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戴耀廷:林鄭政府如果拖後區...

戴耀廷:林鄭政府如果拖後區議會選舉 輸的會更加慘

254

20191016日】(歐洲希望之聲記者梁璐思採訪報導)2019年的香港區議會選舉將於1124日投票,但在反送中爭取民主抗爭運動壓力下,港府至今仍未給因政治理由DQ任何候選人資格。在這不公的對待下,荃灣民主派選擇今日(10月26日)舉行誓師大會,19位荃灣區候選人均有出席。

香港大学法律教授戴耀廷在誓師大會現場接受了歐洲希望之聲的採訪。

記者: 这次的反送中运动持续了几个月, 就这个运动你怎么评估这次泛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的选情呢?

戴: 我想在这次「反送中」运动进行的时候進行選舉,的确对民主派这次的选情是有利的, 我估计投票率会是历史的高位, 甚至有可能会超越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 因为那个政治气氛是熱切好多。而且選民经过四個几月政府依然没有積極回应我们的诉求的时候,我想他们很大的机会会利用选票去进行政治表态, 我想这会是非常有利于民主派这次的选举情勢。 我估计吧,我保守的估计吧,应该是可以拿到一半的机会。

記者: 这次你認為建制派或者香港政府会出些什么招数来阻止,或者来影响到民主派的选情呢?

戴: 我觉得他们能够做的就是押後选举。 但是押後选举只会「谷」(刺激)更多的人在这個押後选举中走出来投票,因为大家会更加珍惜投票的机会,那么他唯有取消选举。但是取消选举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她要動用《紧急法》。 雖然区議会是一个咨询机构,但是区议员互選产生的选位,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的立法會議席,都在法律里和憲制裡是有角色的, 所以你没有了区议会就有可能会出现宪政危机的。 所以我想他不能够无限期的去取消这个选举。那么他押后一个星期,两个星期或者幾個个月,对他来说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因为大家都只会更加珍惜这个投票的机会,他只会输得更加惨。

記者: 你能说一下这次區選的意义在哪里吗?

戴: 我想这次區选第一方面就是一个变相的公投。因为在一个社会运动当中,大家仍然是在一个政治意见相当激烈争执的时候,市民是可以透过这次的投票去表达他们的政治态度的。所以这可以说是一个变相的公投,这个信息是可以向香港社会、向国际社会发出一个很有爭確性的意見表述。 因为不是就是做民權这么简单。另外一方面呢,我们见到这次,因为任何的选举都是一次政治动员来的,这次民主派能够在452个选区都有人参选,就说明我们的政治動员可以去到每一个小的社区,这是会带来一个长远的影响的。 无论我们将来議席赢了多少都好,经过了这次的政治运动,每一个社区都会有改变,也都会带来很稳固的民主发展基础. 所以他的意义是很大的。

記者: 你说的这个民主发展基础,大家乐观一点,可以影响到明年立法会选举的选情,接着可以影响到踏上選會的選情,从而迫使到香港的民主进程的光明会快点到来?

戴: 立法会的选举情况会有点复杂的,因为整个选举制度就是这样的,所以这还有待观察会不会影响到立法会选举的选情。 但是赢的多那是有利些的, 那对于行政会的选举我相信那个作用就更加大,因为民主派可以拿到超过一半的民選議席的话,在18個区議會裡能夠拿到选位里面的117个的選位议席,就會令到民主派将来在2022年的行政长官选举里头有更大的讨价还价的能力。虽然不能够确定到谁能做特首, 但也都意味着中共要去操控这个選舉会更加的困难,这是制造了一种契机让中共去考虑是不是真正的去進行这个普选,所以是有这个积极的政治的效果在这里的。

記者: 《金融时报》透露一个消息说,明年3月份会让林郑月娥下台,你怎么看这个消息?

戴: 如果林鄭要在明年3月下台呢,如果按照《基本法》規定那她就应该要在今年11月就要辞职了,因为你要在4-6个月里进行這個行政长官选举。 这就变得有可能,就像现在也有些猜测说:在区议会选举前辞职,去帮助投票?还是在区议会选举后辞职,进行一种政治问责?这方面我没有什么内部消息。 但她的离去差不多是必然性的事来了, 因为有差不多七到八成的人是反对你做这个特首的,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讓她继续去管制香港呢? 现在的问题只是时间和时机是怎么样的?中共想通过林鄭下台去达到一种什么样的政治效果?是一种问责性的效果呢?还是想帮助建制派在选举中的效果呢?这个我想我代替不了他做决定了。

記者: 再问一下,你怎么看国际社会对香港的声援呢?这次运动史无前例的高(漲),怎么看现在这个运动去到这一步,或者国际社会上的声援会不会帮助到这次区議会的选情呢?

戴: 这是互为的,影响的。我想在过去一段时间国际社会关注香港的事務,也都令到大家对这次區选有更大的期望。同样这个区选的结果也是更加清晰的民意的表态,也都令到国际社会更加愿意在未来的日子里去支援香港的抗爭運動。因为我们可以让国际社会看到香港人是用很文明的、很和平的方法将他的意见表达。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特区政府仍然不積極的去回应;中共政府仍然没有积极的去回应的話呢,你可以見到,大家也更加体谅和明白到,为什么有一些抗争者会使用一些比较激烈的抗争手法.。这个我想是会能够帮助我們未來如何維持国际社会继续對香港爭取民主运动的支持和支援。

記者: 美国的《香港民主人权法案》比較樂觀的通过了三关,如果通过了你觉得对香港的时局或者中共对香港的政策会不会有造成一个压力? 或者令到大家感覺寬鬆了呢?或者有些影響?

戴:我虽然没有很确实的证据,但一个合理的推测,这次的區選我們估計很多人会被eq的, 但最后呢?现在可能一个都没有,或者可能只有一个人被eq,政治上的审查少了很多。 我想都是跟美国的《香港民主人权法》在众议院通过,而起到了一个政治上震慑的作用。如果参院也通过,美国总统也簽署的话;甚至不仅仅是美国,連欧盟啊或者是一些西方社会,其他的国家都用相同的方法去对待在香港损害香港人的民主人权的那些官員或者主事的人,我想会在香港产生到一定政治上的震慑作用,是帮助到香港政治民主运动的推进的。

前一篇文章女童拒姦被連捅7刀 13歲男犯命案無刑責 600人聯署嚴判
下一篇文章今日新疆明日台灣 古力巴哈:勿寄希望於中共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