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分析:孙大午被抓凸显私营企...

分析:孙大午被抓凸显私营企业家五大危险处境

314
图为大午医院。(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8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中国知名私营企业家孙大午再次被抓事件在社交媒体刷屏,并引发外界关注。有海外分析人士指出,孙大午事件凸显中国私营企业家面临的五大危险处境。

孙大午被抓刷屏网络

11月11日,河北知名私营企业家孙大午被抓,引发企业界人士和媒体广泛关注,事件在社交媒体刷屏。官方通报称,孙大午涉及涉嫌寻衅滋事和破坏生产经营两项罪名。当天被抓的包括孙大午夫妇、孙大午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媳妇和多位大午集团高管。

大午集团官网显示,孙大午生于1954年6月,河北省徐水县(现徐水区)高林村镇郎五庄村人。1985年,他创立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现任大午集团监事长。

孙大午曾于2003年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捕,并获三年有期徒刑,缓刑四年,引发广泛关注。

《南方周末》援引大午集团一位内部人士话称,警察在11月11日分两批带走了不少人。第一批在家中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带走的集团高管,第二批是子公司高管,他们被以开会名义召集,然后被带走。

该内部人士还称,集团高层几乎全被抓捕,“相当于连锅端了”。同时,集团对公账户被冻结,食堂连买菜做午饭的支出都没有了。此外,集团与各个子公司的人力资源、财务处,都已被警方控制。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孙大午等人被抓后当日下午,大午集团法律顾问、集团法务、孙大午亲属等一行8人,从河北徐水赶往北京,到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与该所主任赵光进行了1个多小时的咨询。

据赵光介绍,警方当天抓捕了28人,其中包括孙大午夫妇、孙大午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媳等家人,以及一些公司高管等,“至11日下午,上述28人已经释放了4人”。

赵光了解到,此次抓捕过程中,派出执行抓捕工作的是特警,夜里统一行动、基本是破门而入。

赵光分析认为,结合大午集团法律顾问、法务等人的说法,警方通报的涉嫌寻衅滋事和破坏生产经营两个罪名,也基本都指向“6.21事件”和“8.4事件”。这两起事件中,大午集团的员工与徐水国营农场的工作人员和警方人员曾发生过肢体冲突。

公开信息显示,1963年,郎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徐水国营农场耕种。实际上,后者占用的土地超过2000亩。为了土地确权,双方数年争执不下。后来,郎五庄村把土地租给了大午种植业公司。

今年6月21日和8月4日,大午集团人员与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先后发生了两次冲突。第二次冲突中,徐水区公安介入,并与大午集团员工发生肢体冲突。这就是“6·21事件”和“8·4事件”。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称,在该事件中,大午集团与徐水国营农场的土地纠纷,更像是一个民事案件。

孙大午好友、企业家和民权活动人士王应国对《美国之音》表示,事实上,孙大午是在郎五庄村村民与徐水国营农场之间作居中调解;而且,“就算孙大午本人有土地纠纷,也不过是经济纠纷,上升不到刑事犯罪层面”。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中心主任、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吴丹红此前与孙大午有过接触。在吴丹红眼里,孙大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不畏惧潜规则,得罪了不少人。

吴丹红表示,土地纠纷只是该事件的一个导火线,在此过程中发生过肢体冲突,既可能被认定为寻衅滋事。“现在,警方一下抓了20多个人,并且查封、扣押、冻结了其几乎全部财产。如果只是因为寻衅滋事和破坏生产经营两个罪名,是不可能这样的。”

吴丹红还透露,因为财产几乎都被冻结,大午集团相关人士来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咨询时,也明确表示“可能拿不出多少费用打官司”。

吴丹红称,若他被委托为孙大午辩护,将一定尽最大努力维护其合法权益,“私营企业家可能都会遇到类似问题和困境”。

孙大午冲击了中共权威

据《美国之音》11月18日报道,孙大午好友、企业家和民权活动人士王应国说,孙大午这些年发展态势很猛,已经成了独立王国;他的体育馆可以容纳两万人,大午医院至少有16层,大理石装修,很豪华;郎五庄村的村民和大午集团职工每月只要交一元钱,看病不花钱,做个B超和验血的全套体检只要10元,这些受人欢迎的福利冲击到地方政府的权威。

王应国还透露,孙大午在微信朋友圈发的文章包含民主理念。而且,像任志强、胡德华这些人经常到孙大午的温泉酒店相聚。可想而知,他们一起私下聊天,这在当局眼里肯定是不能容忍的,甚至是会被视为反党的。尽管当局找不到证据,但是,会想办法把可能性扼杀在萌芽状态。

网评人沅湘称,孙大午出身于郎五庄村农家,是农民身份;他自创企业,有员工9000人,毫无疑问是企业家;他热衷读书、追梦桃花源,用知识分子的情怀,实现了让村民祥和生活在大午城,住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学的梦想,所以他也是知识分子;他通过分设企业监事会(所有权)、董事会(决策权)和理事会(执行权)的“三权分立”,创立了私企立宪、劳资共和的“私有、公治、共享”的新型企业制度,所以,他还是思想家、改革家。

孙大午曾经写道:“建设大午医院的目的不是挣钱,集团战略目标是建设大午城。我们有1万多工人,1万多居民,1万多游客,还有1万多师生,怎么能连个医院都没有?这几万人在这里就业、生活,他们的孩子上学、老人养老……各种消费都在这里。大午城被评为康养小镇,是教育、医疗、养老的风水宝地,人气就是财气。”

孙大午还说:“我有一种理想倾向,想要实现欧洲社会那种生活,富人可以富有,但他不能在天堂;穷人可以贫穷,但他不能生活在地底;现在我们的生活城乡差距太大,贫富差距太大。(农民太苦了)”

王剑:中国私营企业家的五个危险处境

11月11日7点,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

中国流亡律师滕彪对美国之音说,寻衅滋事是中国刑法里的口袋罪,经常用来对付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其定义模糊,很多不构成犯罪的行为,都会放到这个罪名里。

海外政经观察人士王剑在11月17日的直播节目中分析认为,中国知名私营企业家孙大午第二次被抓捕,由中共地方公安异地执法,是一个公器私用的典型例子。

王剑表示,2018年年初,内蒙古企业鸿茅药酒被广东省广州市医生谭秦东质疑,鸿茅药酒报案,由内蒙古警方到广州抓人,是一个异地执法的案例,也是公器私用的案例,地方公安成为鸿茅药酒的“看门狗”。

王剑认为,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到河北徐水执行抓捕行动,同样是异地执法,是公器私用的案例,这体现出中共政权的集权的任性。

王剑分析指出,中共集权的任性将中国私营企业家置入五大危险处境之中,从而失去一切保障:

第一,中国私营企业家没有政治保障,中共政权存在的目的就是消灭一切私有制,消灭私有财产,所有私营企业都是被消灭的对象;

第二,中国私营企业家没有政策的保障,这与没有政治保障是有因果关系的。虽然中共口头上一直讲,要毫无保留地发展私营经济,其实并非如此,中共政权朝令夕改,说一套做一套,明里暗里不一样,私营企业家对此无所适从;

第三,中国私营企业家没有制度上的保障,这与政治无保障、政策无保障是一脉相承的;

第四,私营企业家在产权上毫无保障,私人财产说被没收就被没收,就像这次大午集团,由于得罪了中共政府,其财产就被全面接管了;

最后,私营企业家毫无人身自由的保障,像孙大午这样,只要中共不高兴了,随时可能抓捕你,控制你的人身自由,就连妻子、儿女和家人都不放过。所以说,现在中国私营企业的老板处境非常危险。

王剑还说,孙大午事件是在提醒中国私营企业家,在目前的情况下,该撤就撤,该走就走。那些留下来的私营企业家,要有应对类似孙大午事件的心理准备。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前一篇文章锅碗瓢盆敲了9天后 丹麦议会放弃了强制疫苗接种法
下一篇文章美国务院发报告 揭中共野心 提十计划应对中共挑战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