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民眾勇擒嫌犯舉國讚譽,兩名...

民眾勇擒嫌犯舉國讚譽,兩名受害人均畢業於劍橋大學

185
大都会警察局局长克雷西达·迪克(Cressida Dick)说,有两名受害者死亡,另有三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AP)

 

【欧洲希望之声特邀記者成容綜合編譯報導】英國首都的倫敦橋,11月29日再次發生恐怖襲擊。被定罪的恐怖分子烏斯曼·汗(Usman Khan,28歲)在倫敦橋北側的Bank地鐵站和Fishmongers’ Hall外持刀行兇,造成兩人死亡。大約六名勇敢的市民合作解除了襲擊者的武裝,受到從英國女王到公眾的高度讚揚和表彰,並被世界媒體廣泛報導。

六名勇士制服恐怖分子

Fishmongers’ Hall的老闆威廉姆森(Toby Williamson)說,與襲擊者烏斯曼·汗作戰的工作人員相信他身上裝著炸彈。

這位前海軍軍官威廉姆森準將告訴BBC: “盧卡什(Lukasz)正在洗碗。他聽到刺耳的叫喊聲。由於他接受過急救訓練,他跑上樓去了。有個壞人拿著刀子,人們正在為生命而戰。盧卡什抓起一根長棍子,可能是大廳的獨角鯨牙之一,向恐怖分子跑去。”

威廉姆森補充稱,“他在爭取時間,給其他人留出生路。在‘單打獨鬥’中,盧卡什被刺了五刀。烏斯曼·汗跑出了大樓,盧卡什追趕。”

烏斯曼·汗被幾個拿著滅火器等“武器”的男子困在倫敦橋上。一名勇敢的男子,後來被證實是便衣英國交通警察,事件發生前他正走在橋的另一側,當他看到發生事件時,他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全,穿過馬路並跳過中央隔板,以對付持刀者。

在事件的錄影中,看到其他勇士使用滅火器,和類似一隻獨角鯨牙來制服襲擊者,當時他已經刺傷了數人。

另一位英雄,24歲的導遊格雷(Thomas Gray)描述了他與襲擊者對峙並踩在其手上的那一刻,迫使烏斯曼·汗鬆開了一把8英寸的刀子。

格雷先生曾用經典的迷你庫珀(Mini Cooper)帶遊客在倫敦各處景點觀光,而當他看到襲擊者被按在地上時,他正經過倫敦橋,打算到一家酒店接更多的旅客。這位導遊和他的同事隨後勇敢地下車幫忙,與另外三名勇士一起把襲擊者按在地上。

之後,驚魂未定的格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做了任何倫敦人都會做的事情,盡力制止恐怖襲擊。”

“有三個大個子在和那個人搏鬥,並把他推倒在地。我問發生了甚麼事,有人說地上的男子剛剛刺傷了兩名女性。我看到他有兩把廚房刀,刀片長約8英寸。兩手各拿一個。其中一把刀似乎用膠帶綁在他的手上。我用力踩在他的另一個手腕上,讓他放開刀子,當他鬆開刀子時,有人把它踢走了。”

“被按在地上的襲擊者喊‘放開我’,但我們告訴他‘不會發生這種事’。 警察很快趕到現場。 持刀男子似乎伸手在包裡拿東西,警察警告我們走開,說他有槍。他是否真的有槍,或者警察是否只是想讓我們走開,我不知道。我看到警察朝他開了三四槍,然後聽到一陣沉悶的轟鳴聲。”

格雷在Small Car Big City的同事赫斯特(Stevie Hurst)告訴BBC 第5電臺,他朝恐怖分子跑去,踢了他的頭。

他說:“我覺得我必須跳下車去看看情況如何。因此,每個人都在他之上,試圖把他壓在地上。我們看到刀子還在他的手裡,他身上沾滿了鮮血。我只是踢了一腳,踢了他的頭,我們正在竭盡所能地將刀從他的手中移開,以免傷害他人。”

事後,大量推特(Twitter)用戶們稱讚盧卡斯在內的一群英雄的勇敢以及他們選擇的“武器”,勇士們抓住並固定了兇手,他手持兩把刀,穿著假的自殺炸彈背心。

女王及民眾讚揚

這幾位勇敢的市民受到廣泛讚揚,11月30日,英國女王讚揚他們是”那些冒著生命危險無私地幫助和保護他人的勇士”。首相約翰遜讚揚他們擁有”非凡的勇氣”。倫敦市長薩迪克·汗(Sadiq Khan)稱讚他們的”驚人的英雄主義”,形容他們是”我們中最好的人”。

汗先生說:“我們所看到的視頻的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些走向危險、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甚麼的公眾,其驚人的英雄主義。這是普通倫敦人具有的勇敢和英雄主義的又一例證,他們冒著自己的人身安危去努力拯救他人。”

大量社交媒體用戶也讚揚了勇士們,許多人稱他們”應該被封爵”,而其他人則建議他們”再也不必為一品脫飲料或啤酒買單”。

一位網友評論道:”那個把倫敦橋襲擊者打倒的人應該再也不必花錢買飲料了!英雄。”另一位評論說:”他們都應該獲得獎牌。”

另一位補充說:”非常尊重那些幫助警方今天在倫敦制服恐怖分子的人……如果世界上有更多像你們這樣的人,這將是一個更美好的星球。”

犧牲的英雄

大倫敦市警察局長迪克(Cressida Dick)在11月29日晚間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證實,兩名被刺傷的受害者——一男一女——已經死亡。她說:“我們城市再次成為恐怖主義的目標,我對此深感悲痛和憤怒。”

“我現在必須懷著最沉重的心情告訴你,除了被警察開槍打死的嫌疑犯外,在倫敦橋地區這次襲擊中受傷的兩人也不幸喪生。”

後來證實,另有3人,即一名男子和兩名婦女也受傷,目前仍在醫院接受治療。

其中一名受害人是劍橋大學的畢業生,名叫梅里特(Jack Merritt),他是29日下午在倫敦橋北端的Fishmongers’ Hall舉行的囚犯改造會議的協調員。

在劍橋大學,他幫助運行了”共同學習(study together)”課程項目,讓囚犯和學生一起學習,以減少再次犯罪。據與他共事的人士透露,梅里特對該項目有著”很強的責任感”。

在12月2日舉行的守夜活動中,人們才得知,原來受害人梅里特是第一個與恐怖分子烏斯曼·汗對抗的英雄。

美國學者貝恩(Bryonn Bain)告訴BBC,當烏斯曼·汗在的囚犯改造活動上發動致命襲擊時,梅里特挺身而出。在劍橋市政廳舉行的表彰典禮上,與會者描述了梅里特當時的英勇行為。

之前,在梅里特一家發表的聲明中,家人稱他為”才華橫溢的男孩”,”去世時正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傑克有自己的人生準則;他相信救贖和康復,而不是復仇,他總是站在弱者一邊。傑克是一個聰明、周到和具有同情心的人。”

聲明說:”我們知道,傑克不想讓這個可怕的孤立事件被政府作為藉口,對囚犯實行甚至更嚴厲的刑罰,或者拘留更長的時間。”

另一位去世的受害人是23歲的劍橋大學畢業生薩斯基亞·瓊斯(Saskia Jones),來自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德(Stratford-upon-Avon)。瓊斯的家人表示,瓊斯對支持刑事司法受害者有著”極大的熱情”。

瓊斯的家人發表聲明說:”薩斯基亞在許多人的生活中,是一個有趣的、善良的、積極的存在。”

“她慷慨大方,總是想看所有人最好的一面。對於我們來說,這是一個極其痛苦的時期。 薩斯基亞將在我們的生活中留下巨大的空白。”

在倫敦市政廳(Guildhall Yard)舉行的另一場紀念受害者的守夜活動中,首相約翰遜、工黨領袖科爾賓和倫敦市長薩迪克·汗默哀一分鐘。

女王代表她自己和菲力浦親王向失去親人的家屬致以”思念、祈禱和最深切的同情”。

“他不是英雄”

另一名參與11月29日制止恐怖襲擊的人是一名被定罪的殺人犯,名叫福特(James Ford)。這一天正好是他被釋放的那天。據信,福特趕到現場,試圖挽救被恐怖分子所傷的一名婦女的生命。

2004年4月,福特因謀殺一名21歲有學習困難的女性而被判終身監禁,至少服刑15年。

2003年7月,智力年齡只有15歲的艾曼達·錢平(Amanda Champion)被發現被割喉勒死在肯特郡阿什福德(Ashford)的家附近的荒地上。

警方當時對謀殺女孩的兇手沒有任何線索,直到慈善組織Samaritans的一名職員違反該組織的嚴格保密政策,向警方透露,福特(工廠工人和業餘摔跤手)打電話承認,“我殺了一名女孩。”

英國政府的消息人士證實,福特當時在倫敦橋上。福特曾在肯特郡的一所開放式監獄HMP Standford Hill度過他最後幾天的服刑。

艾曼達的姑姑考克斯(Angela Cox),65歲,悲憤的告訴媒體:”他不是英雄。他是一個殺人犯,在釋放當天,我們作為受害者家屬都不知道他被放了。他謀殺了一個殘疾女孩。他不是英雄,絕對不是。他是一個冷血殺人犯。沒有任何理由,他只是出去謀殺了一個殘疾人。”

“我不在乎他今天做了甚麼,他是個殺人犯。他是個敗類。艾曼達是我的侄女,她很脆弱,他奪走了她的生命。他知道他在做甚麼。人是不會改變的。判處福特的法官說,‘你的所作所為是邪惡的。你顯然對恐怖感興趣,也癡迷于死亡,包括割喉殺人。艾曼達碰巧在錯誤的時間穿過那一帶林地。你抓住她,勒死她,割斷她的喉嚨,使她遭受可怕而孤獨的死亡。’”

目前對恐襲者所知

大倫敦市警察局在30日早間聲明中透露,犯罪嫌疑人為28歲的烏斯曼·汗(Usman Khan)。

2012年,他與來自Stoke-on-Trent、倫敦和卡迪夫(Cardiff)的一個團夥密謀恐怖襲擊,被判有期徒刑16年。他們討論了襲擊倫敦證券交易所和Stoke的酒吧,以及在巴基斯坦建立一個聖戰者訓練營。

在他服刑了一半的時間後,於2018年12月被釋放。他獲釋的條件之一是必須佩戴電子標籤。他還必須參加政府的斷絕和脫離接觸(恐怖主義)方案,該方案的目的是改造參與恐怖主義的人。假釋委員會說,他們沒有參與釋放他出獄。

在獄中,他寫過一封信,要求他的律師幫助他參加去激進化課程,這樣他才能成為”好的英國公民”。

他開始暴力襲擊時,正在Fishmongers’ Hall參加由劍橋大學主辦的囚犯改造會議。顯然,參加會議的其他前罪犯對付了他,並將其趕到Fishmongers’ Hall外。據囚犯改造項目的知情人士透露,在襲擊發生前,這名28歲的年輕人“並沒有引起關注”。

警方調查:單一還是系列恐襲?

警方和軍情五處已對襲擊者與恐怖組織是否有聯繫展開大規模調查。關鍵是,他們試圖確認他是否去過敘利亞或伊拉克等地區。需要主要關注伊斯蘭組織,但安全消息人士說,他們必須”保持開放的心態”。

軍情五處的反恐單位和特工人員被告知,要利用他們龐大的情報員和內部人員網路,看看誰在談論這次襲擊,或者這是否只是一個孤立事件。

一位安全消息人士告訴《鏡報》:”像這樣的重大事件可能會成為情報的金礦,因為這些人會談論這件事。不管臥底多深,但由於匿名性和保密性,恐怖分子總是會溜走。通常,儘管他們的通信遲早會在電話或互聯網上有太多資訊。這不需要太多,一旦情報機構對付他們,他們就無法躲藏。”

被擊斃的恐怖分子的家和其家屬的房子是調查的主要焦點,法醫專家已經準備搜查他最後已知的地址。在他們首次進入住宅時,武裝人員會幫助他們,以防調查人員面臨二次襲擊或被誘殺的危險。

安全專家強調,重點將放在搜查持刀襲擊者的恐怖支持網路。前政府反恐顧問坎普上校(Richard Kemp)說:”安全機構和警方必須迅速調查襲擊者到底是誰。”

“他們會想知道他是否與恐怖組織有何聯繫,他們很有可能這樣做。這意味著煞費苦心地追蹤他的行動,並試圖找出他是否得到支持、鼓勵,以及他是如何變得激進的。”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