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田海波律师因茂名政法委施压...

田海波律师因茂名政法委施压 准备退出牛腾宇案

156
习近平及女儿个人信息在网络被曝光后,一群恶俗维基的年青人被抓捕、虐待、重判。上图左为习近平户籍照片,中为习明泽学生照片,右为习明泽证件图片。下图为牛腾宇声明,称被刑讯逼供的材料不属实。(图片来源:大纪元合成图片)

【希望之声2021年2月20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习近平女儿信息泄露案“致使24名中国年轻人被当作“替罪羊”判刑入狱。由于家长联名不断喊冤,此案引起海内外舆论持续关注。近日,牛腾宇案的关系人肖彦锐透露,因受到茂名市政法委和佛山司法局的压力,牛腾宇的代理律师田海波准备退出代理。据指此案受到上级关注,所有的代理律师几乎全部被约谈。

“习近平女儿信息泄露案“受害青年的家长2月19日告诉《大纪元》,因为茂名的政法委介入,19日下午,佛山的司法局约谈了田海波律师,说他手续不全、没有报备,这是个涉恶涉黑案件等。

司法局声称田海波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这个案件应该报备,没有报备;二是做无罪辩护应该请示,没有请示。像这种敏感案件,不能改变案件定性,要讲究政治立场。

家长表示,司法局目的是为了给田海波律师施压,让他不要继续代理下去。否则田律师很可能面临被处理、吊销执照。

牛腾宇案的关系人肖彦锐向记者提供了一段其与律师的对话,田海波律师确认,茂名的司法系统介入了佛山司法局的约谈,称受理黑恶案件必须要报备律协或司法局。这个案件现在影响比较大,上级比较关注。

田海波认为,此案还不致于到政治案件的高度,也没有涉及到政治上的内容,因为国外媒体报导了很多内容,肯定造成了影响力,国内也听到一些信息,也影响到国内了。

田海波表示,他把这个案子想成普通的刑事案子,为什么现在搞得这么敏感、这么大呢?不仅仅是他,凡是代理这个案子的律师都全部被约谈。这表明确实有关部门在重视这个案子。

田律师表示,执业这么多年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会和家属商量一下,即使退出也会与新的代理律师沟通。这个案子到这个阶段还不知道开不开庭,如果书面审理的话,继续代理所起的作用也是非常有限的。

肖彦锐表示,这是第一次证实这纯粹是一个政治案件。之前的迹象也表明,这应该是个政治案件,因为它处理的方式是政治案件的处理方式,迫害啊,但是现在非常实际地证明了,因为他们亲口说出来这是个政治案件。

他说,说政治立场不对,完全暴露了茂名政法委和当地公检法勾结在一块,欺骗上级的做法肯定是有的。说手续不全肯定是借口,哪来的涉黑涉恶?都是无辜的人。无罪辩护本来就是合理的,也没必要去通知茂名的政法委。

肖彦锐介绍,最早的代理律师退出此案时,曾告诉家长,去年11月2日一审开庭前一天,他们21名代理律师被拉到茂名司法局,被警告不准发声。司法局官员称案件牵涉中共高层领导人。

肖彦锐提到,开庭的那一天,确实有很多律师也不敢开口。田海波律师做了无罪辩护,当时没找他麻烦,现在突然开始找他麻烦。因为海外媒体一直在报导此案。

此外,牛腾宇的代理律师黄汉中,日前也被北京朝阳区司法局约谈,要求他退出此案代理,并要求他不得为此案接受任何境外媒体采访。

北京黄汉中律师被约谈,他近期曾代理牛腾宇案。(图片来源:大纪元)

“恶俗维基案”10位家长近日发表了公开信,他们恳请司法部门纠正对此案24位年轻人的判刑,指出全案判决充满漏洞与不公,24名年轻人成了政治案的替罪羊,此案将成为中国法律史上的奇耻大辱。

牛腾宇的母亲也受到中共警方的压力,牛腾宇的母亲2月16日告诉《希望之声》记者,警察怕酷刑折磨牛腾宇的罪行曝光,声言要将牛腾宇“关到死”。她本人因为为儿鸣冤遭到死亡威胁,呼吁媒体替她发声,“一定要帮帮我!”

牛腾宇的母亲说:“前两天他们有人跟我说,他们还准备把我给灭了,‘他妈接受外媒采访,把她给灭了,不让她说话。’

根据一张牛腾宇透过律师带出的手写声明,牛腾宇称自己被迫在数百页A4纸上写了数十万字的“自述材料”,内容均是由公安指定的。必须按其要求的标题、提纲,在规定的时间内写足够的页数,否则只能吃白饭,禁止睡觉,吊起殴打等。在2019年12月10日到2020年1月20日一个月间,他只睡了不到30小时,且手被殴打致残。

因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和姐夫邓家贵个资外泄,被挂在海外“支纳维基”网站,茂名警方疑似抓捕“恶俗维基”网站的国内会员顶罪。数百人受到各地警方骚扰,24名年轻人于去年年底被重判,网站运维技术人员牛腾宇被定为“主犯”,重判14年。

肖彦锐18日透露,牛腾宇被关押在佛山看守所期间,警察曾拿电脑让他打字确认案情,在这个过程中他恢复了内部文件,看到报告案情的两个版本。其中一份是茂名当局上报广东省公安厅的情况,显示“恶俗维基”网“站长”另有其人,而目前被指控为“主犯”的牛腾宇只是负责管理服务器的非主要角色;另一份是上报给中共公安部的文件“主犯”赫然变成牛腾宇,原本文件中的“站长”顾杨阳的姓名无影无踪。

而顾杨阳是“恶俗维基”网“站长”,曾短暂被捕,获释后被家人立即送往境外,其父亲为上海教育局官员,母亲为阿里集团蚂蚁金服高管。

肖彦锐认为,仅凭茂名警方,必定不敢搞阴阳报告来欺骗中央。虽然茂名地方公检法部门在本案中明显勾连,但能够统筹这些机构,上呈口径完全一致的伪证,绝不是茂名公安部门能够完成的事情,他质疑广东省公安厅在此间扮演的角色?

 

责任编辑:李娜
前一篇文章传中共拟对有国安威胁的国家禁止出口稀土加工技术
下一篇文章中共院士评选利益驱动 继“白酒院士”后又现“黄金院士”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