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方伟、江峰: 深度解析川普...

方伟、江峰: 深度解析川普破阵奥巴马八年布局

247
川普在他第一任期即将结束之际,依然为美国做着他能做的万全安排。(图片来源:SOH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12月18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人们眼里美国政府中的强力机构是国防部、司法部以及联调局、中情局之类,谈及比这些机构“更强大”的联邦政府机构「高阶主管服务处」(Senior Executive Service,简称SES),恐怕是鲜为人知。更难以置信的是,它经过奥巴马时期的刻意打造,已演变成为美国政府中一支奥巴马的“地下军团”,成了华盛顿的深层政府,也是川普总统所称的“华盛顿沼泽”。

在面临大选舞弊严重冲击美国宪政与国体安全的巨大艰难中,川普在他第一任期即将结束之际,依然为美国做着他能做的万全安排。

希望之声的美国常识学者方伟先生联手资深自媒体人、时评家江峰先生,揭秘奥巴马“地下军团”,探底华盛顿沼泽,并深度解析川普近期对国防部、司法部重大举措的深层含义。

美国政府系统的实权派「高阶主管服务处」的由来

方伟:1979年吉米·卡特任总统的时候,他力主通过了一个联邦的法律,建立了「高阶主管服务处」(Senior Executive Service,简称SES)。吉米·卡特当时的想法,是要吸引最优秀的美国人做政府的常务公务员。

要知道,美国最优秀的人大多都不从政的,他是经商的,因为经商最有意思,收益也最大,所以美国第一流的人才他并不进入政府。所以卡特的意图就是要吸引最好的人才成为政府的高阶公务员,并且干了就别走,人才一直存续下来,政策有连续性。因此当时就建立了这个「高阶主管服务处」。

SES体系总共有7500~9000人,而它确定人才能长久服务的办法是两个:一个是高薪水,高到20万美元。要知道在美国做公务员,做个市长基本上就是免费,没钱,大的市才有点钱。美国政府体制的总体原则是「低薪养廉」,不搞高薪,高薪可能会吸引坏人来做,所以美国立国原则明确地讲「低薪养廉」。在这个意义上,20万美金那是很多钱了。第二个就是,你只要不犯大错,仅仅因为表现不好,不能辞退你,也就是金饭碗。就算你不合其位的话,也只能调职。就这样来保证SES人员的长居其位。

美国联邦政府的工资有两层:主官级别和通用级别。通用级别有15级,而SES的工资级别在15级以上。主官级别有三层,最上面是总统,SES在第三层以下、通用级别以上,即在美国最高行政官员、首长与下面联邦公务员之间的中间层。

SES的人员哪里来的呢?从1979年至今40年下来,很多很多所谓的这些职业官员,就是政治任命,最后转成这个官了,也谈不上尽是美国最优秀的一群人。

奥巴马任期内任命6000人进入SES为“地下军团”,换掉SES的优秀爱国者

方伟:关键在于,这些人上任之后,在奥巴马时期,奥巴马换掉了SES 8000人中的6000人,也就是任命了70%的人进到SES里去,这些人就坐在总统政治任命之下,管其所属的所有公务员。也就是说,这些人其实成为了政府系统里的实权派。借用台湾的说法,叫事务官员。他们的上面叫政治任命官员,政治任命官员是总统,总统也有轮换,但是这群人不换,一直守在他们把持的地方。这也是当初的设计。奥巴马任期中放入了70%的SES官员,他任命了6000多人,换掉了很多非常优秀的美国的爱国者。

我们说奥巴马当时换的法官不够多,很可能他在忙碌地干这个事:6000人,70%的高阶主管队伍,他要花多少精力去干。美国政府做了一个特别报告,2016年1月8号披露,美国联邦政府中雇员的政治倾向,95%的人捐款给希拉里·克林顿。所以整个美国联邦的政府雇员都是偏左的,这跟他们的领导阶层有关系,这个领导阶层就是这个「高阶主管服务处」人员。所以SES就成了美国联邦政府中的握有实权的死硬左派,也就是沼泽、深层政府,暗黑政府。

前一阵子,中国人民大学的学者翟东升把自己搞得很有名,他说的都是实话,他说,什么叫美国的深层政府(deep state)?就是美国各个行政部门里长期盘踞在那儿的人。其实很大程度上就跟我们讲的「高阶主管服务处」的这些高阶主管直接相对应、相匹配的。

举个例子,川普任命了一个内务部部长莱恩·辛克(Ryan Zinke),前一阵川普派他到台湾去访问,是台美外交的一个重大突破。他上任之后发现,内务部有着7万多公务员,臃肿不堪。我们知道林肯打内战的时候,他的团队才50多个人。不是说政府大就好,政府大反而更不好。辛克部长想把7万人缩减到4000人,那将给美国人省多少钱啊,结果他就做不了这个事,因为他知道有三分之一的人他根本就管不了,不听他的,甚至也不听总统的,甚至对美国国旗不敬、对美国都不效忠。他想把他们干掉,但是他干不掉,这些官员就跑出来顶,说什么不符合联邦法律这个那个的,最后就干不掉他们。

这就是一个例子,说明SES强大过美国几乎所有执法部门,就是这一帮死硬左派。但不能说SES的人都是坏人。奥巴马确实任命了70%、6000人进SES,他刷掉了6000人,换进了6000人。大家知道,他不容易换掉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能把人刷掉再把人换进来,他得花多少精力干这个事!这就是川普面临的一个问题。

庞大政府制造的巨大利益集团就是黑暗帝国的存在

江峰:这种联邦机构的官僚体制越来越庞杂,造成了一个是无所事事,一个是巨大的惰性,别人要碰到他的惰性时,他就会形成利益既得者的一个巨大反弹,这就是黑暗帝国的存在。

当然川普现在对深层帝国这种现象、这种势力的存在,他没有手软,别说在这一任期还有一个月,川普非常清楚,他得干他们——这种违反宪法的庞大联邦机构的存在。这种庞大政府造成的利益集团,如果不破除掉,他们就会继续象为难川普甚至是迫害川普那样去为难任何一届政府,去迫害任何一届不愿向利益集团低头,只愿意为美国人民效力的政府。

川普也很有意思,他意味深长地对美国国防部做了一个顺位调整。川普这种动作不是权力斗争,而是宪法赋予国会、司法之外给行政这一块,也就是给总统的权力,他就能调动人选。换句话说,川普这么做是体现美国民众的利益,对深层帝国的整顿,还人民权力、还国家安全给美国人。

不过很多人也有不同的解读,特别是现在的特殊阶段,对付如此巨大规模的舞弊,甚至从司法到国会这一层都无能为力的话,人民的真实意愿被剥夺了,这些国家权力部门又无法调动的情况下,是不是川普有一些特殊的准备?

川普12月10号行政令调整美国国防部权力顺位

方伟:川普12月10号发布了一个关于国防部的行政令。依照惯常做法,川普现在的时期,在历届政府中叫“跛足期”,从11月3号撑到1月20号走了就完了,就是总统无作为时期,最后做点好事,发点勋章,把几个自己想赦免的人赦免了,一般这两个月就做这样的事。

但是12月10号,川普签署了行政令,我们看看,这像是一个“跛足”总统做的事吗?国防部长已经被换掉了,代理部长米勒,还有少壮派军官、弗林将军任情报局长时的高级助手沃尼科,他是指掌美国特种部队的。总统行政令说,沃尼科直接对米勒负责,中间不需经过国防次长。米勒和沃尼科都是常年在国防情报部那边工作的,而且在阿富汗打过仗的。与弗林将军都是国防情报局是一个脉络的。我们值得分析一下,总统为什么要专门这么做。

12月10号,川普总统签了行政令说,如果国防部长因去世、辞职或者其它原因无法履行职责的话,军方权力的交接应遵循一个序列进行交接:即米勒之后,第一是国防部副部长;国防部副部长之后就是各个军种: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还有太空军的六个部长,而他们的顺位序列是按照他们被任命的时间;各军种的部长之后,是负责国防部政策事务的国防次长安东尼·塔塔;他之后就是负责情报和安全的国防次长沃尼科。这件事情有意思的就是,行政令的军方权力交接序列弄到了18位。并且,行政令废除了2010年奥巴马签署的国防部顺位行政令。川普专门做了这么件事情。

所以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总统在第一任期结束前的一个多月,做这么个动作,他一定是在做他的安排。

大法官们缺乏智慧、勇气和历史担当,让美国的司法令人失望

方伟:我们都知道,在目前,美国的司法是面临无法执法的这么一个境地,起码目前看到是这样的,以后会怎么样?我个人的看法,我在德州案交进高院的时候,我就没有那么乐观;我在高院把德州案扔出来的时候,我也没有那么悲观。你不能说这5个保守派大法官都是坏蛋,都被收买了。我个人不这么认为,他们就是像川普总统说的那样,智慧和勇气不够。如果做球给他,降低他的门坎,不能要求那么高,这些人是没有创意,也不能够面对真相做出一个很勇气的、划时代的裁决的,他没那个智慧,缺乏一个历史的担当。

江峰:他如果不把这个案子推出去的话,他就必须要就对和错、左或右做出一个判决。而这种裁决给民主党这边,共和党不干;给共和党这边,民主党不干;或者给相应的政治集团,另外一方面不干。在DC的游行集会就看到非常清晰的两军对垒的场面,而美国的每个角落都存在着这种对抗。所以大法官们似乎是担心他们的所谓裁决成为历史上记录的一笔:因为最高法院的某个裁决,导致了美国如何如何,他们不愿意有这种结果,他们承担不起来,缺乏这个勇气。为什么说他们缺乏智慧呢?因为他们没有看到真正美国人民觉醒的程度。这是川普总统说话的要点。

方伟:所以不是说他们是坏人,只是他们没有足够多的勇气和智慧。你如果把球做到一定程度,说白了就是对你要求没那么高了,你就顺水推舟就完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他还是有可能会做出正确决定的。

在国会,麦康奈尔来这一把,也让大家大失所望:川普手里也就是共和党,参议院是共和党的,可是他共和党领袖还跟你玩这个,确实也是挺失望的。

现在就剩行政部门了。那么行政部门川普修整了国防部之后,在总统使用它的时候,应该是听总统的了。使用它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宣布戒严、军事管制。那个时候军队要听他的。这讲的是国防部的情况。

在大选舞弊的起诉和调查中,司法部缺位是一个重大问题

方伟:再就是司法部。我一直的观点就是,大选舞弊的争议是多么的荒唐:一边是川普和他的律师团队,是一帮老百姓,总统是不能用公权力的;而另外一边是六个摇摆州的官员。老百姓起诉官员,本来是应该有第三者的,老百姓告官员,中间的司法部在哪儿?联调局在什么地方?它们直到现在都缺位。所以老百姓就辛辛苦苦地跟这六个州政府打官司,而这六个州政府,实力都是很大的,公信力、实力、资源都很大。川普靠的就是他的团队,靠民众捐款给这些律师。前几天我碰到一个加州的房地产律师,自己自愿跑到宾州去加入川普的律师团队,因为他律师不够嘛,只好全国去找懂法律的、愿意出力的,也没钱,就是来帮忙。这个北加州的房地产律师加盟宾州的川普律师团队,他是个俄国人,他知道共产主义是什么样,所以他才主动做这个事。

现在的状态就是一帮老百姓告这六个州的这么一个过程,所以司法部的缺位是一个重大问题!当然了,司法部部长巴尔,大家也说巴尔如何如何……说巴尔被收买了。

如何解读巴尔的“不作为”、川普的表态和巴尔的最后一举

江峰:我不同意这个巴尔被收买了的看法。首先咱们先看他从弹劾门事件,力挺川普,帮助川普度过他最困难的时候这一点来看,他是川普的人,这是没错的。他现在所受到的冲击,实际上是回到了我们刚才说的奥巴马的地下部队这个问题,在司法部、联邦调查局这些系统是尤为甚之。因为从奥巴马的时候,重点打造的就是这支团队,从国会那里拿到了一些支持的法案,让这个联邦调查机构继续做大。因此巴尔是很难一次性把它摆平的,就是下面对上面的拖延和冷对待。

另外,咱们从巴尔的离职信里可以看出来,在过往,几乎所有人走的时候基本上是气冲冲、怨气冲天,没有像巴尔与川普这样彼此温情脉脉的,所以可以看出两个人从个人友谊和理念方面是极其相似的。

再有,可以告诉大家,这事还没完,巴尔留了个后话:23号那天要推出一个重要的东西出来。24号政府就要放圣诞大假了,巴尔挑23号放出重要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这个冲击力对现在干了很多坏事的人,警告的色彩非常之浓。

不管他受了多少的谣言,什么拿了数千万啊之类的,我觉得都不可能的事情。咱们不能给这些谣言助波。但是我相信,这个人始终是可信的。另外看到川普对下一步也是有打算的,这一步出来也不是说跟巴尔是割裂的,而跟巴尔是有紧密关系的。

方伟:说巴尔是深层政府的,他应该不是。但是确实他一个是面临手下指挥不动,第二个他也是得有足够多的勇气、足够多的智慧。他很难。

川普第一任期结束前27天司法部换血——精心布局

方伟:说说司法部的重要人事变更。因为司法部长巴尔辞职了,新上来的人照道理得通过参议院听证,参议院现在根本也不开会了,再过35天,总统就换届了。所以现在上来的叫代理司法部长。代理司法部长有两个条件:一个是要么让副手直接上去,可以代理210天不用参议院批准;第二就是以前被参议院批准过的,比如把情报总监调来当司法部长,那也可以,因为以前已经被参议院认可过了。

现在的代理司法部长叫杰夫·鲁森,他在进入政府之前在美国最大的律师行之一工作,他确实是巴尔点名道姓跟总统要的这个人,也因为这个缘故,川普就让他来做代理部长了。那么巴尔不能做到的,杰夫·鲁森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

我想讲的是接替鲁森做副司法部长的这个人,他是美国司法部长的法律顾问,叫理查德·唐纳修,今年62岁,波士顿人。他年轻时参加的美国第82空降师,美国的王牌军,用中共的话叫御林军,驻守在弗吉尼亚州,是离华盛顿最近的一个正规部队。

后来唐纳修进入美国陆军的司法军团,2000个律师全是陆军军官同时又是律师,说白了,他们就是陆军的军事法庭。他们负责两个方面的工作,一个是给美国将军们充当法律顾问,第二就是主持美国陆军的军事法庭。唐纳修做过军事法庭的法官、检察官,做过辩护律师,所以他是对军事法庭很熟的人。

川普上任之后就决意处理前任放纵的一个来自中南美洲的暴力黑帮集团MS13,它在洛杉矶、纽约长岛非常猖獗,他们很多人没有父母,大概14、5岁的时候非法移民来到美国,然后就进入了这个黑帮,被极端训练,下手非常狠,把人一刀刀割死,砍手砍脚之类的。川普前几天在历数他的政绩时还说,把很多的黑帮都驱逐走了。

唐纳修就是川普用的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管纽约长岛的,所以他等于是一个铁腕人物,川普用他收拾了MS13黑帮集团。收拾了两年之后,他就进入到司法部做部长的法律顾问。所以,川普用一个军人来做副司法部长,这个动向我觉得也是很有看点的。

23号巴尔离职,在川普第一任结束的前27天换司法部部长和副部长。他可以不换副部长的,那川普到底想做什么呢?跟国防部的任命有没有关联呢?在我看来,当然有关联。川普在做他的准备。这是我想说的。

国防部调整顺位、司法部换血所隐含的深层含义

江峰:如果川普还在任,川普还拥有权力,那么下面的这几位,顺位也好,副部长也好,其实他完全可以走到这一步,把他的任命下达下去的。如果提前做这种顺位的安排,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川普为自己可能不能够继续待在白宫做政治上的准备,甚至可能为自己遭到人身的不幸做准备。

我觉得我这话说出来,有些人可能不高兴、难过。但是美国现在就到了这种生死存亡的边缘了,一个真正为美国未来着想的政治家,他在做好自己的准备,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位,而是把国家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这就是我能看到的美国国防部顺位和美国司法部长换人后面的一层含义。

如果大家想找到证据的话,大家可以看看奥巴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开的那句“玩笑”:要带一支突击队进白宫,把川普拎出来。这句话不是简单地说的,也许对某些人来说,他可以笑谈风生,但是这里面已经充满了阴暗和杀机。

美国未来的走向应该是怎么走?我们大家仍然是心虑重重。但是我告诉大家,川普在这点上看得非常清楚,哪怕真的有这么一天发生,美国的这个冲突也许在他的任内可以结束,在1月20号宣誓就职的时候,依然是川普的手放在《圣经》之上;也有可能是敌基督的人把手放在了《圣经》之上,不管哪一种结果出现,川普已经在为继续到来的冲突和斗争在做准备了。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前一篇文章德州诉摇摆州案遭拒有内幕?首席大法官被揭从中作梗
下一篇文章福克斯名主持:拜登选的驻华大使是中共“宣传部长”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