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希望之星系列点评】析民主...

【希望之星系列点评】析民主政治优劣与中共武统台湾可能性

516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先生(图片来源:脸书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1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希望之声全力推出的美国大选日当天15小时直播,汇集了多位媒体大咖和著名学者嘉宾,就五大主题讨论分析和点评,与观众互动,精彩不断,高潮迭起。本系列根据嘉宾的精彩点评片段整理,陆续在这里呈现。

美国重振民主自由精神的最根本因素就是排除中共影响
台湾大学政治系明居正教授:这次大选的民调都是好像对川普比较不利,对拜登比较有利,不过我们晓得这些民调有很多黑数。所谓黑数就是指不管支持哪一边,他基于这个社会氛围而不太敢讲话,这反映出来的就是美国社会分裂的情况;另外就是美国社会里原来自由、开放讲话的氛围好像慢慢少了,这跟这些年来所谓的“政治正确”有点关系。所以希望这次选举完之后,不管谁获胜,都能够重振美国的自由民主精神,对于人类社会的发展来说,那都应该是有益的事情。

重振民主自由精神的最根本的因素,应该就是慢慢排除中共的影响。因为我们现在看到,我举个我切身碰到的例子:几年前,当时我有个机会到美国做访问学者,我拿的奖学金已经给我了,都没有问题,现在就是我去申请而已。我申请了几个学校和机构都没有获准,当时我就觉得非常奇怪,因为以我的背景、我的资历跟我在美国学下来的经验来说,这些应该都不是问题,但几个机构都没有通过。后来我就找了几个朋友问了一下,有一个朋友明确告诉我说,很简单,第一因为你是台湾的;第二是你反共;第三因为你学法轮功,所以他们忌惮。我问为什么会这样子呢?他说很简单,因为中共在这些学校和机构的影响力太大了,它们在里面或有代理人,或者它直接可以打电话告诉说这个人对我们不友善,不要接纳他。这个人就很明白地跟我这样讲。这个事说起来已经好几年了,我当时吓一跳,我那时候才认识到,原来中共对美国社会的渗透到达了这种地步,干涉美国的学术自由跟言论自由。我想各位若在美国居住的话,现在应该有点感受了吧?也就是说,如果恢复美国社会民主自由氛围,很重要一点就是排除中共的影响,这是很关键的。

台湾大概是全世界最挺川普的一个国家
台湾民众对美国大选非常关注,但台湾社会也很奇怪。应该说台湾有自己的蓝绿问题,台湾的蓝绿问题跟美国的有点结合起来了,目前看起来,以政党倾向来说,国民党比较偏向拜登的民主党这边,民进党比较偏向川普的共和党这边,民间的声浪也差不多比较分歧。我们没有很精确的统计,因为好像没有人特别去做民调,但是民间的声音一般来说支持川普的比较高,大概可以高到六成甚至可以再超过一点,大概逼近七成。所以台湾人开玩笑说,我们大概是全世界最挺川普的一个国家,目前是这么一个情况。

这种原因是因为台湾面对中共的压力嘛,川普上台之后,对中共的态度比较强硬,对台湾比较友善,多次对台湾讲话也好,颁布法令也好,让高阶官员来台湾、出售武器、出动飞机等等,所以台湾人觉得,川普对台湾很好,有这样一个很直接的感觉。

在经济方面倒还没有那么明显的感受,当然大家看到,川普的施压大陆经济开始下滑,很多台商回来,大家慢慢地感受到,川普对大陆的政策对台湾经济有帮助。不过这是种感受,还没变成很明确的氛围。但话分两头,因为台湾的台商人数相当多,台商在大陆大概50万到100万了,现在流动非常大,所以现在说不准数字。不过看起来,忧喜参半吧,因为原来很多台商在大陆赚很多钱,他现在赚不了钱要离开,他们会归咎于川普。但是对台湾老百姓来说,工作回到台湾了,所以川普搞这个我也很高兴。其实它是一个犬牙交错的这样一种情况。

民主政治的好处和缺点
今天美国大选和往年比,因为我在美国也住了10年,现在回到台湾工作这么长时间了,当然对美国政局也比较关注。我们晓得这个民主政治出来之后,党派竞争非常激烈,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竞争非常激烈,不过美国毕竟相对来说是一种比较成熟的政治,所以在很多地方运作得比较好。当然话又说回来,在我观察最近十几、二十年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民主政治是出了一些问题。

一方面就是,在我们政治学家看起来,目前现存的政治制度当中,没有一个是完美的,因为我们只能想办法让更大多数人的生活跟各方面能够得到好处,但在改善更多人生活的同时,却不会伤害到另外的一些人。这是政治的一般期盼。民主政治在现在这种工业跟商业社会条件下面,是我们能够找到的一个比较好的政治制度。但是我们绝对不认为它是完美无缺的,我们晓得还有很多问题、很多弊病。不过民主政治好处就是,它有一个自我检测的能力跟自我修补的能力,也就是第一,它有各种分权制衡嘛。

第二就是有外部媒体的监督。可是就像我刚刚所说的,如果它是正常运行的话,那这个体制还是不错的,但是如果它内部有很大的矛盾,大家不太认为说现在的这种游戏规则可以帮我解决这个矛盾,那这个矛盾就积累了,这是内部的问题。如果有外部的力量进来,说我可以利用那矛盾去分化它们,把它搞得越来越激烈,最后你们就不可能团结起来对付我。那就更可怕。这其实在半个世纪前,就有一些学者注意到说,这是开放社会的弱点,或是开放社会的缺点。

美国民主政治的动摇与外来干预很有关系
我们看到美国的民主政治最近这十几、二十年来有一些动摇,有一些裂缝,我们看到跟外来的干预很有关系。过去人们常常说是俄罗斯的干预比较严重,现在大家慢慢认清楚了:中共的干预远远超过了俄罗斯。我个人在学术界的经历就反映出了中共对美国社会的渗透跟影响,现在大家越来越看得清楚,当中共对美国的社会,尤其对美国的学界、新闻界、影视界甚至对政界有这么深的介入的时候,那么美国的民主政治就会受到腐蚀。所以我才说,这次选举其实一方面是两党之争,另外一方面反映出来是美国社会的分裂,但更重要的就是美国社会现在左右的对抗,也就是说比较民主跟比较偏向一党专制或一党独大的这种斗争,现在变得越来越激烈。如果美国人不能认识到的话,这恐怕是很大的问题。

中共的台海动作是针对台湾和美国关系提升而来
分析中共对台湾的动作,我们先说台湾直接的感受。中共飞机三天两头到台湾这边来,或者在台海中线附近,或者在台湾的西南部,或者在巴士海峡附近游荡等等,简单说对台湾心理上造成一定的压力。不过话又说回来,来多了人就慢慢麻木了,这是第一层;第二层就是,美国也非常担心台海在这时候会发生什么问题,所以美国这段时间,当中共飞机过来时,美国也隔三差五显示武力威慑。这给了台湾心理上的安全。所以中共什么动作,台湾这方面感受是最直接的。但中共这动作不见得针对美国大选而来的,它是针对台湾跟美国的关系提升而来的。

我们注意到,过去这段时间,台湾海峡不是发生过三次台湾危机吗?这三次台湾危机看起来是中共对台湾发脾气,可你真的看下去,真的是因为中共看见台湾跟美国的关系改善了或者拉近了,然后它发脾气。中共很担心如果美国对台湾关系再拉近的话对它们不利,所以反映到对美国选举来说,它会担心,看哪个总统会对台湾比较好,就得堤防他。到目前为止,不管是拜登也好,或者川普总统也好,他们现在在讲话上面,拜登对台湾还是那么友善,不过对反共来说,拜登说仅守《台湾关系法》,但对川普来说,他做得好像是在《台湾关系法》上至少比拜登的部分强很多。倒不是说拜登没有机会去表现,而是拜登过去在任上的时候,对台湾的帮助是有限的。

所以对中共来说,它比较在意,万一川普第二任当选之后,继续反共的趋势就比较麻烦,所以它某些方面有些间接的表现,但还不是那么直接的。

我想,一方面是台湾人的感受,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具体的表现,反映出来就回应了我刚才说的,为什么台湾人比较喜欢川普,这是原因之一。

中共武统台湾是绝对不可能了
中共对台湾武统是绝对不可能了,因为它晓得如果武统台湾,第一,即便没有美国跟日本的干涉,台湾对它也可以造成很大的伤害。台湾飞弹的能力、台湾电脑的能力,其实在全世界也都是比较领先的,如果你不要命打我,我也不要命打你,要动武可能双方都很难堪,所以这是一个最大问题。而且更仔细地说,如果中共要动台湾的话,它必须面对美国和日本,即便美国现在选举,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从宪法来说,只要新总统没有产生以前,现任总统还是总统,他仍然可做他总统该做的事情。在什么时候不能做呢?在权力交接的那一秒钟,那是没有人能做决定的。但权力一旦交接之后,就有总统可以做决定。所以不管怎么样,中共得考虑,我得面对一个美国总统的决策。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对日本来说,台湾各方面的利益都非常大,不管是经济利益也好,或战争利益也好,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只要中共对台湾施加压力大的时候,日本虽然不敢直接跳出来,但日本会在底下跟美国说,你管管台湾的事吧,你看中共搞成这样了。 95、96飞弹风波的时候,日本就曾经出手过。所以中共也必须考量这些事情,它如果一旦真的考虑要动台湾的话,那么它得必须面对后果,所以武统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武统不可能并不代表中共不会对台海进行第四次危胁,所谓台海危机其实它就是一个小规模的动作,刺激一下,或者警告一下等等,这个倒不能排除。不过时间点我猜大概不会在这个时候,因为这个时候美国选举很激烈。所以在选前我就说,中共不太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做动作,因为做动作等于是帮川普竞选嘛。所以现在我们就是看选后它有什么考量吧。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李帅)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