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驻华官员遭声波攻击 FBI...

驻华官员遭声波攻击 FBI:或敌对政府所为

377
自2016年以来,数十名驻古巴和中国的美国官员因遭到神秘声波攻击,患上了无法解释的脑损伤而回国。CBS新闻3月17日报导说,有证据表明,这可能是敌对政府使用一种不留痕迹的武器所为。图为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WKDx417 /Wikimedia commons)

【2019年03月19日讯】自2016年以来,数十名驻古巴和中国的美国官员因遭到神秘声波攻击,患上了无法解释的脑损伤而回国。CBS新闻3月17日报导说,有证据表明,这可能是敌对政府使用一种不留痕迹的武器所为。

CBS新闻节目《60分钟》(60 Minutes)报导说,2016和2017年,美国驻古巴大使馆工作的25名美国人,包括中央情报局(CIA)特工,在受到神秘声波攻击后,出现脑损伤,引发视力、记忆和听力等众多问题。不久后,至少15名美国驻中国官员也遭遇声波攻击,并患上了脑损伤。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在调查这些美国人是否被一种不留痕迹的神秘武器所袭击。根据数个月来所收集到的证据,这些攻击事件疑似外国敌对政府针对美国政府驻外人员及其家人所实施的攻击计划。

CBS在其节目中对几名曾在中国遭遇神秘声波袭击的美国外交人员进行了采访。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前安全工程官员马克·伦齐(Mark Lenzi)表示,他和妻子在所住公寓听到奇怪声音后开始感到不舒服。“对于我来说,事情发生在2017年11月,我开始感到头晕目眩。我的头痛越来越重,我的妻子也患了头痛。”

伦齐用一个弹球在金属漏斗中滚动来形容他们所听到的奇怪声音,他说:“想象你拿着一个弹球和一个直径6英尺的金属漏斗。弹球在漏斗中转动,且速度越来越快地冲向漏斗底部的孔中所产生的声音。我此前从未听过的声音。”

伦齐表示,这并不是微妙的声音,事实上声音有些大。“我听到过大约3或4次,总是在同一个地方。也就是在我儿子的儿童床的上部。而且总是发生在我们将要睡觉前。”

伦齐现在戴着一副处方眼镜。在他遭到声音攻击后所产生的症状之一就是对光敏感。

“我的症状变得越来越严重,我的头痛越来越重。对我来说,最令人担忧的症状是记忆力丧失,尤其是短期记忆丧失,”伦齐说。

伦齐认为他之所以成为被攻击的对象是因为他的工作。他使用绝密设备分析对外交使团的电子威胁。

“在我看来,这毫无疑问是对我的邻居和我的直接攻击。”伦齐说。

他的邻居,凯瑟琳·沃纳(Catherine Werner)住在楼上。沃纳是美国商务部的贸易官员,曾作为美国驻广州领事馆的商务领事。

沃纳也讲述了自己受到声波攻击的经历。“我在半夜醒来。我能在脑子里感受到这种声音。我的两个鬓角处都感到了很大的压力。与此同时,我听到了这种低沉的嗡嗡声,其正在震荡。我记得,我四处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因为它令人感到痛苦。”

沃纳表示,大概在2017年10月,她的全身开始有荨麻疹,非常糟糕的荨麻疹。她每天起床的时候都伴随着头痛。“我开始感到疲倦,最简单的事情都将会让我感到非常非常疲惫。”

这些症状越来越重,沃纳后来开始呕吐,或者是醒来的时候发现鼻子流血了。

沃纳家的小狗也受到了伤害,甚至呕吐出血来。沃纳一开始以为她的症状与中国有毒的烟雾有关。她那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她的症状和美国驻古巴首都哈瓦那(Havana)外交人员自2016年以来所患有的症状相同。

沃纳的妈妈来中国照顾了她三个月。在那期间,她的妈妈也生病了,而且和沃纳是一个症状,头痛、耳鸣、两人都有困难回忆起单词。

伦齐说:“这是对我所居住公寓的定向对峙攻击。”他认为,这是一种能量武器,是一种无线电频率(RF)能量武器,在微波武器范围内。

事实上,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早在2014年就提到过这种武器的存在。NSA在一份声明中将这种武器描述为“高功率微波武器系统”,可以逐渐削弱或杀死敌人,而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NSA在前NSA员工迈克·贝克(Mike Beck)所提交的一名工人赔偿案中披露了这一武器。

在1990年代,贝克和NSA的一位同事在海外执行任务。他表示,几年后他们同时患上了帕金森病。“在1996年,我和一位同事查克·古贝特(Chuck Gubete)到一个敌对国家执行任务。”

贝克表示,由于机密,他不能披露这个敌对国家的名字。他认为,他和古贝特当时也受到了微波武器的攻击。

“我对敌对国家的情报部门、他们对人们做了什么、他们已经做了什么、他们的作案手法,有很好的了解。” 贝克说。

贝克表示,他最近与国会调查人员分享了一份机密简报,里面有更多的情报信息。

当被记者问及他与国会分享的新情报是否与在中国和古巴发生的事件有关,贝克说:“它和古巴及中国案例相关。”

罗宾·加菲尔德(Robyn Garfield)是美国商务部的贸易官员,由于工作原因,他曾和妻子还有两个孩子在上海,他们也同样受到了声波攻击。他的妻子说:“我坐在罗宾旁边,我感到(声音)从左侧袭击了我。起初感觉就像是电击,然后我感到自己像是瘫痪了,我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加菲尔德的两个孩子有视力模糊、失衡的症状。他的女儿当天多次摔倒。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去年已经证实了声波攻击的案例。宾夕法尼亚大学发现,沃纳的脑损伤和美国驻古巴人员受害者的症状相匹配。

除了美国外交人员外,根据加拿大政府,有15名加拿大人包括外交人员和他们的家属在古巴因声波攻击而受伤。

《纽约时报》报导,不同的人对神秘声波的描述不同:蝉的声音、静电的声音、挥动金属板的声音,还有伦齐所描述的弹球在金属漏斗里滚动的声音。(大纪元)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