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涉生物战?英媒揭中共军方秘...

涉生物战?英媒揭中共军方秘密参与武汉病毒研究计划

358
图左为中共高级军官曹务春,图右为中共少将陈薇(图片来源:资料图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5日】(本台记者凌杉综合报导)周六(4月24日),一家英媒公开了关于冠状病毒起源的新线索: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在此之前曾与中共军方合作,致力于一项寻找动物病毒的生物学项目。外界关注,中共早已将生物技术视为未来混合战争的一个重要部分。而最大的问题是其在这些领域的工作是否具进攻性。

英媒《星期日邮报》报导指出,该计划由中共中央机构指导,于9年前启动。其目的是致力于”发现野生动物携带的病原体”和检测参与传播疾病的病毒。该项目涉及军方官员参与,尽管中共军方否认有任何此类联系。

截止本台发稿前,北京政府的相关报导在“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网站上仍然可见。这一项目的中文名为“动物源病原体的发现及其对人类致病性研究”,于2012年启动,由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由传染病所实验室主任徐建国院士领导,他在2019年的一次会议上吹嘘说,该科学项目帮助了”一个巨大的传染病预防和控制网络”。

“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网站相关报导(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星期日邮报》说,该计划的五位组长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学家石正丽,以及高级军官、卫生部反恐(生物)应急处置专家委员会委员、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军事医学专家组副组长曹务春(Cao Wuchun)。

就该说法,希望之声记者发现,在题为“传染病所徐建国院士主持的国家自然基金重大项目研究进展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高度评价”的文章中,有一段报导表述了曹务春与石正丽在同类项目的合作关系。

“徐建国院士牵头组织我所人兽共患病室张永振研究员、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梁国栋研究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曹务春研究员、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研究员等组成联合研究团队,选择唯一能飞的哺乳动物蝙蝠、数量多分布广的蚊虫、与人类活动关系密切的鼠类、携带病原体类别众多的蜱类和烈性病原体关系密切的热带非人灵长类、高原喜马拉雅旱獭等动物为主要研究对象,遴选有生态学和流行病学代表意义的地域大量采集标本,应用传统病原体分离技术和现代高通量分子生物学技术,研究野生动物和媒介生物携带微生物的种类和分布,以期发现新的微生物。项目实施以来,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

石正丽上个月否认了美国的关于军方参与研究计划的指控,她说:“我不知道在武汉研究所有任何军事人员工作。这一信息是不正确的。”

根据公开资料,曹务春是军事科学院首席专家。曹务春1963年8月出生,1996年毕业于荷兰依拉姆斯(Erasmus)大学,获博士学位。曾在英国剑桥(Cambridge)大学、瑞典卡罗琳斯卡(Karolinska)研究院、泰国马希敦(Mahidol)大学进行客座研究。他担任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报导称,曹务春还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是国家最高生物防御专家陈薇少将领导的军事小组的第二把手,该小组在去年被派往武汉市应对病毒并负责开发疫苗。

此外,《星期日邮报》报导引用中方报告提到,中国科学家张永振在去年1月公布了Covid-19冠状病毒的第一个基因序列,而这名人士在项目中担任主要工作,他在最初的三年内与研究员团队在湖北、浙江、新疆、北京、云南等地采集了大量的节肢动物与啮齿类动物,发现了143种新病毒。

相关页面截图

陈建国在2015年的一份对寻找新病毒项目的评论报告承认,“动物源病原体的发现及其对人类致病性研究”项目“发现了大量的新病毒,引起了国际病毒学界的极大关注”。

报告补充说,如果病原体扩散到人类和牲畜身上,它们可能引起新的传染病,“对人类健康和生命安全构成巨大威胁,可能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甚至影响社会稳定”。

徐建国还领导了调查在武汉出现的冠状病毒第一个专家组。尽管有来自医院的证据,他最初仍然否认了人传人,然后在1月中旬坚持说“这种流行病是有限度的,如果下周没有新病例,就会结束”。

他的项目在2018年的一份更新报告说,科学团队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许多研究结果–发现了四种新的病原体和十种新的细菌,同时’利用元基因组学技术发现了1640多种新病毒’。这种研究是基于从样本中提取遗传物质,例如石正丽教授在中国南部的洞穴网络中从蝙蝠粪便和血液中收集的样本。

《星期日邮报》认为,广泛的取样导致石正丽教授去年迅速发现了RaTG13,这是已知的与引起大流行的冠状病毒新菌株最接近的亲属菌株。

这家外媒还发现,她给以前的一篇论文中确定的另一种病毒改了名字,从而掩盖了它与三名矿工的联系,这三名矿工死于清理蝙蝠粪便时感染的一种特殊呼吸道疾病。

石正丽此前承认,她的团队在蝙蝠洞中还收集到了八种不明的SARS(萨斯)冠状病毒。该研究所于2019年9月将其病毒样本数据库下线,就在武汉的冠状病毒病例爆发的几周前。

调查组发现的病毒被指储存在武汉实验室,这是亚洲最大的蝙蝠冠状病毒储存库。

上个月,英国、美国和其他12个国家批评北京拒绝分享关键疫情数据和样本,并认为,世卫和中国对该大流行病的起源进行的联合研究是不可信的,该研究认为武汉实验室泄露病毒造成大流行是“极不可能的”。

伦敦国王学院的生物安全专家伦特左思(Filippa Lentzos)说,最新的披露符合来自北京的”不一致的模式”。

她说:”他们对我们仍然不透明。我们没有关于大流行病起源的硬数据,不管它是来自动物的自然传染导致还是某种与研究有关的意外泄漏,但我们无法得到直接的答案,这根本不能激发我们的信心。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说,曹务春的参与引起了人们的怀疑,作为冠状病毒专家的军事研究人员可能也参与了生物防御行动。

领导美国务院对疫情起源进行调查的生物、化学和核扩散问题专家大卫·阿什(David Asher)说:“中方已经明确表示,他们将生物技术视为未来混合战争的一个重要部分。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在这些领域的工作是进攻性的还是防御性的。”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前一篇文章从马云到温家宝 刘锐绍:中共内乱的三大问题浮现
下一篇文章传承弘扬真善忍 英国法轮功学员纪念4.25二十二周年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