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美国防部前高官承认:UFO...

美国防部前高官承认:UFO是真实存在的

171
美国一名客机飞行员近日亲眼目睹一个UFO从3.7万英尺高空飞过。(图片来源:网络)

6月25日,美国情报机构发布一份9页关于UFO的报告,报告显示,自2004年以来,美国防部共记录了144起UFO目击事件,其中只有一起可被解释,而其它事件仍然是谜。

美国对UFO的研究由来已久,现代最早可追溯至冷战期间。1952年,美国空军成立“蓝皮书计划”。2007年,美国防部成立UFO秘密研究小组,定期向国防部发送异常现象报告。

如今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发布了UFO报告,该报告记录了过去几十年中,在美国受限制军用领空内目击的一系列神秘飞行物。报告说,美国政府已经遭遇144次不明飞行物(UFO)现象。

6月26日,《大纪元》报导说,ODNI在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中说,在144起UFO目击事件中,只有一起可被解释,而其它事件仍然是谜。

该报告为UFO目击事件提供了几种可能的解释,包括空中杂波、自然大气现象、美国政府绝密计划和外国对手系统、外国对手,但该报告也为“其它”解释敞开大门。

报告称:“根据现有报告中描述的外观和行为范围,可能有多种类型的“不明空中现象”(UAP)需要不同的解释。”

“由于数据有限,或收集处理/分析面临挑战,我们的数据集中描述的大多数UAP现象可能仍未确定,但我们可能需要额外的科学知识来成功收集、分析和表征其中一些(UAP)。”报告补充说。

美国政府罕见公开说明UFO现象

针对长期以来吸引公众的UFO事件,这份报告罕见地公开说明,美国政府已经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

报告说,在144起UAP案件中,有18起涉及观察员报告“不寻常的UAP运动模式或飞行特征”。

报告称:“一些UAP似乎在高空风中保持静止、逆风移动、猛然以特定方式运动或以相当快速度移动,但却没有明显的推进方式。”

调查人员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目击事件代表了外星生命,或俄罗斯或中共等外国对手的重大技术进步。

美官员:大多数目击物体都是“实物”

CNN报导,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在我们在这里处理的144份报告中,我们没有明确迹象表明任何来自天外来客的解释,但我们会遵循任何数据指引的方向。”

这位官员周五告诉记者,但调查人员也确信,大多数目击事件中的物体都是“实物”。

“我们绝对相信我们所看到的不仅仅是传感器人工制品。这些是物理存在的东西。”这位官员说。他并指出报告的事件中有80起包括来自多个传感器的数据。在11起案件中,调查人员认为(UFO)与美国人员发生了差点碰撞的险情。

大多数UFO目击事件发生在美国军事训练和试验场。报告称,这可能是由于注意力过于集中、这些地区最新一代传感器数量增加,以及个人期望导致的收集偏差。

不过,该报告也表示,这些UAP现象代表了飞行安全问题和可能的国家安全问题,特别是如果它们是“外国政府针对美国军事活动的复杂性收集,或潜在对手展示了突破性的航空航天技术”。

这位美国官员说,报告中涵盖的144起UAP目击事件中的大部分是由美国海军飞行员记录的;尽管其它美国政府来源也有一些报告,但调查人员在检查数据集时发现存在明显的“报告偏差”。

这位官员说:“我们观察到的各种现象最终都被归入了UAP类别。但对UAP没有一种单一的解释。”

在143起无法解释的案件中,调查人员只是缺乏必要的数据来对案件进行分类。

参议员:报告只是第一步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一直支持发布UFO报告,周五,他在一份声明中说:“多年来,我们信任保卫我们国家的男人和女人报告说,遇到了具有卓越能力且身份不明的飞机,多年来他们的担忧经常被忽视和嘲笑。”

“这份报告是对这些事件进行分类的重要第一步,但这只是第一步。”卢比奥补充道,“在我们真正了解这些空中威胁是否构成严重国家安全问题之前,国防部和情报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马克‧华纳(Mark Warner)在他自己的声明中同样表示,周五的“相当不确定报告,仅标志着开始努力了解和阐明在全国和世界许多地区对航空造成这些风险的原因”。

五角大楼:非常认真对待UFO入侵报告

五角大楼在一份关于该报告的单独声明中表示,该部门“非常认真地对待(UFO)入侵报告——任何已识别或未识别的空中物体——并进行调查”。

五角大楼新闻发言人约翰‧柯比(John Kirby)表示,在报告发布后,国防部副部长凯瑟琳‧希克斯(Kathleen Hicks)指示负责情报和安全的国防部副部长办公室制定一项计划,使去年成立的五角大楼工作队目前正在开展的工作正式化。

柯比在一份声明中说:“该计划将与包括军事部门和作战司令部在内的国防部各个部门,以及ODNI和其它机构间合作伙伴协调制定。”

“该计划将建立同步收集、报告和分析UAP的程序;为确保军事测试和训练范围而提供建议;并确定建立和运作新的国防部后续活动以便领导这项工作的要求,包括协调、资源、人员配备、权限和实施时间表等。”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