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高智晟律师失踪逾千日 当局...

高智晟律师失踪逾千日 当局以中美关系为由禁会见

237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图片来源:美联社)

【希望之声2021年4月12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被誉为“中国良心”的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自2017年8月失踪至今已经超过1300天,家人无法得知其音讯,也不知其在牙齿几乎要脱落干净的情况下,如何撑过中共当局的迫害。高智晟在美国的妻子耿和及支持者们一直不懈地为营救高智晟而努力,但当局始终拒绝透露高智晟的下落,也不让家属与其见面。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4月12日在推特披露了关于高智晟的最新消息。耿和称,“前天与家人电话得知,家人在与榆林公安打电话要人,公安回复说:‘现美中关系太紧张,高智晟是敏感人物…..不能见。’”

高智晟律师被称为“中国的良心”,曾代理多起敏感维权案件。2004-2005年,他3次写公开信给中共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揭露全国范围内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虐待,要求中共当局改变对法轮功的非法处理。2006年8月,持续为弱势群体及法轮功修炼者发声的高智晟,遭当局吊销执照、秘密绑架及酷刑折磨。2006年12月,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缓刑期间,又多次遭中共绑架和酷刑,并有长达3年时间处于失踪状态。2011年12月,高智晟律师缓刑期满前,突然被撤销缓刑,并被送往新疆沙雅监狱服刑,直至2014年8月7日刑满出狱。回到老家陕西榆林后,跟哥哥住在窑洞里,几乎全天候被监视。2016年高智晟出版秘密写作的书籍《2017年,起来中国》,纪录了中共对他的绑架、囚禁、酷刑,预言中国共产党败亡。2017年8月13日,为了看牙医,高智晟在李发旺、邵重国两位律师的帮助下逃离陕西前往山西躲藏,但于19日被警方逮捕,就此下落不明。

高智晟自2017年8月至今已经失联1300多天。耿和称,这也是高律师失踪时间最长的一次。

中共当局不但屡次迫害高智晟律师,连其家人也不放过,耿和甚至不敢给家里亲戚去电话,就怕他们受到牵连。但高智晟姐姐仍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于2020年自杀身亡。

耿和曾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2006年高智晟前往山东姐姐家看望病危的姐夫,遭到执法人员冲入家中暴力拘捕,姐姐和孩子也被带走软禁在招待所,导致姐夫病逝时身边没有家人陪伴。目睹弟弟的遭遇,高智晟姐姐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经常失眠随后就患上抑郁症,跳河自杀了。据耿和介绍,这是高智晟姐姐第三次跳河自杀,前面跳了两次都给救起来了。

耿和说,姐姐在山东的家长期被当局监控。中共政府也向姐姐一家施压,包括为子女的工作设置障碍,以迫使高智晟在国内的家人与流亡美国的耿和断绝关系。

耿和今年1月在向外界宣布高智晟姐姐自杀的消息时曾表示,在高智晟下落不明的一千多天里,家属和律师多次向司法部和监狱总局申请公开信息,然而经过多方互相推诿之后,不了了之:“逢年过节别人都给良心犯寄贺卡、存饭票,我们想寄都没得寄。这个流氓政府什么都怕,你都做了还怕什么怕,给家属说高智晟在哪里又怎么了?”

三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三次给胡温上书

高智晟以一己之力帮助弱势群体、法轮功修炼者对抗强权成为中国律师界的标杆式人物,高智晟的行为影响了王全璋、江天勇、唐吉田、余文生、王宇等一大批律师走入维权行列,开始代理敏感案件。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形容高智晟是曼德拉和甘地的结合体,是“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师之一”。高智晟三度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但在中共胁迫下,都未能入选。在大陆,“高智晟”被设定为搜索敏感词而遭封锁。

高智晟写给前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地公开信也广为流传,分别是:2004年12月31日撰写的《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2005年10月18日撰写的《致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2005年12月12日撰写的《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

其中在二万多字的第三封公开信中,高智晟叙述了近二十名法轮功信仰者所遭受的酷刑、虐杀以及骇人听闻的各种摧残。如长春的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2005年10月28日被警察非法抓捕后,两周之内母子双双被折磨致死;2002年长春当局疯狂报复长春电视插播时,大学毕业生刘海波被扒光衣服跪着,警察用最长的电棍从肛门一直插进去电到他的五脏,刘当场被电死……还有被高智晟称为“老虎凳上的圣贤”的王玉环的遭遇等。几年后,王玉环被劳教所折磨致死。

高智晟在信中写道:“此时此刻,我用颤抖著的心、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在这次令人难以置信的野蛮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针对自己的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记录中,其最持久地震荡着我的灵魂的不道德行为记录,即是‘610’人员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几无例外地针对我们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击的下流行径!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们还尚存一丝体热的民族成员谁还有条件在这样的真实面前沉默下去!?”

责任编辑:施恩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