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 学霸霍金没有拿到诺贝尔奖,...

学霸霍金没有拿到诺贝尔奖,这个日本学渣却拿到了

352
田中耕一 (网络照片)

曾经有人说诺贝尔委员会欠霍金一个诺贝尔奖,虽然诺贝尔奖委员会欠了很多了诺贝尔奖,不过现实是霍金跟诺贝尔奖的差距,就像贾跃亭跟马斯克的距离一样大;而有个路人甲却拿了意外诺贝尔奖,他觉得自己离诺贝尔奖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诺贝尔奖委员会却认为他完全有这个资格,一定要把诺贝尔奖颁发给他,即使他只是一个并不是非常出名的企业里的一个员工。

日本NHK最近做了一期回顾日本平成30年间科学成就的纪录片。片中,作为科学家代表接受访问的是一个叫做田中耕一的男人。

田中耕一在得奖前就是个最底层的小职员,貌似生活还很清贫。

学生时代也没表现出什么天赋,考进东北大学,电气工程学专业。还曾挂科留级。

毕业后第一志愿想去索尼公司,第一轮面试就被淘汰了。然后去了第二志愿岛津制作所,还被迫从电气工程转到化学,默默地做着一个底层的研究员。由于其貌不扬、不善交际,他的职场也并不顺利。

后来因为些机缘巧合和自身努力,发明了“软激光脱着法”,对生物化学领域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让使用质谱分析法来分析生物大分子成为了可能。

对于这一切,田中也没有觉得是改变世界的大发现也是到了2年后的1987年,28岁的他才在一次分子质量测定的会议上口头陈述了他的发现。

最后在次年在一位教授的积极劝说下,他才在欧洲一家自然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学术论文。就这样,又平凡无奇地过了十几年:上班,下班…… 但正是这篇关键性的论文使这个意外变成了诺奖的种子。

当时,这个专利相关的产品已经为公司获得了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利润,但公司因为这项专利只给予了田中1万1千日元的奖励,按当时的汇率折合约为700多元人民币。

田中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热爱的科研工作,日复一日,继续在公司做着底层的研发工作,拿着低廉的工资,过着清贫的生活。

2002年,已经43岁的田中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正准备下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15分钟后,你有一个重要的国际长途电话,请不要离开公司”。

没多久,他接到了那个电话。“你是田中耕一吗?” 对方讲的是英语。田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便回复自己就是。“祝贺包括您在内的三人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奖!” 英语不太好的他完全没听清电话那头在说什么,只隐隐约约听了“Nobel”和“congratulation”两个词。他没太明白电话里的内容,说了声谢谢便急匆匆挂掉了电话。他当时心里捉摸着估计是谁在恶作剧,或者是其他同名的小奖项。

正在纳闷的他突然被公司里的所有电话轰炸了,都是在问“听说贵司的职员田中耕一获得了诺贝尔奖…”

一时田中耕一获奖的消息也把媒体给忙坏了,不管是学术界还是新闻界,纷纷表示没听说过这个人。媒体费了很大劲,最后还是通过外网才了解到了田中耕一所在的公司。

田中的养母在电视看到播出字幕,还以为只是和自己儿子“名字一样”的人获奖了;妻子在出租车听到收音机新闻报道后,也顿时感到“脑袋昏昏沉沉的”。

一大批记者蜂拥至他的公司,把公司围得水泄不通,窗外一大批人,拿着摄像机和话筒等待采访他。田中这才回过神来,他是真的得到了诺贝尔奖。然后,全日本的观众就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人,对着镜头紧张腼腆地笑着。

当晚九点,田中走到了闪光灯前。由于事出突然,田中只能穿着当时身上的工作服上台。对着麦克风说出的第一句话是:“要是能提前准备的话我一定会穿上正装。穿着工作服来面对大家实在很抱歉。” 整个发布会过程中,田中始终显得窘迫不安。

回答记者问题到一半的时候,田中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铃声突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手机,尴尬地向电话那头解释自己正在接受采访。挂掉电话后,再不好意思地告诉大家:是妻子的电话。

对于当时电视机前的日本民众来说,这个三七分发型、穿着工作服、在直播中给家人打电话的工程师大叔,看起来不像是印象中那种遥不可及的科学家,而更像是自己的生活中会出现的普通人。

当时的日本依然被经济衰退的阴影笼罩,无数人在田中身上看到了亲和又励志的特质。而且,人们越是了解田中,就越能在他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出差在外的岛津制作所老板听闻公司小职员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后,立马乘坐飞机赶回来,当场赠送田中耕一数百万日元的奖励金,并宣布要将田中从主任职位提升至董事级,公司的股票在几周内连涨35%。

得知田中获奖的消息后,他的母校日本东北大学立马修改校章,把原本只授予外国人的荣誉博士学位破例无条件授予了田中耕一。

站在日本东北大学讲台上,田中依旧保持着憨厚的姿态,淡淡地说:“我讨厌学德语,所以没有攻读博士学位。现在我有博士学位了,以后我乘坐飞机就可以免费换到商务舱了。” 座下师生一片哗然。

田中成名了。而且是爆发性的。田中获得诺奖后的几年,岛津制作所知名度大大提升,公司股票上涨150%,田中也享受着董事级别的待遇。

获奖后的田中曾表示:“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一次失败却创造了让世界震惊的发明,真有些难以启齿。”

简单来说是这么一回事:以前,科学家们在分析蛋白质一类的大分子时必须使用激光照射分析物,但大分子一旦被激光直接照射就会产生碎裂。而田中发明了一种可以用激光照射但不会损坏大分子的方法。

不过,这个发明有意外的成分。“由于我对当前的化学、生物化学理论的无知,我不知道目前理论认为蛋白质大分子不大可能通过这个方式被离子化。”田中耕一很坦率地对记者们说道。

“在后面的操作中,我手误加错了试剂,不小心把甘油滴进了钴试剂之中。考虑到钴试剂还是挺贵的,丢了太浪费了,所以也同样拿来做了次测试。”

结果就这么歪打正着地将前人一直束手无策的生物大分子成功分离了。

他还曾公开对媒体说自己并非诺奖的最佳人选,但诺奖委员会表示诺奖就是用于奖励那些率先提出改变人类思维方式的原创性成果的,授予田中耕一诺贝尔化学奖是多次商讨后公正公平的决定。

获奖后,媒体的采访持续了好几个星期。但在镜头前,田中始终没有拿出过那种得奖者的意气风发。采访的最后一天,一名外国记者询问田中此刻最想做的事,田中的回答经过翻译后引起了哄堂大笑:“Leave me alone.”(让我一个人待着)。

田中是认真的。在那之后的十几年里,田中几乎不再接受媒体的采访。

去年2月份,权威科技期刊《自然》上刊载了田中团队攻坚多年后的突破:他们能够从仅仅几滴血中提前30年检测出阿兹海默症的征兆。

前一篇文章多名怪漢襲擊朝鮮駐西班牙大使館 三人受傷
下一篇文章死牢里的对话 让共产党和马克思颤抖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