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故事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26】泰国女人阿诗拉

172
比利时 生活 华人
泰国女人阿诗拉 (示意图片来源:Pixabay)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3月16日 星期一

今天早晨,我问威廉,我梳哪种发型好看,我要洗头,换个发型。威廉说:“你前两天刚洗了头,你怎么还洗头?”今天,威廉要办生日聚会,我想把自己搞得清净些、漂亮些,但威廉坚决不同意我洗头。所以我认定,这里不是每个人每天都洗头的。我在中国听说这里很干净,所以我也很注意个人卫生。

中午,餐馆来了很多的客人。威廉把我介绍给一桌顾客认识,其中的一位妇女说我非常漂亮。其实我没有她说的那么漂亮,我只是跟他们不一样而已。

整个中午像打仗似的,“咵咵咵”地走了好多路,楼上、楼下、餐厅,这几条线,来回穿梭。“餐馆里的钱是用脚走出来的”,我这样想着。

为了晚上的聚会,为了能穿上好看的衣服,把我显得瘦一点,我一天没怎么吃东西,饿得有点迷糊了,眼睛还冒起金星来,肚子也下去了,不显胖了。

下午2:40,还有顾客在吃,大厨史蒂芬过来说,威廉要他带我去他的女朋友莫妮卡那里,她给我做美甲,威廉正在陪客人。

史蒂芬把我送到了那里,又走了。

我问莫妮卡:“那台能使指甲干得快的机器花了多少钱买的?”

她说:“两千欧元,我有两台。”

我在中国做美甲时,没见到过这种机器。

做好了后,史蒂芬又把我接到了餐馆。刚下车,见威廉、妈妈及几个朋友正在餐馆外露天的地方,摆着几张桌子和几把椅子,正在休息,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我们回家换了衣服,我穿上了丝绸料子的唐装。到餐馆时是晚上6点钟,这时陆续有威廉的朋友和家人来了,有带礼物的,有不带礼物的。有的礼物是酒,有的是贺卡,有的是巧克力,有的是鲜花,有的是相框等等。威廉说,过生日时,他们一般的都送礼物,不送钱。

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过生日时,他们一般的都送礼物,不送钱(示意图片来源:Pixabay)

其中一位黄种人和我梳的是一样的发式,黑色直发,并且用小夹子把头顶上的头发向后夹了过去。她用中文向我问好,并说她叫阿诗拉。我问她:“能说更多的汉语吗?”她说不能。我又遇到了一个不能说汉语的同种人。

我老想搞清楚她是怎么回事,当我坐下时,我问她:“你出生在哪儿?”也许她也出生在比利时,像那个中餐馆的老板一样。她说了一个地方,我以为是台湾,她说不是,又给我比划,威廉也给我比划,搞了半天,我才懂,是出生在泰国。我还想更进一步地了解她,她对我真是个谜。于是我问她:“冒昧地问一下,你是中国人呢,还是泰国人?”

她说她是泰国人。

她不会说汉语,可以理解了,我把她当成中国人了。

但是她说,她的奶奶那辈有中国人,所以她有一半中国人血统,另一半是泰国血统。但是到她这辈,已经不能说汉语了。所以有人问她是哪国人,她就说是泰国人。

我说泰国离中国很近,有很多人信仰佛教。我家里人也有信佛教的,他们很善良。

作者:阿南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责任编辑:毕圆)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前一篇文章港府欲以打疫苗換復業 酒吧業批如“勒索”
下一篇文章红楼梦里最知感恩的人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