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方伟评重磅采访: 美国大选...

方伟评重磅采访: 美国大选是涉叛国大罪的一场政变(上)

420
2020大选不是政治纠纷、党派争执,它的核心是一场涉叛国罪的政变。(SOH合成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2月1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世界观报道》广播(WVW.com)11月28日播出了主持人布莱恩·豪斯(Brannon Howse)的采访,受访者是川普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另一位受访者是网络战争专家托马斯·麦克纳尼(Gen. Thomas McInerney)将军,以及TheAmericanReport.org的作家、军事情报分析人员玛丽·范宁(Mary Fanning)。

这次采访中两位将军道出不为人知的内幕实事,掀开了深层政府黑幕的一角。鉴于所有左派媒体封锁采访内容,希望之声做出了专题直播,传播事实真相并做出了点评。

小媒体承载大消息,弗林与麦克纳尼两位将军大爆重磅信息

《世界观报道》虽是个小媒体,但是如今的「大消息」都是小媒体曝光的,因为原来所谓的大媒体现在整体放弃媒体使命、不工作了。在采访当中,两位将军也揭示了背后的深层原因,媒体已经不仅仅是个不工作的问题了。

豪斯先生的采访是著名的弗林将军被川普总统特赦之后,首次出面接受媒体采访。另一位托马斯·麦克纳尼将军,他退役前是美国空军第三号人物,时任美国空军副参谋长。他年轻时参加过越战,在越战期间的四年之内参加过400多次飞行任务;后来他担任美国空军驻欧洲的副司令官,后移到阿拉斯加北美空军司令部担任司令官,再后来担任美国空军副参谋长。

此次采访内容目前是独家资讯,没有第二相关资讯,因此他们所讲的, 跟他们和身份紧密相关,他们的身份和信誉就非常地重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你自然就知道他们所说内容的可信程度了。

第三位受访者是玛丽·范宁女士,她是军事情报分析员,在2015年2月写了一本很惊人的书,揭示美国情报机构的一些软件可以操控选举。

2020大选不是政治纠纷、党派争执,它的核心是一场涉叛国罪的政变

美国2020大选到底是一次选举的舞弊呢,还是超出了这个范畴?用一句话概括:在选举中发生的事情不是政治的纠纷,不是党派的争执,它的核心是叛国罪。

首先,弗林将军说:我们在经历一段美国历史的最关键时刻,如果说在下面两周之内我们不能解决,不能更正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我都不敢去想像在下个月和一月份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这场战争不是在11月3号之后大家在追溯的一个过去式,而是此时此刻正在进行中;而且在未来两周之内还会正在进行。

爱国者们不容忍这一美国史上的最大骗局

弗林将军说:我完全不能够相信,前副总统拜登会就任美国总统。为什么呢?因为他所从事的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最大的欺诈。川普总统有非常清晰的走向连任的道路,而这连任的道路甚至都不需要很多的法庭诉讼,他需要的是诚实的选举官员,还有很多很多的美国人民能够走出来,来告诉我们他们的故事,就是提供证据。

他说,在过去这段时间内,成百上千的美国人走出来,在不同的州,不光是在摇摆州,表达他们的亲身经历。就今天,我们收到了10~12份个人宣誓的证词。有些爱国的美国人都气坏了,说:他们就恐吓我不让我走出来,我现在把我的证词寄给你,加上我的照片,你把它放在所有证人的最顶端,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完全就不怕他们,他们吓不着我。

这样的爱国者的举动是令人非常感动的。一直看希望之声TV节目的观众朋友们都知道,律师受到威胁、法官、包括证人等等都在受到各种各样的威胁。而对这些人,威胁没有起作用,他们不但勇敢地自己站出来,而且说,你把我放在最前面。也就是说,目前不管那个势力是谁,你用这种恐吓的方法,只可以吓倒一部分人,但是吓不倒更多的爱国者。

弗林将军说:今天有人问我,从1分到10分,你有多少信心川普会赢得连任?我说,10分。在我的心里,没有任何疑问,川普已经赢了这次选举,是一次压倒性的胜利,他得到的选举人票应该是350到400票之间。

2016年大选结果让中共失去四年,2020大选中共决意不再失手

弗林将军就此讲了自己的看法:第一个看法,其实是一个很大的主标题。他说:你们知不知道,共产中国在过去20年之内,设计了一个很大的计划能够成为全球的超级大国,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它们的目标是计划在2050年达到。在2016年,它们就计划能让它们想要的候选人赢得选举上位,就是希拉里,结果它们失手了。美国在随后的四年里,没有朝着它们想要的方向发展,于是它们绝对不能让2020年再失手,这就是它们参与了美国的邮寄选票等等选举偷窃。

这是一个很惊人的观点,他把中共首先放在了罪恶链的最顶端,所以这件事情,这条线头,我们相信他说的观点肯定是他认真说的。对于弗林将军的采访,如果看得够仔细的话,一定会读到多的内容。当他说到中共的时候,他说:我们现在就存在这个邮寄选票的偷窃。这意不意味着中共直接参与了邮寄选票的制作、印刷和运输呢?想想看,几百万选票,在美国境内你去印,很容易露馅的。我们说过,在美国这个土地上,大家都是诚信为主的,你找20个人,干这些勾当不给你泄密都是很难的。那有没有中共在参与?弗林将军没有明确给出实例,但他说:中共2016年失手,2020年它们不能再失手,所以它们参与了,这就是我们在选票中有很多邮寄选票的偷窃。这是他的原话。

我们有正确的人、计划和策略去赢得这场战斗

讲到投票软件问题,弗林将军说:这个Dominion和Smartmatic,这些东西既不是由美国拥有的,也不是在美国使用的,完全是外国的,我们美国的选举系统怎么可以接受这样的事情,由外国的机器去点我们的票。

他说:我先告诉你们,我们面对这些战斗我们不会输的,我们要赢这个战斗的,我很有信心,因为第一我们有正确的人,第二我们有正确的计划,我们有正确的策略,这里有一些直接和间接的一些工作要做,大家都在商量这个事。

弗林将军本身就是情报官员,他以前是国防部的情报局局长,后来是国家安全顾问,他说话都是蛮谨慎的。他说我们是有计划、有策略的。这点很有意思,而且是需要做些直接的、间接的事情,所以大家要有耐心。

弗林将军强调说:你去走到一个投票箱,你把后面的帘子放下来,你在那里投票的时候,你是亿万富翁也好,是个穷得要命的人也好,都一样,大家平等,你那一票都可以起作用。这就是美国的平等、美国的伟大。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有公平和自由,以及我们所珍视的真实的情况。弗林将军这话,很多有投票权在美国生活的人,相信一定能理解弗林将军他所讲的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推特所为是在毁掉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

接着他讲到了推特,他说:推特封杀或者给美国总统的推文下标,太不像话了,简直让我愤怒!这是在毁掉美国宪法的第一修正案,毁掉言论自由。现在的美国总统他要说话,媒体是完全不报的,他只能跑出去,走到人们面前,他的话才能被人们听到。这也包括说,他要走到社交媒体上才能做到。

弗林将军举了个例子,他说:在宾州有这么一个参议员,他是一个退役的美军上校,他主持了听证,听证完了之后,他说了一段非常温暖的话,他说‘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国家有这样的选举舞弊,在世界面前,我们看上去像个第三世界的国家。’这段话之后,推特不仅删掉了他的言辞,把他整个账号全部删掉了。这简直太不像话了!

一场分为两个阶段、涉叛国大罪的政变阴谋,涉及诸多高阶人物

主持人问弗林将军:有没有涉及政变这个事情?弗林将军说:有政变,政变是两个阶段,一个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在2016年底到2017年初这段时间,给川普总统身上施加了巨大的政治压力和巨大的财务压力。他们想做什么呢?他们觉得川普这个人就是个纽约的商人,不是政治家,施加的麻烦太大、压力太大,他可能会想,不好玩了,我走了算了。他们当时真的指望这个,所以他们在那几个月的过程中,给川普施加巨大的压力,试图让川普总统最后就算了,亿万富翁当得好好的,我折腾这干嘛呀。所以他们集尽所有的方式,对川普打压、抹黑、嘲讽,包括煽动所有听他们的媒体发泄对川普的仇恨。

弗林将军说:感谢上帝,川普没有屈服,川普就一直撑到现在;后来就出现了“通俄门”、“间谍门”、出现假“弹劾”,再后来就出现了中共病毒,这都是试图把川普毁掉的一些动作。

他说: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另外一些东西,这是一次政变,他们在2016年输掉了,他们这一次就玩大了,他们绝对不能让2020年再丢掉总统,于是他们就开始做他们的事情。整个这个阴谋是叛国罪,涉及希拉里·克林顿、涉及乔·拜登、 涉及奥巴马、涉及前中情局长布南伦、涉及前联邦调查局长科米、涉及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涉及众议员埃达姆·希夫、涉及国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还涉及若干个法官,它是这么一种勾结的阴谋。

他说:想想看,在今年7月、8月份的时候,希拉里就说了这句话:无论如何,不管发生了什么,乔·拜登不可以认输。我常年做情报官员,你的敌人说出这么句话的话,你就知道后面跟着东西。

按照常识,别说是弗林将军,就是有基本常识的人也觉得,在那个位置的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希拉里还真的是说了。

弗林将军很聪明,他说:你要去跟敌人打仗的时候,你就要知道敌人是怎么想的,你要仔细地听他每一句话,因为他每一句话后边都带有战略上的思维;那么后面发生的事情,不是一个政治上、选票上的一个什么动作和差错,这是犯罪行为!必须被调查。

川普的大赢超出了他们原始设计的算法,深夜不得不开始灌票

弗林将军接着具体讲了选举夜发生了什么。他说:在11月3号星期二那天晚上,因为他们做票,做得很精细,这边掺一点,那边掺一点,最后掺得叫人什么也看不出来,在不同的州以不同的方式去掺票,最后拜登就很自然地赢了,谁也不会惊动,谁也不能察觉,这是他们原来的目标。但是选到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发现玩不转了,他们开始的那个公式不行了,因为川普赢得太多。

他说:他们每一个都有一个比例,它是一个算法,它不是一个物理计票,用这种算法不知不觉当中就把那个投票的数字改变了。但是意外发生在哪里了?我们美国公民有投票权的人实在太厉害了,大家(投给川普)这个数字实在太高了,高到他们这个比例已经没有办法了。结果到了深夜,他们发现不行了,得停止,因为原来那个算法玩不转,赢不了了,于是他们就在深夜就把它拉了闸,停下来了。

也就是说,他们那个算法得配合着投出的票,不可能光是算法没有实际的票,当总数破了那个预测的数字之后,他们不得不停下来,这个时候得往里灌票了。

弗林将军说:那天晚上他们就叫停了,六个州同时叫停。首先这就是一个大问题,哪有那么整整齐齐叫停的,其实并没有停。叫停之后,拜登就去睡觉去了。这个叫停是美东时间凌晨2点半,接着神秘的票就不断地出现,在出现过程中,很多美国人就受不了,包括民主党人,他说我不能干这种事情,这怎么可以啊,我们国家变成这个样子了,那不行啊。于是他们就站出来去讲话。

做票手段包括Dominion、Smartmatic,及中情局的“锤子”和“计分卡”

将军说:这种做票的机器,除了我们所知道的Dominion、Smartmatic,还有美国情报部门的程序“锤子”(Hammer),另外一个叫做“计分卡”(Scorecard),这两个东西都是能够远程改票的,一个是监控票的走动,第二个是把票从这儿送到那儿的时候,一离开这边到那边之前就改掉了。

这是当初美国情报机关中央情报局(CIA)拥有的东西,是用这个来影响外国选举的。弗林将军说:我们看到中南美洲,看到加勒比海这些政变啊,甚至有时候我们都参与了这些政变,帮助我们喜欢的人上台,结果现在发生在我们的国家,我们国家就发生了像攻占电台一样,把整个政权拿过来、抢过来这种事情,现在就发生在我们的国家,我们不可能忍受这种事情。

他举了个例子说:“一位来自民主党的女性就受不了了,她说她自己无法去忍受自己所看到的和她自己所正在做的这个事情,她没有办法。他说,这就是美国的爱国者。

这是一场战争

主持人问:你认为这是一场战斗吗?是一场战争吗?弗林将军回答说:是的,这是一场战争。他详细讲到:最开始这个仗是一场心理战。他援引了中国《孙子兵法》的六个军事战略,其中前五个全部是信息战、心理战,最后一步才出手,有点像“上兵伐谋”;那么刚才讲的,拜登睡觉去了,那边还在继续做票,这叫“以逸代劳”。

主持人问他,是在军校里学过的吗?他说:对,这就是中国人的一个思维。之前弗林将军开门见山就提到了中共在这次事情里的作用,提到中共这个世纪中叶它所要达到的目标。所以他讲到这些事情。

极左派买断所有主流媒体,整个媒体全体沦陷

弗林将军说:主流媒体的问题就是主流媒体和科技公司联手在这里做这些事情。他讲到福克斯新闻,他说:极左派势力他们基本上把所有的主流媒体都买断了,整个的主流媒体全体沦陷。

他还说:我也不想叫这个民主党了,它只是个名字,说白了,它是民主社会主义党,里头的极左翼他们已经左到离谱了。

弗林将军抨击所谓的末流媒体,他说:对总统多么的不尊敬,不给总统声音,一直都攻击他。美国总统他代表的是美国的总统大位,代表着我们的国旗,代表着我们的宪法,代表着我们的国家,代表着我们的共和国。不尊重总统就是不尊重上面说的这一切。我们其实都是不能够容忍这些的,我们是会反击的。”

他特别提到了福克斯,他用了“背叛了”这个词,因为我们一直把福克斯认为是偏保守派的,这次连福克斯都背叛了。刚刚出来的消息,杰瑞·索罗门其实在7月份就已经被福克斯开除了,被禁声了,可是现在外界才核实,他确实是被福克斯解雇了,如果你一直还坚持为川普总统发声的话,就会被解雇。

包括采访弗林将军的网络电台,他们自己也提到了,连他们都收到了来自情报机关的电话,主持人豪斯说,他接到了来自三个不同的情报部门的人对他的威胁,说如果你再不停止的话,你就会遭遇尴尬和羞辱。

弗林将军说:现在这些末流媒体都不播报真实。豪斯说:我们很谢谢你到我们这儿来,因为我们是一个另类媒体。

现在这些另类媒体接触的是数以百万计的人,我们真正成了新媒体了。就可能像希望之声一样,现在开始慢慢走向舞台的中央。

在这里再次提醒我们的观众,我们的观众有来自香港的、有来自台湾的、有来自日本的,现在在你们国家的媒体当中,很难看到真正这样的消息,因为它们都在转述那些左流的媒体,而它们全部都被收买了。

弗林:代表这个国家自由、希望的火炬;和爱国者们一起把事情搞定

弗林将军在总结说得蛮感人的,他说:我在这儿跟你说话,不是只代表我说话,我在这儿代表我的孩子,代表我的子孙,坦率地说,代表这个国家的自由的希望的火炬。如果我们这次赢不了的话,基本上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子孙后代的国家就没有了,这个国家的希望就没有了。但是现在有清晰的道路,川普总统走向胜利,川普会赢下乔治亚州、赢下密歇根州、赢下亚利桑那州、赢下威斯康星州和赢下内华达州。其实川普不用赢宾夕法尼亚州,但是我认为他也将赢下宾夕法尼亚州。我们会把这个事情搞定,搞定的方法是用合适的方法、是用合法的方法、是用正确的方法,是和美国的爱国者、热爱这个国家的美国爱国者一起来做,那么我们会在一个合法的战场上,来把这个事情搞定。

他说:另外像鲍威尔、像朱利安尼,还有像林伍德,他们都在竭尽全力地在第一线奋战。好消息,在乔治亚州一个地区的法院,法官已经想把那个案子丢出去了,第一巡回法院就把它拿到上诉法院去了。这说明他们看到了足够多的证据。这都是好消息。

他说:现在他看到一个潜流已经在走动了,形势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们会得出结论,川普是一个巨大的压倒性胜利赢得了总统,在一月份川普会就任美国下一任总统。

(待续,敬请关注)

欢迎阅读:方伟评重磅采访: 美国大选是涉及叛国大罪的一场政变(下)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