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少妇病危竟是被无常勾了魂 ...

少妇病危竟是被无常勾了魂 离世清廉公公阴司救回

82
清廉正直的官吏逝世后,有的会转为城隍神。(图片来源:pixabay)

(此案例未提及轮回,但实际上也是讲了轮回的道理。魂魄离体,或转生,或复活,都说明魂魄与生肉身相异)

清代杭州的唐家,长子才娶媳妇没几年,长媳郭氏却突然生病了,还病得不轻;自从生病以来,已经延请当地的大夫医治多次了,药也吃了不少,但都罔石无效。不久前才一刻也闲不下来的勤快媳妇,现在竟仅存一点气息,病奄奄地躺在床上,家人看着只能干着急。

而郭氏更是绝望地整日哭泣,想到自己青春正盛就要到阴曹地府去报到了,实在心有不甘;而又想到丈夫不在身边照顾自己,形单影孤地面对病魔折磨,更是伤心不已。

郭氏的公公、唐家的大家长唐配沧,以孝顺在乡里之间闻名,先前在武昌担任司马一职(清代五品文官),不过五年前却在任上过世了。唐配沧因为为官清正,所以家境相当清贫。因此唐家的长子才不得不在新婚后不久,必须远到二千里外的四川去担任教书的工作,以致一时之间无法及时赶回家来探望生病的妻子。

病重的年轻媳妇没救了吗?

一天,郭氏呈现出紧急的病危状态,连话都讲不出来了,仅存一口仿若游丝的气息,好像随时就要断气了;全家都守在郭氏的身边,他们都悲伤地想着,可能要为她办后事了。

眼看着就要断气的那一瞬间,突然郭氏发出元气十足的声音,听得家人都惊吓不已,旋即又仔细一听,她竟然是用(已过世的公公)唐配沧的口气和语调在讲话。

唐配沧(借郭氏的口说话):“我在阴司,阎王认为我做官清正,命我担任武昌府城隍。”“念及你们(指长子夫妻二人)刚刚成亲,而我却没有留下什么东西留给你们;我很满意媳妇的贤惠和勤俭,所以特地赶来救她。”

接着唐配沧又对着家人说:“你们必须赶快到狮子桥去,把刘老娘找来,请刘老娘为她(唐配沧的长媳)祈祷,我再从中帮助,这样就可以解除她的病了。”

唐配沧的次子,唐开武赶快到狮子桥找刘老娘,这个刘老娘,就是杭州人俗称的“活无常”。(“活无常”是在世间还活着的人,在阴间兼差担任“无常”的工作,他同时可以沟通阴阳两界,类似灵媒的人。)她被请到唐家来了。

唐开武:“我嫂子的病,你能救吗?”

刘老娘:“我因奉阴司命令,才勾捉她的魂魄,怎么敢私下又放了她?不过现在你家太爷(唐配沧),已去向阎王说情,也许能够不死也说不定。”

唐家人:“你见到我家太爷了吗?他在哪儿?”

刘老娘:“他已回到家中来,正在向家中的灶神说话,试图为媳妇说情。”

过了一会儿,刘老娘又说:“太爷出门了,想必他要到阴司去了。”

这时,生病的郭氏,一直静静地躺着没说话。

过了一些时候,刘老娘:“太爷回来了。”

随即从郭氏的嘴中,又发出唐配沧的腔调,中气十足地大声说:“你(指长媳)已经不会死了,用不着担心了。”

听得众人都放心地松了一口气,而唐配沧看到唐家的亲友都在现场,就又借郭氏的嘴,跟亲友们一一交谈,就像他生前一样。

这时,唐配沧次子唐开武,乘机跪下请求:“父亲!您既然做了神,能够预先知道人间祸福。您可以透露一下,我将来的情况如何呢?”

唐配沧严正地说:“只要做好人,行好事,自然有好日子过!你有什么必要,想预知未来呢?”又说:“我今天为了自己的私事,劳烦了城隍庙中的差役。你们赶快焚烧一些纸钱,供拜一些酒饭,以此来表达对他们的感谢之意!”

说完,郭氏立即恢复了她原来的口音,病也完全好了。

这是清代的袁枚写在《子不语》一书中的故事,他在文末写着,此为发生在乾隆二十四年(1759)五月间的真人实事,在写这篇故事的时候,故事中的主人翁郭氏还活得好好的呢!该书完成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看来她至少延寿了二十年以上了。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