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 【原创】“祸害”

【原创】“祸害”

72
护士节,来源于风铃:护士陪伴病人的文章

作者:圈圈

1,
他没有名字。
 
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对父亲也没什么印象,唯一记得的一次是街上来了马戏团,父亲把他驾在脖子上,他看见里面一只猴子不停地在被耍得团团转,但驯兽人就是不给它奖励,它一急就出错,出错了就被甩了一鞭子。
 
他替那只猴子感到难过,抓着父亲的头发让他去救,父亲嫌他烦,一把将他从肩膀上薅下来扯回家了。没多久,父亲也不见了,他不知道跟了多少个亲戚,没人愿意收养他,给他口饭吃没让他饿死就是仁慈了。
 
七岁还是八岁的时候,他很饿,看见一个女人在集市上买了一大包吃的,饥饿使他不自觉地跟在她身后,他没有注意到女人中途进了街边的厕所,他也跟了进去,结果被发现打了出来。
 
女人生气地叫:“这么小就会耍流氓!小流氓!”
后来大家就都叫开了。
 
小流氓身体开始抽条后更吃不饱,一次他饿了钻进一个表叔家的厨房,柜子里放着窝窝头和两块排骨,他犹豫了很久,手最后还是落在了窝窝头上,他知道排骨是表叔给他两娃儿留的。不料正好表婶起夜,发现厨房里有动静,她以为是小偷,拿着东西砸过去,小流氓下意识反抗,表婶因此受伤,她尖叫着把大家伙都喊醒了。
灯一开,他无所遁形。
 
表叔问他怎么会在?
 
表婶却抢先一步哭天喊地起来,还能是啥,就是想进屋摸东西去卖呗!我们家怎么着也给你吃了几碗饭,你个没良心的竟然还来偷东西!有娘生没娘养的狗东西!
 
打那以后,再也没人愿意给他一碗饭了,谁想养一个祸害呢?
 
2,
求生欲是个很坚硬的东西,它迅速教会他如何偷溜进门窗没关严的人家。他起先只是去偷吃的,但不是每天都能那么幸运地找到食物,于是他又无师自通地学会从那些人家里顺走些值钱的东西,换了钱,他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去买吃的了。
 
就这样混了一年多,因为要学会逃跑,他的肢体越来越灵活,又十分熟悉那些巷道小路,有时候路口都围堵了人也未必能抓住他。
 
小流氓的这个技能被一个混社会的男人看中了,男人雇佣他跑腿儿,每跑一次就会给他几张钞票,够他吃喝上一阵子。
好景不长,男人让小流氓跑腿送的是违禁品,在警察的一次清扫活动里,他被抓了。
 
警察一问话,他哆嗦着全部招供。由于年龄没到,他被教育了一番后放了出去,但他那一招供,把男人彻底得罪,他被男人派的小弟掰断一根手指。
 
小流氓知道,继续留下来他只会更加危险,于是他离开了生了他但没认真养过他的城市,扒着火车去了省城。
 
省城让他很失落,因为他发现几乎家家户户都装了防盗网,那种十字交错的铁棍成了他偷东西的绊脚石。
 
有天他在巷子里晃荡,惊奇地发现有一家人竟然没有装防盗网!
 
太好了!
 
小流氓很轻松撬开窗户,他飞快找到了厨房,但很清贫的样子,只有一个馒头和半碟子青菜,他迫不及待吞得干干净净。
 
出去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院子,屋檐下放着两个碗,他若有所思,这是房主特地放在这儿喂流浪猫狗的吧?他轻轻啧了一声,他比流浪猫狗都不如,它们还用不着偷。
 
一天后小流氓又造访了这家人,他找不到吃的,就又想到这家了。这一次,厨房里还是一个馒头,不过有小半碗肉,他都吃得一干二净。
 
第三次的时候,他发现馒头变成了两个,他毫不客气地享用了,后来,他发展到每天都去,反正厨房里准有吃的,他想既然你们连猫狗都愿意喂,为啥不愿意喂个人呢?
 
时间一长,他也觉过味儿来了,这家人,仿佛知道他会去似的,厨房里那些食物就像专门给他留的似的,用干净的碗装着,并不是吃剩下的。但他随即嗤笑自己想多了,这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
 
不过他还是产生了好奇,想知道这家主人是啥样的。
 
3,
房主是一对六十多岁的老夫妻,已经退休,前些年老两口经常出去旅游,后来可能是年纪大了,跑不动了才停下来,老爷子去学下象棋,老太太就去学刺绣,日子过得很充实。
 
小流氓打听到这些没多久,他看中了一双漂亮的马丁靴,六百多一双。他贪婪地摸了摸,售货员却不软不硬地从他手里夺了过去,然后用白布擦了擦被他碰到的部分。
 
像他这样的人,应该从来就不知道自尊这种东西的存在,它对他的活着毫无益处,但很奇怪,那时候它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被售货员这种没有明言却毫不遮掩的不屑刺伤到了,他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他非要扳回这一局不可。
 
小流氓想到了老夫妻的家,于是溜进去把他拿得动的电器和摆件偷出去卖,换来的钱顺利地买了那双马丁靴,他抬着脚,趾高气扬地让那个售货员帮他系好鞋带。
 
从老夫妻家偷了东西之后,小流氓一直避开那个区域,怕他们报警。
 
但过去好多天了,风平浪静。他故意去附近打探,没人说起失窃。
 
他觉得奇怪,但更多的是庆幸,太好了,原来他们认了倒霉没有声张。于是,他觉得又可以潜回厨房吃东西了,这些天他过得很难,最好的一餐是一个快过期面包,干得他嗓子疼。
 
那天晚上,小流氓熟门熟路地翻进去,但他失望地发现,厨房里没有半点东西,连米都没剩半颗,他有些生气,不小心踢倒一个罐子,发出巨大的响动,他被吓了一跳,紧张地看着客厅门那边,却没有半点动静。
 
他松了口气,可肚子发出了咕咕的叫声,他不甘心就这么走了,想着客厅里总会有点零食啥的吧。
 
客厅也异常干净,什么吃的都没找到。
 
最后,小流氓推开了一间卧室,里面的景象让他呆了呆,床上静静地躺着那对老夫妻,窗户紧闭,地上摆着一盆正在燃烧的炭火。
 
他试探地喊了两声,没反应,他推了推床上的人,还是没有反应,他心里顿时警铃大响,下意识想跑,可出门,他又停下,猛地转身背着老爷子拉开了门,然后又敲开对面邻居的门,让人背着老太太上医院。
 
送去医院抢救后,小流氓想溜,却被邻居抓住问,你是谁?小流氓搪塞说远房亲戚,邻居不信,也不让他走。
 
这时老夫妻都醒了过来,邻居低声跟老爷子说话,问他是不是你家亲戚?老爷子看了看他,他正想跑,却听到老爷子说是。
 
4,
小流氓得以脱身。走在路上他隐约想起那盆炭火还没灭,他怕家里烧起来。于是他又回了老夫妻的家。在桌上他看到一封信,上面有两个字,但他不识字,这时一个孩子路过门口,探头探脑地往里瞧,他抓着孩子问:“这啥字?”
 
“遗书。”
 
他捏着信,想起一些不合理的地方来,在床上时,他俩穿的根本不是睡觉时的衣服,而家里又异常的干净,恐怕他们是想着去死,所以才把一切都打理整齐了吧?
 
小流氓跑去医院,老夫妻正准备出院,他只好硬着头皮又装了回远房亲戚把他俩送回家。
 
到了家,他把遗书拿给老夫妻看,问他们为啥想死?
 
老太太平和地说,年纪大了,该死了。
 
小流氓一脸疑惑,你们死了,不怕孩子伤心吗?
 
他不知道这句话一说出来,却惹得老夫妻红了眼睛,这时他看到墙上,有一个年轻男子的黑白相。
 
老爷子说那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聪明,善良,热情,他们无比爱他,以他为傲。可他二十年前因为救人他走了,这世上,他们再无血脉相连之人了。
老太太说,儿子发生意外的那天早上,出门时说晚上想吃排骨,她专门去买了上好的排骨等着他回来吃,等来的却是噩耗。
儿子去的时候还那么年轻,这个世界他还没看够,于是老夫妻商量,就由他们替他去看看,儿子生前提到过的任何事情,他们都列份清单,一件件去完成。
 
两年前,他们把儿子提到过的国内外想去的地方都走了个遍,清单上剩下的事儿也不多了。儿子小时候曾经羡慕过别人家的父亲会下象棋,母亲会在衣服绣漂亮的图案,他们就决定,等把这两件事也学会,就可以去见儿子。
 
小流氓偷溜进他们家的前一天,老太太把一件儿子衣服上的刺绣完成了,三天后就是他的忌日,他们决定烧给他,然后下去陪他。
 
但没想到,小流氓溜进家里偷吃的。
 
老夫妻的睡眠很浅,小流氓来的第一夜他们就发现,但要啥紧?他们两个要死的老人,管这点偷吃的做啥,他们还故意在桌上留了吃的,就让他吃吧。
 
他们把衣服烧给儿子的那天晚上,小流氓又来家里偷吃的,老太太看着,竟然觉得他的样子有些亲切,她跟老爷子说,他多像他们死去的儿子啊,吃饭那个可香的劲儿,让他们很怀念。
 
为着这点子像,他们没有立刻下去陪儿子,让这半大小子吃饱了再去吧。那天家里失窃,他们知道是小流氓干的,但是没有报警,身外之物,他们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打那天之后,小流氓不再出现,老太太有点失落,不过也就一点点,他们决定,再等小流氓十天,他再不来,说明最后一点缘份也尽了。
 
那十天里,老夫妻把常来院子里的流浪猫狗都找了人家收养,他们什么牵挂也没有了。
 
5,
小流氓听得双眼通红,不行,他不能让这么好的两个老人去死。
 
老太太说,我们哪儿好呢?给了你一碗剩饭而已,也不知道你吃没吃饱。
 
小流氓粗鲁地用胳膊抹了把眼睛说,你们要是死了,我以后饿了怎么办?我找谁要吃的去?你们不能死,我还要吃饭!
 
他几乎横蛮地要求老夫妻俩对他负责,他俩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变着法儿不让他们去死,不管是啥原因,这世上还有人这么惦记着他们。老太太颤抖着手想摸一下小流氓的头,他愣了一下,赶紧矮下身把头凑到老太太手下,他一被那双苍老但柔软的手碰触,浑身不由得一阵颤栗,死忍住的眼泪也再崩不住了,全倾泻出来。
 
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温暖的手,不带歧视不带嫌恶,只有怜惜。
 
6, 
小流氓赖上了老夫妻,要留在他们家吃饭。等饭做好了他却不会上桌,只会像猴子一样弯在一边吃。老太太叹了一句可怜的孩子,拉着他的手坐到凳子上,教他如何端正地坐着拿碗筷,如何夹菜,如何喝汤……
 
晚上,小流氓睡在另一间卧室。他睡不着,一辈子没睡过床,人有点恍惚,不敢相信。想想就想去看看老两口,以证实自己不是做梦。老爷子睡得很不安稳,他在旁边蹲了一会儿,突然发现他四肢抖动,小流氓赶紧把人摇醒,老爷子一睁开眼看见是他,眼泪哗哗的。他不知所措地任老爷子紧紧攥着他的手。
 
第二天小流氓发现老夫妻有点不一样,他们给他买了身衣服满脸慈爱地看着他换上。
 
老爷子说昨天晚上他梦见儿子了,在梦里,儿子对他们笑,冲他们挥挥手,他急得想追上去,可就是追不上,这时候,小流氓把他喊醒了,他看见了一张稚嫩的焦急的脸,突然像明白了啥。
 
他对小流氓说,你以后就一直跟着我们吧?
 
小流氓心脏怦怦跳。老爷子说,你就当我们儿子吧!昨晚那个梦像是儿子给的预示,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梦见儿子笑。
 
小流氓不敢置信地站起来,他以为能赖着吃几顿饱饭就已经很满足了,父母啊,亲情啊,他从来都不敢想的!
 
他不知道认父母该做什么,焦急了半天扑通就跪在二老面前,三人又哭又笑了半天。
 
老爷子说要养他并不只是口头上的,他问了收养的程序,要正正经经地认小流氓做儿子。
 
他们这才知道小流氓没有名字,也没有户口,连出生日期都是好不容易查到的,竟然还不到十四周岁。老太太带他去剪了头发,摸着他的脑袋瓜子说,不怕不怕啊,以后就都好了。
 
他们给小流氓取名为“正”,教他一生正直做人。他也再没有去偷过东西,手脚干干净净。次年,他被送入特殊教育学校。由于年龄过大,别的学校不收。这样也好,他一边学习认字,一边帮忙照顾那些特殊的小孩。
每天晚上放学回家,他都板板正正地,喊:
 
爸妈!
 
我回来啦!
屋里是亲切的应声,接着飘起菜香。
世界怎样对待他,他就怎样对待世界。
但是他在爸妈这里学到了更崇高的东西——无论世界怎么对待他们,他们都从不曾放弃正直和善良。
(编辑:凯西)
前一篇文章【艺术教育】小提琴自学入门05
下一篇文章【科技趣闻】原来植物在受伤时也会“尖叫”!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