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强拆不分阶层 中国中产阶层...

强拆不分阶层 中国中产阶层加入抗争

283
上海张女士2020年10月出示证据向媒体控诉遭强拆。(图片来源:中央社)

【希望之声2021年2月16日】(本台记者韩梅综合报导)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北京发生的几起强拆受到国际社会关注,失去家园的不再仅限于社会底层民众,中产、社会名流也成为受害者。中央社在最新的报导中总结说,中国人不会为了言论自由上街,但在维护房产这件事上,不管是体面的中产还是种田的农民都会奋不顾身。报导采访了多位遭遇房产危机的中国百姓。

上海一处园区担任总经理的卓先生,若按收入计算,称得上是中上阶层。因为2016年买的预售屋到2018年交屋时间还没有盖完,他在2018年9月与上百人到江苏苏州的某区政府拉横幅抗议。

卓先生介绍:“那是我第一次上街(抗议)”,上街前,他和其他业主组成微信群研商如何争取权益,尽管很小心,但仍被警方掌握讯息,第一次上街的晚上,警察就敲他房门了,“说我还是个(中共)党员,怎么可以这样做”。

到了2019年初,卓先生一群人从到区政府拉横幅升级为到江苏省信访办上访。

卓先生成为带头者之一,还撂下话:“若不处理,继续到北京上访。”

卓先生说自己很幸运没有遭遇到不文明对待,政府只是下令不允许他们“找媒体,发抖音(影音平台)”。在耗时两年后,他们的故事有个还算不错的结尾——屋主的预付款交入政府指定的帐户,再由政府找施工方完成建设。

他在去年7月拿到新成屋,并在10月转手卖出,比起4年多前的入手价,还赚了约50%。

这主要归因于建案就在当地市政府附近,抗争太频繁政府有压力;此外因为地段好,所以建案完成一定能脱手,政府、开发商都有动力去解决。但当地其他的烂尾楼就不一定能有好结局。

上海郊区家园遭遇强拆的张女士就没有卓先生幸运。

她的家园遭金汇镇政府强拆,饲养的鸡鸭猪只被随意变卖。她更因为抗议强拆,在2016年被不明人士殴打至住院。

张女士尝试走法律途径,2018年7月上海奉贤区法院下达行政判决书指金汇镇政府强拆是行政行为违法。但张女士的先生2019年向金汇镇政府提出申请赔偿时,镇政府却以2012年双方早有协议为由拒绝赔偿。

张女士说,在所谓的协议书上,其丈夫的签字是被合成伪造的。官方鉴定机构则未对此作出定论。

自2019年10月至今年1月间持续进行的北京昌平区香堂村三千多户别墅和四合院遭遇强拆过程中,屋主被长期断水断电,在寒冬被停止供暖。其中不乏政法大学教授、中共名人后代、警察、商人等等所谓中产阶层成员。但他们虽然誓言反抗,却仍然保不住自己的家园。到今年1月底,首批400户房产已被全部强拆。

也是因为遭遇强拆,四川师范大学教授庹继光今年1月18日在学校坠楼身亡。他去年10月曾检举一名官员暴力拆迁公民合法房产。据其妻回忆,做过记者、有律师资格的庹继光在遭遇强拆后,曾沮丧表示,“学法律、学新闻,但救不了自己。”

中国一直以来强拆、烂尾等新闻层出不穷。这也意味着为房维权这条漫漫长路上,还会不断有新人加入。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