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章天亮: 美国会听证重磅证...

章天亮: 美国会听证重磅证词 中共主动和世界做“进攻型脱钩”

238
章天亮:中共所说的中美交往是“双赢”,不过是一个大骗局,中共内部核心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中国和美国及自由世界的斗争不过是一场“零和游戏”。(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0日】4月15日,在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和审查委员会”举行听证会上,两个非常重磅的证词非常值得关注,它会决定美中关系的走向,而且也会影响到华人的生活。另外,日本首相菅义伟访美,确认了美日合作一起应对中共挑战的大战略,而这个合作势必涉及到台湾,其实现在美国和日本在对台问题上,动作越来越大胆。—— 章天亮

中共主动和世界做“进攻型脱钩”,是其胁迫其它国家的杠杆

川普时代的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是比较反共的,所以去年听证会蓬佩奥请奥布莱恩做了一个关于中共的演讲,包括FBI的雷(Wray)和司法部部长巴尔(Barr),加上蓬佩奥四个人做了听证演讲。他们从各自的角度讲了中共对美国的威胁。

奥布莱恩有一个助理叫博明(Matt pottinger),是一个很年轻很帅气的小伙子,他以前在中国大陆生活过,做过记者,当时在采访陈光诚的时候,曾经被中共警察或是便衣打过。他对中共非常了解。后来他加入了海军陆战队,退役之后成为了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的助手,即助理国家安全顾问。

博明的中文说得相当好,他在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和审查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说,其实在川普时代大家都知道川普想跟中共脱钩,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中共从加入世贸那天开始,它就是想跟这个世界脱钩了。

博明讲这个话跟我们日常对中共的了解是不一样的,我们觉得中共加入世贸是为了融入国际社会。他说实际上中共从意识形态上来说,它跟这个自由社会是水火不相容的,从国际秩序上来讲,所有国际上的贸易规则,国与国之间关系等等这些准则,其实都是美国制定的,二战以后,整个国际秩序是美国主导的,中共它其实不想融入到这样的一个世界里面去。它从加入世贸的那天开始,它希望世界越来越依赖中共,而中共越来越不需要这个世界。

他管中共的这种战略叫做offensive decoupling,就是属于那种“进攻型脱钩”,就是他对中共政策的一种解读了。他说,这种脱钩其实是用来威胁其它别的国家,因为你要依赖我,而我不依赖你。但如果你依赖我的话,有些东西我就可以拿来要挟你。比如说你依赖我的市场,那么我的市场不对你进行开放,你的东西卖不出去,你就害怕了。它是这样的一种逻辑。他说这一点其实中共一直是这么想的,中共在今年3月份通过了下一个“五年计划”中就讲得很清楚。他说特别是中共现在对澳大利亚的威胁就是一个例子。因为中共通过不再采购澳洲的牛肉、煤炭、大麦和酒来胁迫澳洲政府,所以说中共这种就是offensive decoupling“进攻型脱钩”,是胁迫它国的一个杠杆。

其实,这种脱钩让中国老百姓很受伤,比如说你不购买澳洲的煤炭以后,因为中国大陆没有那么多优质煤,这个燃烧值是不一样的,你可能发电量就不足,发电量不足然后有的地方可能冬天时供暖也不足。一方面可能会有大规模停电现象,另外一方面就是冬天烧不起暖气,老百姓就受冻。所以中共的这种脱钩方式,虽然能够对其它别的国家形成威胁,但是它对中国老百姓的伤害也是相当的大。

中共最怕某一时刻美国会“拔插销”

中共这种脱钩,它还希望在某种程度上同时又挂钩。什么方面呢?博明指出说,中共希望能够接触到美国的技术,它希望能够接触到我们的实验室和我们的知识产权、最尖端技术,这些中共是依赖的。博明说,能够把中共吓著、让它们晚上吓出一身冷汗的事情是什么呢?就是中共害怕在某一个时刻

美国会“拔插销”。“拔插销”什么意思呢?就是不让它使用和接触到美国那些最新的技术。这事其实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美国只要一不向中共提供晶片的话,什么华为、中兴,都得死。基本就是说,在这个技术上中共是极度依赖美国的,恨不得一天都不能停的这样一种感觉。

美国商务部:2.3万亿美元从美国流入中国

博明在听证会上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美国应该尽量减少流入北京军民混合企业的资本。他给了一个数据:最近美国商务部根据公开数据得出结论,美国公共的和私人的投资,从1992年开始到2020年年底,从美国投入到中国的钱,包括香港在内,一共达到了2.3万亿美元。这个数据很可怕,2.3万亿美元!所以川普曾经讲过,美国给中共的钱重建了中国。真是没有说错!

这个数据我觉得它是不准确的,只有低估没有高估。为什么?因为中共跟美国的贸易顺差一年3千亿、 5千亿美元,这个4年、5年、6年的贸易顺差可能就达到2.3万亿了。所以说中共挣了美国很多的钱。当他讲2.3万亿是不是指的是投资,这个我不清楚,就是美国大量的钱在流入到中国。

中共的目的是要让资本主义最终灭亡,社会主义最终胜利

博明说,华尔街呢?这些企业仿佛忘记了一件事,或者它们假装没看见一件事情,就是习近平最近的讲话,他的原话是说:中共的目的是要让资本主义最终灭亡,社会主义最终胜利。基本上来说,用中共的话就是“你死我活”了。怎么办呢?博明提了一个建议,他说:川普时代有一些针对中共公司的一些禁运清单,比如说对华为,类似于这样的禁运清单,但是这个禁运清单是以行政令的方式颁布的。博明建议说要把这些行政命令变成法律,来强化其效力。

在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和审查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的,除了博明之外还,还有一位,就是蓬佩奥的特别助理余茂春教授。余教授指出说,中共利用它们的市场来让美国这些大公司就范,然后让他们不得不服从中共的那些要求和命令。余春茂讲了一件事,他回忆当时国务卿蓬佩奥曾经在几个场合中邀请美国大公司的CEO们一起开会,这些大公司都是跟中共做生意的。余茂春说,在私下会议的时候,这帮人对中国政府是大发牢骚,非常非常地不满意;但是在公开场合,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什么。中共的这个现状这些公司就吓到了。

美国人民应该认清中共

余茂春教授在证词中提到了两个特别重要的建议:第一个建议就是美国人民应该认清中共。余茂春讲了一番话,我觉得他是真的很了解共产党的,因为他毕竟是从这个国家出来的。他就讲,如果说针对中国有一件事是每一个美国人都应该了解的,那就是:中共国是一个由马列主义政党统治的共产主义专政的国家。在传统的美国社会,包括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你一提到马克思主义,一提到列宁主义,基本来说跟“邪恶”这个词是划等号,就是一个邪教嘛。

当然现在是不是还这样也不好说了,包括像“黑命贵”的创始人她自己就自称是“受过训练的马克思主义者”,她也没怎么样。但是一般来讲,基本上大多数美国人都会觉得共产主义是一个比较邪恶的词。他们可能有的人会接受社会主义,那是受骗了,他们把社会主义当成是北欧的那种民主社会主义,他觉得还可以接受。但是共产主义在美国人心目中绝对是邪恶。现在余茂春就讲,说这个共产党现在垄断了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权力,构成了对自由世界自冷战以来最严峻的挑战。所以他这个建议我觉得比较重要的一个地方在于,因为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所以如果说民众对中共的邪恶有所了解的话,那么一些政客过于亲共他就会有所顾忌,就可能会被大家选下去。

美国应该对中共实施对等的原则

余教授第二个建议非常重要,就是美国应该对中共实施对等的原则。川普政府对中共就是实行对等的原则,比如说你不让我们美国人到中国办媒体,那么你也别在美国办媒体,你要不么都走人,要么你就作为“外国代理人”进行登记。因为他觉得就是说,你是“外国代理人”的话,你登记大家就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媒体,你只是一个宣传机构而已。

有一些领域中共是不让美国人染指的,比如说不让美国人投资中国的农业、重要矿产的开采、新闻机构、电影制片厂、电影院、文化演出团体等等,那么美国也应该不让中国来染指这些领域。

再有他说,美国一些私营公司应该受到美国国会立法的保护。他说国会应该建立一个机制,就是私营企业如果受到中共胁迫的时候,他们可以向国会来投诉,然后根据这些信息让美国政府来对中共做出对等行动。

美国应该意识到领导力的重要性

那么第三方面就是美国应该意识到领导力的重要性。他说面对中共的挑战,现在不是我们应不应该去改变中共的问题,而是如果我们不能够改变中共的话,中共将改变我们,中共将改变整个世界。所以我们没办法,我们必须要作出回应。

中共用整个国家力量获得对美国企业大量不公平竞争的“优势”

为什么余茂春教授提出美国私营企业如果受到中共胁迫,他们可以向国会来投诉,然后根据这些信息让美国政府可以对中共做出对等行动,这个事为什么特别重要呢?这里边有一个问题就是说,美国他是一个市场经济体制的国家,大家基本上来说是自由竞争的,因为大家觉得这个竞争的规则是比较公平的,如果你要想在竞争中胜出,你要想办法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你要想办法提高质量、提供客制化的服务,能够让用户更加满意。你是靠这些东西最后在市场竞争中取得成功。

但是跟中共竞争它跟你不在一个层次上竞争,它不受这些竞争规则的制约。比如说我想通过提高效率的方式来降低我的成本,而中共呢,它是一个举国体制,你是一个小小的私人企业,中共用整个国家的力量来跟你对抗,它就可以获得很多很大的竞争“优势”。比如说它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我虽然在成本上干不过你,但是我可以拿政府补贴呀,我就可以把我的成本降下来;再有它还可以通过环境污染的方式来降低成本,不管怎么样,在美国生产需要治理环境,你污染排放要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你就需要花钱。那么中共企业可以通过污染环境的方式来降低成本,可以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来降低成本,甚至可以通过血汗工厂的方式来降低成本,这样美国企业跟中国企业在竞争过程中是不公平的竞争,从而它就会击垮美国的产业。

我们来看太阳能面板,其实是一个特别大的产业,但是80% 、90%太阳能面板的生产都是在中国完成,几年之前就达到70%了,现在应该过了80%了。就是说,为什么中共会有这样不正当的竞争“优势”,搞政府补贴,然后比如在新疆荒无人烟的地方污染环境也无所谓,而且它是如果以军工企业的方式来投资,它可以用军费来补贴。在这些方面,中共获得了对美国企业大量的不公平竞争的“优势”。

中共:对美国与自由世界的斗争不过是一场“零和游戏”

余茂春就讲,中共的思维方式就是这样,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它们党的领导人一再表示,它们的行动是以“你死我活的斗争”为指导,就是在中美关系中,它们的思维其实是“你死我活”。然后余茂春强调说,中共所说的中美交往是“双赢”,不过是一个大骗局,中共内部核心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中国和美国及自由世界的斗争不过是一场“零和游戏”。所谓“零和”,就是只有你失去了我才能得到,我失去就被你得到了,所以为了让我得到,就只有让你失去。这就是为什么他说,如果我们不能改变中共的话,我们就会被中共所改变。所以余茂春说,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注重美国的领导力,在地缘政治、大国竞争的世界里,美国可以赢,而且美国必须要赢。

中共就是利用国家体制的优势获得对美国的竞争优势,这里面的问题是这样:就是美国确实有些公司往中国投资从而获利,这就变成一个什么情况?就是说如果你要是把企业投到中国去的话,美国的企业就可以获得竞争优势。比如说沃尔玛(Walmart)就是非常典型的一个例子。

到沃尔玛你发现,这儿的东西怎么这么便宜,不光是它是属于仓储式的。当时沃尔玛在办工厂的时候,他们那个创始人老Sam就觉得,如果我要是把一个大商场开到市中心,市中心的租金很贵,寸土寸金,他发现人们为了节省钱,他们不在意多开车半个小时,所以他就把沃尔玛办到了美国的郊区,他不会在曼哈顿上有个沃尔玛,或是在华盛顿DC里面有个沃尔玛,都不是这样子,它都是在郊区。他通过这种方式来降低成本。同时我们知道,沃尔玛工人的收入是很低的,这也是它的一个所谓的竞争优势。但最大的竞争优势就是它的货源便宜,大量的东西都是从中国制造然后运输到美国来的。那这就带有一种不正当竞争的味道了,其它别的公司如果不跟牌的话竞争不过沃尔玛,怎么办呢?你就只好破产。

2004年的时候,当时我们在华盛顿DC帮新唐人电视台做一些事情,那时我经常去国会,大概有3、4年的时间经常往国会跑,就是到处去听国会的听证会,尤其是跟美中关系有关的这种听证会。其中有一个听证会印象特别深,应该是2004年春天的时候,当时弗吉尼亚的国会众议员沃尔夫(Frank Wolf)主持了一个听证会,就是关于美国中小企业倒闭的问题。当时美国有很多中小企业倒闭,主要就是因为有一些在美国的企业把他们的工厂挪到中国去了,挪去之后它的成本就下降了,就把没去的企业给击垮了;还有的是产业直接就是从中国那边运过来的产品,这样把美国的中小企业给击垮了。

有人说,本来就是市场竞争,你争不过人家你有什么可抱怨的?问题是,如果生产地不是在中国而是在墨西哥,你还可以说这是市场经济带来的一种竞争结果,大家公平竞争带来的一个结果。但问题是中共它并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它靠的是血汗工厂,靠的是污染环境,靠市政府补贴;而且中共它是以打垮美国为目的的,这不等于说是用你的资金和技术去养你的敌人吗?

从国会这次的听证可以看到一个问题:现在国会已经是民主党做多数党了,由他们来安排议程,就说明民主党其实也很在意跟中共的竞争问题,因为它涉及到未来国际秩序是谁来主导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像蓬佩奥的特别助理 像余茂春教授,像博明这样的能够被请过去做证,本身就说明美国政府准备在这方面做一些事情。那么他们的建议能不能够变成现实、变成法案呢?咱们就拭目以待了。

美日结为同盟对抗中共,在台湾关系方面越来越大胆

由于中共这种对国际秩序的破坏和威胁,特别是在台海和中国南海地区,那么就不得不迫使周边国家联合起来,而这种联合没有美国在,他们还是干不过中共。所以4月16号的时候,拜登在白宫接见了日本首相菅义伟。

听说这事有点花边新闻的感觉。菅义伟当时来的时候拜登没见他,来跟菅义伟会谈的是拜登的副手卡玛拉·哈里斯,说拜登身体不太好。拜登身体不好到连迎接一下日本首相都做不了,这事本身就挺奇怪的,哈里斯等于又跑到总统前面去了。后来第二天拜登还是在白宫会见了日本首相,这次会谈的主要结果,包括后来他们在开记者会时重申了美日同盟,其实双方提到一个很重要、也很敏感的事情:就是台海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

这是自1969年以来美日两国领导人在联合声明中首次提到台湾。过去都是碍于中共的面子不提,现在公开提,而且双方一致同意,中共在东海和南海以武力去胁迫其它别的国家的现状要改变,这种霸凌是不能接受的。美日等于要建立一个同盟,要应对中共的挑战。当然,说是美日同盟,是不可能没有台湾的,第一岛链嘛,而且这是拜登当总统后第一次接见外国领导人。5月份拜登第二个要接见的就是南韩总统文在寅。

所以我们看,拜登接见完菅义伟,接见文在寅,包括跟台湾的关系再升级,其实就是在沿着第一岛链要对中共进行封锁、进行围堵。如果美国是这样的态度,其它别的国家也就越来越大胆,日本在驻台湾的联络处大胆地升起了日本国旗,之前他们是不敢升的。

包括美国允许台湾重启双橡园这个原中华民国驻美国大使馆,允许美国官员到双橡园去跟台湾的同行见面,有点回到当年美台建交时候的感觉;而且允许台湾的官员在联邦政府大厦里和美国官员会谈。现在美日在台湾问题上已经是越来越没有什么顾忌,咱们大家就摊开了说,跟台湾就搞好关系。而且美国现在跟台湾的关系确实是很热乎。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前一篇文章布林肯会见8名人权活动家 滕彪代表中国发言
下一篇文章发表煽动暴力言论 美民主党众议员遭各界谴责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