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章天亮: 从三国历史看拜登...

章天亮: 从三国历史看拜登上台对习近平是喜是忧

297
章天亮:拜登上台后的一系列政策已毫无悬念地显示会造成美国的衰落和混乱。那么这对于习近平来说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1月28日】(本台记者辛吉、杨述之综合报导)拜登上台后的一系列政策已毫无悬念地显示会造成美国的衰落和混乱。那么这对于习近平来说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一千八百年前中国三国时期的一个故事“郭嘉一计定辽东”,对我们理解现在的形势有何帮助?

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士章天亮先生分享了他对以上问题的独到分析。

极端性别平权政令导致巨大潜在威胁

拜登上台上任第一天就签了17个行政令,包括认为自己是女性的男人可以参加女子运动会。大家知道这对很多女运动员来说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对抗性很强的运动,比如女子足球、女子篮球运动,假如一个男人认为自己是一个女人,他在赛场上一定会和那些女人发生冲撞,女人肯定撞不过他。表面看起来拜登是在讲性别平权,实际上对女性却造成巨大的潜在威胁。

停止加-美输油管建设毁掉能源自给和数万工作

拜登停止了Keystone输油管线的建立,这会造成一个非常不好的结果,在72小时之内由于停止输油管建设,拜登杀掉了美国7万个工作,让美国的能源不能自给自足。当美国的能源不能自给自足时,就必然依赖中东市场和委内瑞拉市场,而中东和委内瑞拉通常都比较动荡,这毫无疑问会推高美国的石油价格。而加拿大因无法通过输油管线卖给美国,它的石油生产出来后只能卖给中共,这造成了加拿大和中共关系的进一步贴近。拜登做的这件事造成的伤害是非常巨大的。

释放在押犯罪非法移民造成社会安全隐患

还有就是,拜登下达命令,要求美国的边境执法局释放已经犯了罪的非法移民。我们知道边境执法局抓了很多的犯人,这些人是真正犯了罪的,现在在拘留所关押的非法移民共14195人,其中有71.45%的人是被判了罪或是等待判决的,这种犯罪分子是不该把他放出去的,如果放出去会对美国社会造成非常严重的问题。但是拜登真的像共产党的干部,搞一刀切,不管怎样先放了再说,这是他非常激进的举动,给美国社会造成非常大的安全隐患。

把堕胎合法化变成一个联邦的法律

拜登要把堕胎合法化。左派民主党特别善于发明一种词,明明是一种非常糟糕的事情,他们发明一个词来做包装,比如说堕胎。一说堕胎,人们自然想到屠婴,因为堕胎就是把一个没有出生的婴儿强制杀死了,虽然可能是在妊娠早期如3个月的时候,但是毕竟那是一个生命,否则他就不会生长,所以堕胎就是屠杀生命。但是左派它不想用堕胎这样的词,就用Roe v. Wade取而代之。

Roe v. Wade就是70年代美国最高法院很著名的案例,通过最高法院的判例把堕胎变成了合法。现在拜登想把堕胎合法变成联邦的法律,他被认为是美国最保护堕胎的总统,所以是非常糟糕的,甚至可能晚期堕胎,妊娠7~8个月,胎儿已经有心跳、呼吸、有感觉了,完全是一个活着的人了,如果这时候他生下来就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但是允许晚期堕胎,这就是屠婴。

我们知道川普是非常珍视生命的。他当总统的时候在DC有“为生命而游行”活动,呼吁终止堕胎,彭斯还去活动上讲过话。就是川普政府非常支持和保护生命权,但是现在拜登要把允许堕胎变成一个联邦的法律。

推动大麻合法化,出台相关优惠政策

再一个是很快就要发生的事情,即大麻的合法化。我们知道大麻在15个州是合法化的,但并不是在所有的州都合法。那么众议院可能会通过一个法案,该法案在去年2020年12月4日已经通过了,众议院通过大麻合法化的投票比数是228:164;众议院通过之后会拿到参议院去,当时参议院共和党是多数,所以就没有进行表决,把这个事压下来了。现在民主党在参众两院相当于多数,参议院虽然是平局,因为现任是民主党政府,相当于参院他们是多数,这样大麻合法化就会很快通过。

我们可以看到左派特别善于编造一些词,把糟糕的事物编造得好像没那么糟糕。比如提到大麻,本来都叫它Marijuana,一提到Marijuana,大家都知道是大麻,左派民主党现在把大麻换成另一个名字,叫做Cannabis,这样就让人感觉它跟大麻没什么关系,变成了貌似无害的一种东西。它还规定劳工部门从事大麻相关企业雇主的人口分布情况,为了支持大麻建立了一个信托基金,大麻5%的销售税放到这个信托基金里,用于帮助那些因反大麻而受到影响的那些个人和他们的企业,也就等于是支持大麻合法化。

另外过去大麻是非法的,如果想申请联邦补助贩卖大麻、申请贷款,人家不会批给你。现在卖大麻可以合法申请贷款。还有就是你不能因为这个人吸大麻就不给他工作,或者拒绝领取联邦福利等等,就是很多很多相关的优惠政策都要出台。

我们会看到堕胎的合法化,大麻的合法化,这些保守主义力量极力反对的政策,拜登在一天之内要全部实现。他在一天之内就签署了17个行政令,这个速度是非常惊人的。我们看到有一统计:川普上台的前几个星期,他只签署了4个行政令;奥巴马签署了8个;布什签署了2个;克林顿签署了2个;而拜登一上台就签署了17个,而且还仍在有增无减地进行中。

提高最低工资损害企业和大批工作机会

拜登还有一个行政令就是把最低工资上升到15美元/小时,感觉好像他对劳工非常好,但是当上调工资的时候会导致很多雇主付不起工钱,就没法雇工人,只好把工人辞退。拜登这一项行政令就可能造成几百万的工作流失。再加上他要引入1100万非法移民给他们身份合法化,这1100万非法移民因为没有在美国受过教育,甚至可能语言不通,他们大部分人只能从事低端工作,这又有可能给美国劳工市场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它必然会拉低美国现有蓝领工人的工资水平。那么那些移民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养活自己,他们一旦成为公民的话就可以合法领取政府福利,这就又造成政府福利的负担,同时他们更加投票给民主党,巩固民主党的票仓。

评估国内“暴力极端主义”,为打击川普支持者做铺垫

拜登还做了一件事情,他交待美国国家情报总监、FBI、国土安全部,一起评估美国国内的“暴力极端主义”。什么叫“暴力极端主义”?它实际上指的并不是象安提法这些在街头打砸抢烧好几个月的那群人,它实际上指的是在1月6日冲击国会的那些人,因为他认为那些人是川普的支持者,他要对他们搞“阶级斗争”,搞“大清洗”,所以他就把他们描述成为恐怖极端份子,让国土安全部、联邦调查局、美国国内的情报总监办公室对那些人进行调查,把他们打入另册。他做的这些事情完全都是在撕裂美国。拜登的这个调查“暴力极端主义”的消息是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在新闻发布会上讲的,但是她在新闻发布会上对那些打砸抢,包括前几天在街头,在波特兰、西雅图搞运动的安提法没有谴责一个字。

川普把安提法作为恐怖组织,但是拜登对于安提法什么烧、怎么杀都不在乎,哪怕他们造成了几十人的死亡、造成几十亿美元的损失,拜登根本就不在意,他恨不得把川普的支持者都整死,都打成阶级敌人。

当然,我相信美国有三权分立,它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制约,像德州的总检察长对拜登的一些非法行政令进行法律诉讼,而且赢得了诉讼。

拜登完全是一个执行左派指令的傀儡

有一段视频是拜登在签行政令的时候嘟囔了一句:“我不知道自己在签什么”,这时候贺锦丽就靠近他,好像是在说你只管往下签。所以看到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完全是一个傀儡。而且可笑的是,前两天他去林肯纪念堂的时候,外面站着卫兵,然后他突然间嘟囔了一句:“向海军陆战队致敬”。他为什么说了这么一句?有人说其实是有人在耳机里告诉他要向士兵行礼,他是总统、三军总司令嘛,应该行礼的,但是他就把别人在耳机里告诉他的话在嘴里重复了一遍。

我们去年给大家呈现过一个数据,是6月29日由拉斯穆森公布的一个民调结果,这个民调结果在显示,有38%的人认为拜登有老年痴呆,这其中包括20%的民主党选民、66%的共和党选民和30%的无党派选民认为拜登是老年痴呆。所以人们会认为,拜登干了这么多不理智的事情,会造成美国的动荡,造成美国的衰落。

趁美国内部政局变化的时机,中共试图扩大其国际影响力

美国看起来在川普之后已经开始走向下坡路了。那么对于中共来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我的判断就是,中共知道拜登的弱点,它会加大力度去施压。比如它在军事上会变得更加激进一些,包括在南中国海,包括在台海,甚至包括在东北亚,在印度,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共会更加努力地施加压力,趁美国自顾不暇的时候来扩大它在国际的影响力。

这个判断我一直就有,我们也可以看到这样的端倪。在1月22日美国新任国防部长刚刚上任的时候,中共就在台海出动一些轰炸机、歼-16战斗机、运-8、反潜艇飞机等等,再度大规模骚扰台海西南防空识别区。现在的情况就是,中共借着这个机会去增加自己的影响力。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要太过于悲观,因为我觉得中共内斗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且会变得非常剧烈。

习近平大谈“政治腐败”凸显中共党内斗争日趋激烈

我说中共内斗要开始了,而且会变得激烈,是因为我们看到的形势是习近平最近爆棚,他在11日的时候说:现在时与势都在我们这一边。那意思是天时也好、大势也好,整个大的趋势好像都在共产党这一边。但是越是到这种时候,中共党内斗争会变得更加激烈。这有一个旁证,就是在1月23日的时候,中共党媒新华社就报道,习近平在1月22日的十九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的一个讲话,新华社把它放在一个置顶的大头条里配上习近平的大照片。这个文章里讲,习近平一个月内三提“政治三力”,所谓“政治三力”就是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判断力就是你要知道谁厉害,领悟力就是你得知道领导心里在想什么,执行力就是要把领导要的事办了。他在一个月内提了三次,是因为有的人没有这“政治三力”,所以才反复讲这个。我们知道,中共讲什么就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新华社文章的第一个小标题是: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斗争。什么斗争输不起?什么斗争决不能输?这里谈的绝不是中美关系,也不是国际局势,他谈的是国内局势,而且国内局势他谈的也不是国内经济问题,他谈的是反腐问题。有人认为共产党搞党建,反腐问题不是挺好的吗?不是这样的。

我们看第二个小标题里讲:“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些腐败分子结成利益集团,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搞非组织活动。” 看到了吧,第一个标题说不能输、输不起的斗争是反腐败,第二个标题告诉你这个腐败不是贪污钱,是“政治腐败”。也就是说一些腐败分子结成了团体,“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搞非组织活动”,也就是“妄议中央”,“政治上站错了队”,等等等等。这里明确说出了中共如今反腐败反的不是经济腐败,反的是“政治腐败”。换句话说就是借反“政治腐败”来打击政敌。我为什么说拜登上台会造成中共内斗加剧?这其实就已经是一个迹象。

“郭嘉一计定辽东”,中共内部局势也不出其右

这让我想起一千八百年前的一件事情。在三国时期有三场大战: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夷陵之战。官渡之战发生在公元200年,当时发生在袁绍与曹操之间,曹操占了兖州、豫州和徐州三州;袁绍占了冀州、青州、幽州、并州,袁绍的势力远远大于曹操。但是在官渡之战之后,袁绍战败,战败之后不久袁绍就死了。袁绍虽然死了,他手下那些军队的战斗力还是很强,再加上袁绍的四个后代:袁尚、袁熙、袁谭、外甥高干,袁绍就把他这四个州分给他这四个后代,让他们共同执掌权力。最后曹操一看这个情况就不打了。曹操一不打,袁绍这四个后代之间就打起来了。就是当外部压力减轻之后,他们内部就会打,等到他们之间打得两败俱伤后,曹操就开始出兵了,把他们就全都打败了。

打败之后,袁尚和袁熙仓惶逃往辽东,当时的辽东太守叫做公孙康,曹操在追公孙康之后,曹操的一个重要谋士郭嘉病重。郭嘉临死之前给曹操写了一封信,曹操看到这封信之后就停止了对袁尚、袁熙的追击。别人问为什么不去追了?曹操说,我们可以等一下,不久以后公孙康就会把袁尚、袁熙的人头送过来。果然不久之后公孙康就把袁尚、袁熙杀了。

中间是怎么个过程呢?当袁尚、袁熙跑到辽东的时候,辽东太守公孙康就琢磨:这两个人来了之后是一种什么心理?因为他们的父亲袁绍长久以来就想吞并辽东,但一直没有行动,现在这两个来了是不是要吞并辽东?所以有人说这两个人不能相信,请把他们杀了吧。公孙康说不行,我要等等,如果曹操追他们打过来的话,那曹操也想吞并我;如果曹操打过来,我就联络袁尚、袁熙,他们手下也有军队,可以一起守卫辽东,作为股肱之臣;但是曹操如果不打过来的话,我就把他俩杀了,还可以请功,把他们的人头送给曹操。果然曹操没来,公孙康就把袁尚、袁熙杀了送给曹操。这就是三国演义中讲的“郭嘉一计定辽东”。

这件事说明一个逻辑就是:当外部压力一减轻的时候,他们内部就开始争权。袁绍的几个儿子如此,公孙康和袁尚兄弟也是如此。

其实共产党行事也是这样一个逻辑,当他们觉得外部压力很大的时候,他们就会觉得这艘大船沉了,谁也活不了,或是说现在这么难,咱们让习近平顶着雷,谁也别往前冲;但是一旦外部压力减轻的时候,他们内部就有可能发生严重内斗。我们知道2012年王立军、薄熙来那个事件之后,当时没有什么外部压力,奥巴马在台上,所以当时薄熙来和习近平就争权,而当外部压力大的时候,让习近平顶着雷,对大家都好。

所以我觉得当拜登上台美国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反而中共的内斗会加剧,这中间会带来一些变数。

美国怎样能挽回颓势?

如果美国的三权分立机制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拜登的话,美国衰落得不会那么快;如果共和党能够及时地行动起来的话,他们在2022年如果能够夺回参众两院的话,那么也有可能挽回这样的颓势。

川普其实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想保证投票的可信度。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美国还有挽回的余地,2024年川普就会回来;2024年如果能严格选举程序,投票机没问题,投票都经过验证,有选民身份证,可以验证签名,那么川普可以轻易赢得2024年大选。那时说不定又是一个MAGA,又是一个“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运动。

结论是,不管美国强还是弱,对中共未必都是一个好消息。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前一篇文章美散户与华尔街的“世代对抗”?Gamestop股价暴涨
下一篇文章利君雅失公務員職位 香港電台同事靜默站立聲援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