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父母被中共绑架 16岁少女...

父母被中共绑架 16岁少女哭诉 吁国际营救

247
4月18日,16岁少女陈法缘控诉中共绑架其父母。(图片来源:李桂秀/大纪元)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2日】(轉自大紀元)4月18日,在纽约法拉盛纪念法轮功学员1999年“四二五”和平上访22周年的集会上,一名年仅16岁的少女,擦干眼泪,勇敢地站在了讲台上,讲述自己家庭在中共暴政下的不幸遭遇。

这个女孩子叫陈法缘,祖籍湖南长沙,去年10月27日晚,她的父母陈阳、曹志敏双双被中共绑架,只因为他们与其他七位同修在一起学习法轮功书籍《转法轮》。

陈法缘说:“我的父母没有犯任何罪,仅仅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就遭到迫害。”

中共政权不仅让无数的中国人为逃离谎言洗脑和迫害,被迫背井离乡,拆散无数家庭使他们骨肉分离。这个年仅16岁的花季少女,失去父母的关怀,失去经济来源,还要日夜思念失去自由的父母,小小年纪承受一般人难以想像的痛苦和煎熬。

陈法缘说,她知道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折磨,非常担心父母的安危,为此自己不知道流了多少泪水,她身心的痛苦无以复加。在发言前,她一直在默默地哭泣。

发言中,陈法缘要求中共立即释放她的父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立即停止迫害,她也呼吁美国政要伸出援手,营救她的父母,帮助她的父母逃离中共的集中营。

集会主持人姜光宇说,像陈法缘这样的孩子,在中国大陆有无数、千千万万,“这二十二年来中国大陆有多少善良的人们、多少善良的家庭遭到了残酷的迫害。难道这场迫害不应该停止吗?!共产党这个邪恶的政党不应该扔进历史的垃圾堆吗?!我想离看到这一天不远了!”

听了陈法缘的发言,在集会现场的独立专栏作家戈壁东深受触动,“当看见我们这位可怜的女孩子她的悲惨遭遇,让我们非常悲伤。再一次事实说明:中共不灭,这个世界每一角落都不会安全;中共不灭,惨痛就不止!”戈壁东在集会发言中说。

附:陈法缘在纽约“4‧25”集会活动上讲述家庭所遭迫害的全文

我叫陈法缘,今年十六岁。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晚,我的父母——陈阳、曹志敏,还有其他七位长沙法轮功学员,在同修家学一本教人向善的书——《转法轮》。十点半,学完法后,我父母与其他同修各自准备回家。一开门,二十多个身份不明的人蜂拥入室,来势汹汹,除一人着警服外,其余的都身着便衣,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这伙人假借浏阳公安局的名义将我父母等七人戴上手铐非法绑架,押到各自家里抄家后,关押到长沙看守所。

我父母失踪的消息我是在明慧网上看到的,我的外公外婆也被警察骚扰,甚至我也被查问现在哪儿,到处找我。目前得知,长沙有十五位同修被非法批捕,我父母很可能也在其中。实际上,这让我更加焦急,因为我的父母没有犯任何的罪,仅仅因为修炼“真、善、忍”而遭到迫害,我感到这是极其荒唐的。

如果我现在不身在海外,我也可能与父母一起被绑架,因为中共就是一个践踏人权和信仰,不讲道德的邪恶政权,连我这个未成年的孩子也不放过。之前父母经常跟我电话联系,关心我的学习、生活和成长,可是现在近六个月我再也没能与他们联系上了,没有办法听到我爸爸妈妈熟悉的声音,不知道他们现在近况怎么样了?有没有被酷刑折磨,我非常着急,非常想念他们。

现在我一个人身在海外,没有亲人在我身边,也没有办法与家里任何亲人联系上,我也没有他们的电话号码。父母被绑架失踪后,我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并严重地影响到了我的学习与生活。有时,我会因为孤独、迷茫、焦虑而在夜里哭泣,我有时甚至不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如果没有大法,没有身边像亲人一样关心我的大法弟子的帮助和关爱,我可能走不出来这个阴影与打击。

我的爸爸是工程师,妈妈是英文老师,他们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可是他们年轻时都曾饱受病痛的折磨,爸爸以前有哮喘病,妈妈曾有青光眼等疾病,都因修炼了大法而身体痊愈。在工作中他们都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在生活中处处事事都是为人着想的好人。

我的外公外婆很高兴看到他们身心上的变化,感恩法轮大法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福份。但是自从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我父母进京上访,曾先后被中共政府非法判刑和迫害。在中国,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像我这样遭受迫害的家庭不计其数。

在中国每天都有迫害发生,今天我站在这里,真诚地呼吁更多的人了解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近二十多年的迫害,希望更多人能够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关注中国正在发生的这场邪恶的迫害,共同制止这场只因坚守自己信仰而遭受的残酷迫害,使无数家庭破碎、孩子不能上学和失去亲人的事情不要再度发生。

我希望为中共做事的警察们能够真正地看清真相,停止参与迫害,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而美好的未来。

为纪念法轮功学员1999年4月25日在北京和平上访22周年,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华人社区法拉盛举行千人游行。(戴兵/大纪元)

 

(本文转自大纪元新闻网,记者:李桂秀,责任编辑:李薇)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