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人大前政治系主任致信汪洋建...

人大前政治系主任致信汪洋建议劝退习近平 提出“联邦制”解决港台问题

419
人民大学前政治系主任冷杰甫(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大纪元)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7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近日,原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主任冷杰甫的一封信在网上热传。该信写给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冷杰甫在信中建议汪洋召开全国政协主席会议,搞一次政治协商,提出关于习近平的暂退动议,并建议以”联邦制”为框架,创建”中华联邦合众国”。冷杰甫在信中说,联邦制能解决台湾问题、香港问题、少数民族问题。冷杰甫近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证实该信的确是自己所写,但表示这封信是自己今年4月写的,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才在网络流传。冷杰甫还遗憾的表示,自己的信过时了,几个月来,国内外形势大变,现在搞联邦制也没有用了。

冷杰甫这封信的题目是《建议习近平主席辞去党政军一切职务 致政协主席汪洋的公开信》。信中分别从香港问题、台湾问题、少数民族问题及国际形势来分析中国建立联邦制的必要性。作者在文章中说,“当前的严峻形势,表明习近平主席必须辞职,以退为进,这是应对危局的上上策”。

冷杰甫说,武汉的一场疫情让习近平站在了世界的对立面上,很多国家要求中国国家主席对这场瘟疫的流行“负责任”,并提出350万亿美元的索赔。“问责的后果太严重了,不可预料。那么我们怎么应对呢?我们是和整个世界对着干吗?我们决不承担任何责任吗?我们死扛、硬顶吗?我不怕你们世界统一战线!?极左媒体人摆出一副二愣子的做派,好吗?甚至用所谓的‘爱国主义’和‘忠于共产党的伟大誓言’,把14亿中国人绑架起来,一起向国际反动派进行斗争到底,直到把14亿中国人拖入核战争?”

文章接着说,如果中共中央高层也这么想,那就太幼稚了,对人民对国家太不负责。这是因为,孤立的中国,面对的是全世界的挑战,我们没有一个朋友,只有朝鲜那个包袱。

文章又指,中共的硬实力目前还比不过人家。如果打核战争,中共占不了上风,恐怕是万劫难复。“所以我认为:极左对抗,不是好策略,更不能搞战争。我们的最高策略应是让习近平主席以身体不适为由,辞去一切职务,暂时避开峰芒。”

建立联邦制的必要性

冷杰甫在文中表示,中国应该实行“联邦制”,才能解决台湾统一问题、少数民族问题、香港问题。

在台湾问题上,冷杰甫表示,用联合政府取代两个的政权,是对等统一,非常合理。“我们不走‘联邦制’这条路,不谋求共存共荣,不建立联合政府,想继续一党专政,会断送历史机遇。说得不好听,继续搞一党专政,那只有一条路,等待美国把中国共产党送进坟墓”。.

他还说,“坦率地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民主台湾实际上是支持中国人民的民主事业。美国不是我们的敌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美国对中国帮助最多最大,从来没侵占我们的一寸土地。特朗普总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总统。把美国当敌人是历史性错误。我们要用政治智慧看这个问题,要感谢美国政府对台湾的保护。”

文章从政治、经济等方面谈及台湾民主制度的先进性。在经济上,台湾的人年均收入是大陆的五倍;台湾的社会福利世界排名第二,大陆的社会福利世界排名第159。共产党通过内战建立的是落后的独裁政权。“我们不惭愧?政治上经济上台湾都比我们先进、富足,极左朋友叫喊武力解放台湾,是不是在帮倒忙?!说句幽默话,应该请台湾来解放大陆,才合情理。极左无知的‘武统论’必须休矣!”

至于香港问题,冷杰甫说,为了大陆的战略利益,”联邦制”比一国两制好。一国两制虽是个好东西,却也并不成熟,“是在和铁娘子发生争执时邓公拍脑门的产物”。一国两制虽然临时解决了香港必须按时回家的问题,立了大功,但留下了两种性质绝对不同的社会制度融合于一个政府中的许多矛盾。这种矛盾是你死活的,不可能和谐相处于一个政府之中,必然会产生碰撞并爆炸,在碰碰撞撞22年以后,终于爆炸了,把这个经济繁荣的自由港炸了个稀巴烂。欲重治香港,必须停用一国两制,用联邦制取而代之,废除23条基本法,由香港人成立“中华联邦香港临时自治州政府”,先独立起来,制订“香港临时宪法”,恢复昔日自由港的容貌。要达到此目的,唯有走向“联邦制”。

在少数民族问题方面,文章指,民族矛盾愈演愈烈,一片血腥,问题出在两方面。一是自治问题。中共说是自治,实际上没有自治,是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因为自治区第一把手即党委书记,一律都是汉人,这不能叫自治。

二是在爆发矛盾冲突的时候,中共往往采取暴力手段,开枪弹压。镇压手段愈来愈严厉,尤其对维族,杀人太多,引起国际上广泛关注。民族矛盾愈来愈尖锐,说明民族自治区这种管理方式彻底失败,必须革新,寻找新的管理模式。

文章表示,世界上解决民族矛盾或地域矛盾的办法,基本上都是走联邦制之路,联邦制是成功的。中共的民族自治区是个失败,必须停止,由联邦制取而代之。

国际形势巨变 联邦制也来不及了

冷杰甫对大纪元表示,这封信是他今年4月写的,不知道为什么直到9月才在网上流传。而这几个月里,北京通过了港区国安法,与台湾关系进一步恶化,同时在内蒙企图消灭蒙古族文化引发蒙古族的强烈反弹。敢言红二代任志强、清华前教授许章润遭打压;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鸡西市原副市长李传良公开与中共决裂;党内矛盾激化程度前所未有。

冷杰甫坦言称,现在他的建议已经过时了,“我那个信已经不算数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形势发展到这一步了,可能联邦也搞不了了”。

对于自己是否也有安全问题,冷教授表示,自己只是作为一名体制内学者给当局提出的一个建议,出发点是好的,如果当时采纳了他的意见,不仅对习近平、对国家都有好处,而且自己“没有一句话是不尊重人的,都是尊重的”。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