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小粉红炒股赔大钱 经历惨痛...

小粉红炒股赔大钱 经历惨痛方醒悟

239
大陆移民丁先生在新西兰奥克兰“三退”集会上发言反对中共。(图片来源:大纪元)

【希望之声2021年2月22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2月14日上午,新西兰奥克兰西区马场举行“庆祝3亿7000万勇士退出中共党团队(三退)”集会。来自中国大陆的丁先生在集会上发言,公开呼吁抵制中共渗透。在大陆生活了40多年,作为企业老板的他,原本在中国只看中央电视台新闻,对国外的事情没兴趣,压根就是一个非常拥护共产党的小粉红。为何他一出国就公开反对共产党了呢?

丁先生讲述了他所经历的切肤之痛和曲折的心路历程。

炒股赔大钱

“我以前是个小粉红,还是很拥护共产党的,奥运会的时候,中国得了多少块金牌,还是很关心这个事的,对中国之外的东西并不是太感兴趣。”丁先生说。

“我从2007年开始炒股,那时候中国的股市火,可是到2009年的时候开始赔钱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国内大肆报导,说美国如何如何,华尔街怎么怎么不行了,美国是这次灾难的制造者;而中国一枝独秀,经济如何如何,是引领世界的火车头。”

“我炒股我知道,中国经济这么好,股市怎么不涨呢?而美国股市却缓慢地开始往上涨了。美国股市好像跌到6000多点,等它的经济开始恢复以后,慢慢慢慢地股市一点点地就好了。而中国股市最高是6000多点,然后开始直线似的一路下行。”

“当时欧洲那边,他们的经济也开始衰败了,国内的媒体又说人家怎么怎么不行了,可人家的股市慢慢也好了。”

“你说中国这么好,这么牛,经济这么增长,你的股市怎么不动呢?我们老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可是你的股市这么跌,股民都亏钱呢!说实话,咱看的是什么?看的不就是实际嘛,对不对?这时候,我就有点关心了,就从这里开始,我所谓的觉醒,就是因为我赔钱了,我要问问为什么。”

丁先生炒股一共投入了50万人民币,结果赔了30万,“三分之二啊!你的钱没了,这是最直观的。”

经济真的最牛?

“当我赔钱的时候我要问为什么,就出来看美国了。美国的股市开始涨了,11,000点,12,000点,屡创新高。但是国内的媒体说,美国政府要倒闭了,没有钱了,说美国欠我们多少多少外债。那时候我心里就画问号了——共产党说人家这么不好,人家股市可涨了。”

而国内这边,“总理出来讲话了,让广大股民对中国经济有信心,可光喊没用啊,我们‘不看广告看疗效’。人家美国经济增长才百分之一点几,甚至是负增长,可是人家股市涨了。德国、法国、欧洲的股市全都涨了,就包括拖累经济的‘欧猪五国’,连人家的股市都涨了。”

“而中国经济是双位数的增长,年增长率百分之十几,那是全世界最牛的了,统计局给的数字。那就不对了?从这开始,我就开始怀疑了。人只要一怀疑,就好办了。我的心路历程,就是从怀疑开始的,我开始怀疑共产党了。”

“以前,说实话,完全相信共产党,真的。我以前看的都是中央电视台,看经济,看新闻联播,看网易,看新浪,还不知道国外的东西呢。”丁先生说,“当我想赚钱的时候,股市这个样,这个时候我就不完全相信共产党了。”

“一脚踩到金库里”

“我开始研究美国,随后又研究英国、欧洲、希腊,到图书馆找书,我这个人爱较真,打破砂锅问到底。当时在国内的互联网,还允许自由派的知识分子讲课。这一下子,把思想给打开了。”丁先生说,“对我最大最大帮助的,说实话,就是新唐人、大纪元、希望之声。”

“2009年,一哥们给了我一个翻墙软件。我一看,那怎么讲呢,那简直就像挖宝藏似的,一脚踩到金库里头去了。我每天如饥似渴地看,大纪元、希望之声很早以前写的文章啊,还有自由亚洲、美国之音,他们采访一些学者、名家,讲的那些内容,真是让人脑洞大开。‘呼’一下子,这时候你就醒悟了,你就再也回不去了!一个人一旦明白了,你再让他装傻,他做不到了。”

“广东乌坎事件、温州高铁出轨,共产党的报导和大纪元、新唐人的报导整个就是南辕北辙啊!这时候我就知道了,大纪元说的是真的,那边是在撒谎,有对比你就知道了。货比三家,你不就不上当了吗?!”

“原先我们觉得,共产党厉害,打国民党、抗日都是共产党的事,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结果被大纪元完全给颠覆了——小日本在哪?在北边呢,你往陕西那边跑是怎么回事?你那完全是逃跑,被国民党追着打嘛!现在咱明白了,当时不知道啊。”

“网上的那些内容,怎么讲呢,那完全是,一看的时候那个嘴巴张的大大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丁先生说,“我是从09年开始醒悟,醒悟了之后就一头扎进图书馆里头去了,越挖越深,越挖越深,越挖越有意思了。”

更惨痛的教训

虽然丁先生从2009年就已经开始醒悟,但是他说醒悟的还不够,以至于到2015年遇到更深刻的教训。

丁先生从2014年开始投资P2P,即融资租赁,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就是通过互联网,把钱放里头去,它给你10%的年利息甚至更高,分三个月的、半年的、一年的、三年的,时间越长利息越高。”

“当时,中央提出互联网金融,还提出一个口号——双创。共产党在中央电视台宣传,广告铺天盖地,什么公安部啊,国资委啊,各大政府部门都出来给它站台,说这个产品如何如何好,前景多么广阔啊,在国外搞的多么好啊。很多老百姓就把钱投进去了。”

当时有个平台叫“e租宝”,丁先生于2014年投资50万元进去,没想到仅半年多就出事了,“2015年共产党翻脸就说是非法的,钱不给了。50万,这个钱就拿不出来了。”

丁先生说,“e租宝的投资人有100万人,涉及金额500亿元,这是官方统计的。才半年多,这500多亿就被锁死了,全都不给了。”

没办法丁先生只好选择上访之路。“实际我也知道,上访的用处可能不是太大,但是我还有一种侥幸心理——这么多人,这么大的金额,当局总不能不给个说法吧。”据丁先生的估计,因为投资e租宝到北京上访的当时至少有几千人。

“我是2015年元月2号去的。共产党对付老百姓招有的是,当时先是安抚,有高官就出来讲话了。他是北京市公安局的一个干部,反正职务不小,他说,‘大家放心,中央对这事高度重视,这是建国以来第一起金融大案。波及面这么广,数额这么大,以马凯副总理为首的e租宝特别工作小组已经成立了,国家一定会给你们妥善解决,请你们放心。’当时他们既不打也不骂,就是维持秩序,我们还可以喊口号,都没问题。”

“7号,风云突变。”丁先生说,“我早晨一去,发现大巴车整个把信访局那条街给封死了,全是大巴。他们都穿着防暴警察的衣服。我们到那去,20~30人的时候他们不抓,等70~80人的时候,‘呼啦’一下子他们下来好几百号人,就把我们给包围了,都往大巴车里头拉。”

“大伙都不服啊,对不对?他们就开始打。就在国家信访局门口,有不走的就打,上岁数的他不打,年轻的往死里打。信访局门口有铁栏杆,有一个小伙子拽着铁栏杆就不走,那警察拿刀子割,一淌血你不就松手了吗,就那么干!”

“一开始说你们是合法的,你们有什么意见、有什么诉求?这么做是对的。转头就变了,就开始说我们是非法的了,你们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多少条罪,聚众。突然一下,7号就变脸了,就往里抓人了。”

“我们有微信群,有被抓到派出所里面的年轻人说,他到了里边又验血又验尿。我们纳闷啊——给你抓进去了验血验尿干什么?现在我们才知道——活摘啊!你年轻啊!老头肯定不要你的肾你的肝,你年轻,要你的肾你的肝啊!”

“大纪元报导的活摘器官,一开始我还有点不太敢相信,可是现在,就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身边了,就是跟我一起去抗议的,去上访的e租宝的投资人,就得到这个‘待遇’了。后来出来之前让他签保证书不许声张出去。我们后来分析,这小伙子命大,可能器官当时没匹配上去,如果匹配上去,那人可能就消失了,在中国失踪一个人,在共产党眼中,中国人的命跟蝼蚁一样。”

前后经过几年的抗争,丁先生被抓进去了“无数次”,遭到多次殴打与羞辱。“我这种人是属于较真的,我不服,这跟人的性格有关系,我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但是我不服你,我要跟你干,这种思想是骨子里的。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如今已经六年过去了,丁先生投资的50万元至今血本无归。“我是投资少的,这里边窝囊死的人太多了,投资几百万的,上千万的都有。”通过这事之后,他对中国共产党的面目也彻底看清了。

e租宝是中国第一家爆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在此之后爆雷的就多去了。据丁先生的“保守估计”,中国的金融难民有几千万人,投资金额上万亿。

中共和民主国家是天敌

丁先生说:“现在如果还有人跟共产党讲什么法律,那纯粹就是幼稚。共产党今天说的话,转过头就能不承认。你说它流氓啊,土匪啊,这些词都不足以概括共产党,它远比这个还邪恶。”共产党现在说《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文件,已经不具有现实意义了,丁先生对此一点都不惊讶。

“共产党和民主国家是天敌。”他说,“只要有共产党的存在,这些民主国家,有文明的地方,它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吞噬掉。为什么?只要有讲诚信的,就能反衬出它如何的不讲诚信。就像台湾的存在,让共产党脸面无光,所以说,它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台湾灭掉。”

丁先生表示,中共最擅长的,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无论对内还是对外。

至于说丁先生从2009年已开始觉醒,为什么到2014年还轻信中共的宣传?丁先生表示,当时认识的不够,以为共产党一时还不会倒台,以为听它的话能得到好处。

“炒股赔了30万,投资P2P赔了50万。”前后80万元,是丁先生工作二十几年的拼搏盈余,这还不包括对他身体以及精神上的打击。“我对共产党的本质,是自己受到了伤害之后,才逐渐认识到的。”

“我身上的毒中了40多年了,但至少我知道这是毒了”

如今的丁先生一家已经离开中国,移民到了新西兰,但他感受到自己身上“还有中共专制文化的毒素。不只是我,凡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多少都有。占小便宜,不讲诚信,钻人家福利的空子,错了从来不认错。”

丁先生坦诚地表示:“我现在还在极力地清理,但是根除不了,我身上的毒中了40多年了,但是至少我知道这是毒了。你看洋人,甚至毛利人,他们那种朴素的美德,不是说需要多么高深的学问才能做到。”

丁先生说,人一定要学习,一定要有好奇心、有求知欲,多问为什么。“当我们享受新西兰的蓝天碧水的同时,我们要问问为什么,同样是生活在地球上,为什么人家的国家就能搞的这么好,而中国就不行呢?”

“有一次,我租的房子的热水器坏了,找一个电工来修。电工来了把它拆开——1976年生产的。1976年!我小时候住的房子才12平方米,一家五口人睡在一个炕上,哪见过热水器啊?!可人家已经开小汽车,住三室一厅的房子。这房子如果拿到中国就算是别墅了。人家就一个普通老百姓,而且遍地都是啊。人家的生活跟你的差距也太大了!”

“如果这片净土再被共产党给污染了,那我孙子不又受害了吗?我就希望啥,希望我孙子,希望我孙子的孙子,千万别被共产党再迫害了。”

他说,“这可能也是自私。我反对共产党,为什么?也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后代的安全。所以,一定要有一部分人站出来,这是有意义的。”

他诚恳地说到:“今天我把自己最痛苦的经历说出来,就是为了让人知道真相。”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前一篇文章中共在德代理威脅旅德港人 德人權領袖籲政府正視
下一篇文章四川官员受访作秀 下属藏镜头后举稿 网络火爆(视频)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