会面。

1968年4月29日,林昭接到由20年有期徒刑改判为死刑的判决书,当即血书“历史将宣告我无罪!”同一天,年仅35岁的林昭在上海被秘密杀害 。

悲伤的林妈妈到中共各部门打听林昭骨灰的下落,却都被拒于门外。老人只好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呼换女儿。后来,很多人会在大街上看到一个疯女人,四处乱跑,嘴里喊着自己女儿的名字。据张元勋后来回忆:最后有人看到她被红卫兵在街上毒打,直到死去。

在林昭被杀害36年之后,2004年4月22日,林昭昔日的同学与北大部分师生集资立碑,将林昭的遗物安葬在苏州灵岩山安息公墓。而林昭的血书等档案,在上世纪80年代短暂开放之后,已经被被彻底秘密封存。

今天我们得知的细节,很多是来自于大陆一位有良知的导演胡杰。他历时五年调查寻访,最终拍成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这位导演说,林昭的亲属以及同学中,仍有很多人不愿或不敢接受采访。

直到今年,大陆民众去林昭墓祭奠林昭的时候,中共还动用警察和特务阻拦、抓捕这些人……(完)

(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