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补充曾节明的毛选热评论

补充曾节明的毛选热评论

193

网络上有大量曾节明的政论,近日看到其中一篇,名为“中国年轻群体为何重现“毛选热”?并非全由中共官方推动”。其中谈到了“毛泽东突出的个人魅力”认为“《毛选》的文章,风趣、幽默且深入浅出,以中国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深入浅出兜售马列歪理,正是毛泽东的拿手好戏。”。该文其他都好,就是有一点需要更正。

前些年,中共的一些老人提出了一个建议,趁着老人们还在,理清一下,“毛选”中,那些是毛本人写的,那些不是。这个工作的结果有署名罗冰的《〈毛泽东选集〉真相》文章中披露了出来。该文称:“《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的一百六十余篇文章中,由毛泽东执笔起草的只有十二篇,经毛泽东修改的共有十三篇,其余诸篇全是由中共中央其他领导成员,或中共中央办公厅以及毛泽东的秘书等人起草的。”如早期的张闻天写的很多文章,都被冠以毛的名义,收入了毛选中。

下面是曾先生的文章:


如今中国大陆兴起一波年轻人的“毛选热”,规模之大,文革后势所空前,令过来人由恍若隔世之感,:
公交、地铁、动车、城市轻轨上阅读甚至朗诵毛选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成为中国各城市的新景观;
微博上,毛选交流组群参与者已达千万人,还在继续激增;
大陆所谓二次元文化的B网站,许多毛选朗读和心得视频,点击率都突破百万。
近期许多书店的毛选都卖得脱销,尤其是1977年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保留了毛泽东许多口无遮拦的语录版卷)卖疯了,这本以往在旧书市场几毛钱一本的书,现在电商平台卖到每本¥56.7,而且还在涨价。

许多人认为:中国最新的毛选热是习近平崇毛的必然结果,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然而,最近中共当局并没有把阅读毛选当作政治任务下发,因此最新中国年轻人的“毛选热”,并非完全是中共官方推动的结果。

对此一个佐证性的现象是:中共官方大力推播的“平语近人”等习近平语录、“思想”作品,从未形成类似于“毛选热”的热潮。

那么,为什么中国年轻人会相当程度自发地产生“毛选热”?毛泽东突出的个人魅力是一个因素。毛泽东的治国思想和观念是荒谬的,其政策是祸国殃民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思想的荒谬与个人的魅力是两回事:
毛泽东男人女相,阴阳怪气,但无可否认是其青年时期是一表人才、英俊潇洒的,而且还具有诗人气质;毛泽东的才气,在中共党内是数一数二的(书法仅次于康生),客观地说,如果毛泽东没有上井冈山,而是潜心写作的话,以他的天赋,成为一个优秀作家是绰绰有余的。

正因为毛泽东富于个人魅力,所以《毛选》可读性很强。《毛选》的文章,风趣、幽默且深入浅出,以中国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深入浅出兜售马列歪理,正是毛泽东的拿手好戏。
毛泽东行文用语,不仅生动、风趣、幽默,而且极富感染力和煽动性,如他对年轻人说: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象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文革后期临近谢幕时节,他又对毛粉说:“不必时时怀念我,也不要指望我回来,我离开后,你们就是我。人民万岁!”
这些毛泽东语录,就如林肯、希特勒一般,极具煽情的感召力。

相比之下,邓小平的个人魅力就远不如毛泽东,《邓选》的文采和可读性远不如《毛选》,这是《邓选》始终热不起来的重要原因,虽然习近平上台之前,尤其是胡面瘫上台之前,中共一直大力推崇邓小平,而相对淡化毛泽东,1994年(邓小平九十诞辰)和1997年(邓小平去世年),江泽民当局先后两次大推《邓选》,但始终没形成“邓选热”。

当然,最新中国年轻人的“毛选热”,也不仅仅由于毛泽东的个人魅力。这波“反季节”的潮流,与中国当今社会现实密切相关:
狐瘟时期,中共即开始放纵原始资本主义的残酷压榨,以腾讯为代表的强势私企,营造出周扒皮式的无偿加班“狼性文化”,中共还搞出国企高管的年薪制,令国企开始两极分化——领导帝王化、员工奴隶化…

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共一方面搞出毛式极权+高科技的新极权政治,一方面全面放纵原始资本主义的压榨手段,中共国“劳动法”形同虚设,超周扒皮式的压榨在私企甚至国企都全面成风,现在马云的“996”(一周工作六天,早九点到晚九点)模式已成人道模式,刘强奸的“8117”工作制(一周工作七天,早八点到晚十一点)正方兴未艾;

中共的假意识形态和伪民族主义愚民洗脑,虽然可以抹掉中国工薪大众追求自由民主的意识,但是抹不掉他们遭受原始资本主义压榨的痛楚,因此,借助习近平高举毛泽东的东风,以年轻人为主的打工群体从毛泽东选集中找到了导师和精神寄托:
毛选中生动、风趣、幽默的反剥削、反压迫的篇章,就引发了当今年轻打工族的强烈共鸣——毛选中一天工作15小时的无产者、悲惨长工…对应着现今中国被无偿加班、超时工作逼病、逼疯、逼跳楼、逼猝死…的私企员工,对应着被刘强奸“8117”七天工作制收割,却不敢辞职,口称“快感”的打工仔。

难怪有的新毛粉读出了反抗的“佛系新方案”,宣告:
“我不买房,不消费,不借贷,不结婚不生孩子,不给它培养下一代的劳动力,它还怎么剥削?我就是要从我这一代,葬送资本主义的未来。”

“毛选热”的此种另类效果,显然是现今焦虑老龄化而竭力推生“二胎”的中共当局,始料未及和极为恐惧的。

中国年轻人越来越缪托毛泽东为知己,除了习近平推动崇毛,崇拜毛泽东安全之外,还有一大因素是:中国年轻人没有受过毛泽东时代的迫害,且托中共掩盖历史之“福”,他们对毛泽东时代的贫穷、专制、恐怖,也几乎没有感触和印象。

我最早指出:毛泽东具有专制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双重人格,而毛身上无政府的属性,会使一切到手的专制成果,又在他手中统统毁灭——文化大革命就是典例;毛泽东如果能多活十年,中共必在他死后垮台。
这点和希特勒有相似之处:希特勒具有极端民族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双重人格,他身上的理想主义属性,使得一切到手的极端民族主义成果,又在他手上统统毁灭。

毛泽东身上的专制主义属性对中共是“正能量”,而他身上的造反精神,对中共却是威胁。

中国现今的反季节“毛选热”,对反对派也是一个启发:就是中共垮台后一定要优先建立社会公正——必须首先制止原始资本主义的罪恶,切实保障工薪大众的权益,否则新政府是站不住脚的。而这正是中国SM党的长项。

前一篇文章党校教授说加拿大总理与平民同样医保卡 遭“帝吧出征”被逐出微博
下一篇文章数字货币热正引发一系列影响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