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李仁:江泽民许诺,可以让习...

李仁:江泽民许诺,可以让习近平当世界的皇帝

390
千亿美元大外宣“佯攻”的背后。(图片来源:pixabay)

【欧洲希望之声2020年12月10日】英国BBC新闻网发文,援引《金融时报》的报道说,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知名学者沈大伟指出中国每年在外宣上花费100亿美元。这种大规模的外宣投入始于中共从2008年开始高调宣传的“大外宣”计划。该计划每年投巨资,表面上是要推动中国国营媒体机构向国际扩张,希望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现在看来,有更深远的意图。

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研究员、中国问题专家彼得·马蒂斯(Peter Mattis)星期二在华盛顿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说,澳大利亚95%的中文媒体已经被中共统战部门控制。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世界各国的中文媒体,除了数家无法被收买的中文媒体之外,已经悉数落入中共之手。

美国之音网站在《中国大外宣 450亿不白花?》 中提到了中共大外宣的几种做法,如成立“中国之声” (Voice of China),在西方主流报纸购买插页和副刊版面,该文质疑这些做法并不会有预想的效果。实际上,无论是收购海外中文媒体,创办“孔子学院”,投资海外媒体,中国的国际形象,近些年来一直在下滑

中共这种吃力不讨好、而又非常高调的做法一反常态,现在看来,有这些举动的“大外宣”更象一场佯攻,在这场佯攻的掩护下,中共发动了对西方民主国家的实质性的攻击。

在这场佯攻的掩护下,中共发动了对西方民主国家的实质性的攻击。(图片来源:pixabay)

前几年听一位与中共高层有接触的人说过,中共在海外秘密囤积了一万亿美元以上不可撤回的资金。当时的理解,这应当是中共权贵的沉船计划的一部分。现在看来,远不止于此。

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全世界的所谓“主流”媒体,行动高度一致,全力打压川普总统。如果背后没有人统一操控,完全不可想象。谁有能力操控这样的行动,稍微思考、检索一下,有几个候选者:美国民主党和深层政府,国际金融巨头(如罗斯柴尔德家族)和大企业,中共政权,俄罗斯和委内瑞拉、伊朗等国家。

最有可能的是,在某一方的主导下,这几方面都有参与,共同策划、实施了对美国的这次政变行为。实际上,熟悉民主政体的人都知道,美国这样的民主政体有固有的弱点,民主势阱并不是无限深,一个足够大的冲击,就有可能使国家政权跳出这个势阱的束缚,走向独裁。

美国经过两百多年的民主治理,从国民到政治高层多数都很珍惜自己的这个民主政体。就像有的选民说的,我这次投民主党的票,如果看他们太强势了,我下次就会投共和党的。所以如果完全从美国内部,要想获得冲破这个民主体制的能量,非常困难。但是在现在某种势力推动和实施的全球化背景下,里应外合,就有可能获得这种能量。

美国带领西方国家重建了二战之后的国际秩序,而这个秩序是中共政权的最大敌人。所以中共具有着摧毁这个秩序的内在动力。美国在帮助中国重建了经济之后,中共也觉得具有了与美国叫板的底气。应当也是在2008年前后,中共正式开始向美国发起了超限战。

经过三十多年的经济开放,中国对美国的政治经济状态有了透彻的了解,建立了与美国的一些政经组织的密切联系。那时正是江泽民执政中共,大搞腐败治国的时候。江泽民团伙把十万亿美元以上的资金转出中国,对于中共核心来说,也必须要有一个说法。现在看来,就是说要用这笔钱拿下美国。

在这个过程中,江泽民团伙搭建老鼠仓的同时,拿出一、两万亿美元来用于声称的目的也是必然的。中共江泽民团伙手握数万亿美元,具有了与美、欧几个权贵家族和美国政治势力联手的资格。

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用钱收买一些政府高层、首脑并没有持续的效果。众议院议员任期两年,总统任期四年,参议院议员任期6年。并且基本两大党派轮流执政,对于以基督教信仰为基础的共和党人来说,被集体收买也很困难。所以如果不能根本改变美国的政体,金钱的收买难以实现。没有民意基础、又要保证胜选,唯一的出路就是选票作弊。

美国大选民族党作弊。图为:Dominion触屏投票机。(图片来源:大纪元)

在一个开放的社会,仅仅是选票作弊远远不够,对手可以通过媒体揭露,可以上告法庭,可以报警要求司法机构侦破,所以后面这三者也需要同时拿下。

我一直在疑惑,江泽民用了什么理由能够让习近平在最后一刻放了他,并且把习近平拉上他的战车。现在终于有了答案,江泽民许诺,可以让习近平当世界的皇帝,这应当是能够让习近平接受的唯一理由。江泽民向习近平透露了与美国华尔街的大鳄联手,搞定了美国民主党、FBI、CIA和美国的所有IT媒体大企业,美国政府首脑已经是囊中之物。搞定了美国,就是搞定了世界。

江泽民用了什么理由能够让习近平在最后一刻放了他,并且把习近平拉上他的战车。(图片来源:美联社)

可以很有理由的推断, 这次美国大选舞弊是全球的垄断资本与中共政权联手,对美国整体的一次颠覆. 这些国际垄断资本与中共权贵勾结, 通过压榨中国的优质海量劳工,生产出海量低价的消费品。这些消費品被国际大垄断企业销往全世界,给这些国际大垄断企业背后的国际垄断金融资本提供了超额的利润。川普总统的做法破坏了这种产生超额利润的机制, 所以这些国际垄断资本需要尽快结束川普总统的政策.

目前的世界格局,国家的反垄断行为很难抑制跨国的国际垄断。这些国际垄断资本在过去的数十年中, 正在致力于建立一个全球性的资本垄断体制, 一个全球性的独裁金权结构. 这些一直被这些垄断资本掌控的媒体标记为阴谋论.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也使这个阴谋付出了水面.

经济的全球化并没有一个全球化的民主机制来制衡,这种全球化的国际垄断经济与强大的专制统治政权相结合,去颠覆一个民主国家,从而获取专制统治的生存环境和超额的垄断利润,几乎是当今必然发生的事情。 川普总统的政策正在摧毁这些国际垄断资本的这个长期计划. 在这个背景下,透视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舞弊,就可以看清其来龙去脉。

用数年的精心准备,以万亿美元砸向那几百个关键人物,几十个媒体,将它们收入囊中,并不是难事。深层政府+国际恶性垄断经济+中共独裁政权=颠覆美国2020美国大选的势力.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