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凯迪关闭猫眼批公知 中国进...

凯迪关闭猫眼批公知 中国进入全民义和团时代?

152
凯迪社区曾经是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观点交流的大本营,中国知名文化与政治评论网站凯迪网的“猫眼看人”论坛,突然关闭。(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3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继上月底关闭“猫眼看人”论坛后,大陆《凯迪网》日前再发公开信,宣称要“彻底清理违规违法不良言论,与‘公知’势力划清界线”。消息引发广泛议论。分析人士哀叹网络文革卷土重来,中国正在迈入反智和偏激的全民义和团时代。

4月22日,晏阳天在《维权网》发表评论说,这一事件标志着凯迪社区灵魂的死亡。

在微博、微信流行前,凯迪社区曾经是中国大陆自由派的根据地,每天聚集了大批民间人士在此议政,有不少知名文人学者在上面发帖建“楼”,大爆历史内幕,其中不少帖文言论大胆。

凯迪社区多年来早已成为官员的眼中钉、肉中刺,包括关注福建严晓玲案,外卖骑手罢工,孙大午和任志强事件等等。“猫眼看人”则常常聚焦社会热点和敏感事件,从网络讨论发酵、延伸到线下行动。

但近年来,凯迪社区内部已经不断收紧言论,删帖成为常态。

广州独立作家野渡回忆说,2003-2006年随着维权运动的兴盛,凯迪社区等论坛作为社会变革的助推器,发挥着重要的群聚效应,但是自从2008北京奥运加强舆论约束、BBS强推实名制后,凯迪社区已经是风光不再、苟延残喘。

野渡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09年开始,BBS讨论已经开始衰落。十多年来猫眼一直苟延残喘,在中国的社会思潮中式微。中国的自由化阵营,不可能有任何对民众进行自由传播的媒介了。《猫眼看人》产生的时代,是中国互联网早期,也是官媒、南方传媒等平台被自由化知识分子把持的时代。90年代末,李慎之先生为中国的自由主义点题,发表《风雨苍黄五十年》,产生了整个社会思潮的变动。”

《维权网》的文章提到,天涯社区和凯迪社区十余年前已遭整肃,大批写手比如刘逸明,纷纷移步凤凰网。但是2016年后,新浪、凤凰、网易和搜狐的诸多论坛和博客开始关闭。

2016年,习近平发表了标志性的4・19讲话,强调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营造出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他说,“古人说:‘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很多网民称自己为“草根”,那网络就是现在的一个‘草野’。”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推特账户负责人、不愿透露全名的王先生见证了2016年之后舆论氛围的急转直下,他对自由亚洲表示:“习近平当时发布讲话,新闻要讲导向。第二天全网各个平台大量封杀自媒体帐号,包括很多娱乐帐号比如毒舌电影,跟政治不沾一点关系的。这只是我们经历过的很多次收紧的政策之一,他一直一直在收紧。”

凯迪编委会根据董事会要求,已从今年3月30日起陆续关闭了“猫眼看人”、“文化散论”、“城市生活”、“原创文学”、“影视评论”等版面,防止公知“聚集”。

4月15日,凯迪网编委会更发布一封致广大网友的公开信,声称2021年是中共建党百年,“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外部环境波谲云诡”。站在这个“时代新的起点上”,网站誓称“将始终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断提高政治站位,持续强化思想认识”,还要“时刻铭记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资讯化工作座谈会上系列讲话精神”。

公开信并称,多年来,凯迪网混入了“少数别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乱的所谓‘公知’”,这些人“打着‘爱国’的旗号,行妖言惑众之实,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串联,企图动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网站“长期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强化审核”,但仍然不够。

凯迪网还称,他们将“彻底清理违规违法不良言论,与‘公知’势力划清界线”。

公开信发布后,不少大陆网民在微博平台表达了担忧,感叹未来恐“莫谈国事,只谈风月”。

有网民说,“这是当年的红卫兵写的吧”、“原文有点大字报的味道”、“这都开始划清界限了”、“我以为是恶搞,居然不是”。

“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但在大陆这被称为诋毁时政、攻讦政府的负面词。

凯迪对“公知”的贬义描述也引发不满。不少网民表示,“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哪条法律判定公知是坏人了?”“公知啥时候成国家和社会的敌人了?说真话难道真的不再被允许了吗?”“现在公知相当于58年的右派?”“公知=臭老九,终于到这一天了。”

还有网民感慨说,“彻底沉沦了⋯⋯”“回归朝鲜状态”,“现在到了不可以说‘错话’的时代,很快就是不得不说好话的时代,很快的”。

根据“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搜集的案例,过去三年来,多位凯迪社区的用户由于控诉社会不公和政府渎职被判刑一到四年不等。

2019年,湖北长阳的田迎华上访以及在凯迪发表《法院不为民作主,百姓有冤向谁诉》等帖子,被判两年半;黑龙江富裕县的杨德福向多个政府部门邮寄材料举报和在凯迪和天涯社区发帖指控办案人员包庇杀害他儿子的罪犯,被判三年半;山东德州李某在猫眼传媒发文称“法官是穿袍的土匪、万恶之源”,被判两年;2018年,河南项城的刘振华发布《这是个坑爹时代》,被控“侮辱、辱骂项城市永丰镇人民政府、项城市公检法机关,以及相关国家公职人员”,判刑四年两个月。

中国文字狱搜集人王先生担心,攻歼知识分子的网络文革一旦持续十年到二十年,中国人的思想水平将沦落到极度偏激、暴力的民族主义,全民义和团的趋势将难以遏制。

王先生表示:“公知被批斗就是一个全民反智时代,劣币驱逐良币。良币是知识和进取,劣币是反智和愚昧,只讲立场、不讲事实。之前的文革是在现实中打倒知识分子、臭老九。从网络维度来看,文革已经正在发生。所有人都人人自危,不敢暴露和官方不同的立场,就像文革时期的‘思想罪’。如果把百花齐放都斩掉、网络上没有公知,持续一二十年,科技创新也都将一蹶不振,因为人民失去了求知能力。”

 

责任编辑:李娜
前一篇文章美国会提五项抗共法案 包括解禁武汉病毒所情报
下一篇文章促制止中共罪行 英下院宣布中共犯下种族灭绝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