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中共渗透美国功效知多少 美...

中共渗透美国功效知多少 美媒曝三大手段直呼“可怕”

320
中共长期对西方民主大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个领域进行渗透,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近年来已经对这个现象产生了高度警惕。(图片来源:pixabay.com)

【2019年03月18日讯】中共长期对西方民主大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个领域进行渗透,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近年来已经对这个现象产生了高度警惕。日前,有美国媒体发表长文,探讨了中共大外宣的统战技俩及其效果。

《美国之音》3月16日发表的一篇时政评论文章,探讨了中共对美国进行渗透并造成威胁的问题。文中在谈到中共大外宣的统战行动时直呼“最可怕”。

该文援引澳大利亚前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的观点指出,中共大外宣进行的活动有别于其他国家间正常的公共政策行动,因为中共向西方国家渗透时采取的手段是“隐蔽”的,带有“强制性”的,还带有“腐败”的特质。

文章援引了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研究员、中共问题专家彼得·马蒂斯( Peter Mattis)在一次演讲中的观点称,对中共统战部来说,对外干预是共产党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是受共产党的党纲所支配的。马蒂斯说:“共产党一直在做的就是破坏民主和对其他国家进行干预, 这是共产党与世界打交道的方式。”

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马蒂斯特别解释了中共统战部行动的可怕。他说:“统战行动不是有关宣传的问题,而是控制平台的问题。先是媒介,然后才是信息。”

他用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的例子进一步解释说,“他们(中共)在中文学校教授扭曲的中共共产党党史,没有人会检查或是挑战他们的说法。他们知道在世界舞台上很难让自己的观点不受挑战,所以他们先控制媒介,这样市场上的观点就会倾向他们的观点。”

马蒂斯还指出,中共对国家安全的定义十分宽泛,他们把一切免于共产党的统治遭到威胁的问题都纳入“国家安全”的范畴。他说:“你想,这是什么意思?这不仅仅是物质威胁,不是有关某个人引爆了炸弹,不仅仅说美国的军队,是关于思想的。”

马蒂斯认为,这表明中共为了维护该党派的统治权会主动向外拓展,只要有可能,中共就会努力消除对共产党产生影响的西方民主思想。

他说: “你再看看共产党长期以来认定的对共产党的威胁,你会发现法治、自由的媒体、公民社会等等,只要这些思想被实践,共产党就会去打压这些实践 ……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定义国家安全的时候都是在强调管控威胁的能力,在危机发生时能够有能力恢复。如果把国家安全定义为免于威胁,只要有威胁的可能,他们就会去寻找,去阻止它对共产党产生影响。”

事实上,中共在2013年曾印发了一份《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这份被外界简称为“9号文件”的政府通报中,把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自由主义、西方新闻观、历史虚无主义、以及质疑中共的所谓改革开放,都认定为“危险思想”,要求中共的各级组织要“警惕”和“根除”。

此外,胡佛研究所也曾发布一份报告强调, 中共对西方国家的渗透行动,并不仅仅限于抢占话语权。

据该报告指出,在商业领域,中共也经常利用其控制的中资公司在国外推进中共的战略目标,以扩大中共的政治影响力,并获得关键的基础建设和技术。

在技术领域,中共则长期致力于从其他国家盗取它认为对其经济和军事成功至关重要的技术。除了强制众多合资企业转让所需的技术之外,中共还通过对美国高科技公司的投资以及利用美国大学实验室的开放性,获得许多有价值的新技术。

报告称,中共在海外采取的上述这些行动,都远远超出了寻求更深层次、更具渗透力的影响力活动。

不过,《美国之音》的长文同时也指出,中共对美国采取的渗透性已经引起了美国人的警惕。

美国民意调查公司3月11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认为中共在海外的渗透对美国构成重要经济威胁的美国人有所增加。

文章认为,这个调查结果显示,中共试图影响美国的信息环境,希望改善中共形象的所谓“大外宣”计划好像“并不成功”。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两名学者杜如松(Rush Doshi)和罗伯特·威廉姆斯(Robert D. Williams)去年发表的《中共在干预美国政治吗?》一文中也曾写道, “在美国, 中共国营的《中共日报》,中共全球电视网(CGTN) 和新华社很明显都希望影响美国的信息环境。美国的几家大报纸,包括《华盛顿邮报》都发行了《中共日报》的插页。另外,也有证据显示,与统战部有关联的赞助者试图给美国研究机构捐款,但是,他们的赞助是否会影响到研究结果还有待讨论。中共甚至试图设立自己的智库来参与政策辩论并试图影响讨论,但看起来效果都有限。”

美国杂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2018年4月发表的希尔顿·叶(Hilton Yip)所撰写的一篇文章则指出,中共领导人不能区分宣传和新闻的差别,他们努力推动共产党的理论和原则跟提升中共海外形象其实是互相冲突的。“在这个互联网使用广泛、社交媒体流行的时代,人们对官方宣传的反感程度是前所未有的。”(新唐人)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