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川普力量重新发威 要北京赔...

川普力量重新发威 要北京赔10兆美元

116
前总统川普在CPAC上发言。(AP Photo/John Raoux)

美国前总统川普(特朗普)6月3日发表声明,批评白宫首席传染病顾问福奇与中共勾结,在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初期给出错误信息,否认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传出的质疑。川普还强调,中共要为疫情在全球大爆发负责,赔偿10兆美元。

川普在声明中强调,“中国(共)应该为他们造成美国和全球的死亡和破坏,付出10兆美元的赔偿。”

川普还批评福奇与中共的关联过于明显,以至于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他表示,现在每个人,都开始说川普对于“中国(共)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传出的看法是正确的。

去年年初,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作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的福奇成为川普政府抗击大瘟疫工作组的高级医学顾问。川普总统今年1月离任后,福奇在拜登政府中继续担任抗疫要职。

在疫情爆发后不久,川普就曾公开表示,根据美国情报机构的消息,中共应对疫情在全球大爆发负责。但福奇却与川普唱反调,否认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传出的。

不过,近日美国媒体根据《资讯自由法》,获取了福奇数千页的电子邮件,曝光了福奇应对疫情的一些内幕,引发舆论关注。

2020年4月4日,福奇在白宫疫情发布会上讲话。(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其中《华盛顿邮报》披露了福奇与中共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高福之间的密切关系。2020年3月2日,高福给福奇的邮件中写到,“我看了《科学》的采访,怎么能用‘大错’这个词来说别人呢?那是记者的措辞。希望你理解。”

福奇回信说,“我完全理解。没问题。我们将共渡这道难关。”

福奇上周在国会听证会上,承认他主管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时,曾与中国流行病医界官员长期接触,批准拨款60万元与武毒所展开蝙蝠冠状病毒研究,用美国纳税人的钱与中方合作。

但他辩称,这笔钱不是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用于病毒“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

然而,2020年2月1日的电子邮件显示,福奇给员工发了一封邮件,想确认武汉病毒所的“功能增益”实验和NIH是否有关,等于确定了美国在“国外”资助冠状病毒研究方面有潜在作用。

也就是说,福奇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做功能获得性研究,他也知道中共病毒有疑似“被设计”的序列特征,但他依然批钱资助武毒所,依然对中共病毒可能源自实验室泄露发表否定意见。

这封被曝光的电邮证明福奇在听证会上撒谎。

另外,在2020年4月18日,“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萨克(Peter Daszak)在发给福奇的邮件中,感谢福奇驳斥实验室外泄的理论。

他说:“一旦这场大流行病结束,我期待着当面感谢你,并让你知道你的评论对我们所有人是多么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达萨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亲密合作发表过二十多篇论文,他本人与该所的研究员石正丽合作发表与蝙蝠冠状病毒有关的论文至少有3篇,而且他还是福奇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具体执行人。

另外,达萨克也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武汉调查团的主要成员,今年2月,世卫专家结束在武汉对病毒起源待调查后,给出的结论是:病毒从实验室传出的可能性极低。

但这一结论引起美国及国际社会强烈反弹,拜登总统5月26日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在90天收集疫情信息,给出中共病毒起源的调查报告。

福奇的上述电邮被曝光后,美国政界要求他辞职的声音不断。美国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克伦绍6月2日在推特上表示,“福奇已经失去我的信任很久了。”“电子邮件显示的情况,比我们想像的还要糟糕。”

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在推文中,只写了一句话:“福奇有一些问题要回答。”

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保罗则在推特上表示,“告诉过你了”,并附上开除福奇的标签。

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谴责福奇是彻头彻尾的欺诈,他呼吁对福奇进行犯罪调查。

美国保守派活动人士杰克.波索别克(Jack Posobiec)6月2日在社交媒体上透露说,拜登的白宫官员们在“积极讨论”辞退福奇的策略。

有意思的是,在“电邮门”曝光前,福奇最近在病毒溯源的问题上态度突然出现大转弯,力主对病毒是否源自武汉实验室进行彻底调查。他因此遭到中共党媒攻击,称他为“小人”,说他“背叛了中国科学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