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主题专访】美大学教授谈亲...

【主题专访】美大学教授谈亲历4.25万人大上访经历

214
高满春教授和谢卫国(图片来源:谢卫国先生提供)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3日】(本台记者杨正采访报导)1999年4月25日,北京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上万名法轮功修炼者聚集在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中南海附近,因为这里也是北京当局设立的国务院信访办所在地,他们是来上访的。

现在在美国一所大学任教授的谢卫国先生,当年刚刚获得清华大学硕士学位不久,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他亲历了这一事件。

“实际上当时对政府我们是相信的,我们觉得反映真实情况,它会按照真实情况去了解、去调查,这问题是能够得到解决的。所以当时朱镕基总理把这个问题和平解决,我们觉得这是应该发生的事情。” 谢卫国对希望之声电台描述他22年前去北京中南海国务院信访办上访时的心态,这样说道。

要说清楚当年为什么要去上访,还得从谢卫国开始学法轮功说起。

一波三折  走入法轮功

“我的确是和法轮功和师父非常有缘”,提起自己得法修炼的经历,谢卫国情不自禁带着一种喜悦和自豪娓娓道来。

他并非一接触到法轮功就开始学炼,而是经历了几番波折。他曾于1992年参观了“东方健康博览会”,也看到了法轮功的展台,但却与法轮功失之交臂,“92年人可多了,拿了好多资料,也就没太在意”。

93年谢卫国则代表清华去参展,当年他的一个科研项目得到了“清华挑战杯科技作品展”的一等奖,以及“全国大学生科技作品展”的奖项,当时清华参加全国健康博览会,挑了一些项目,他的这个项目是其中之一。

作为参展人员,这次他有大量的时间在展会中到处转,并且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还到了他的展台前,和他聊了几句。但是,当时他并不知道眼前和他聊天的人就是法轮功的师父,也没太注意法轮功。展览结束时,“我亲耳听到法轮功当时得到了东方健康博览会的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而且当时还说李老师要做报告,让大家去听。当时因为清华校车让我们准时回去,就错过了这个机会”,谢卫国有些遗憾地说道。

直到1994年8月的一天,谢卫国的导师高满春教授向他介绍法轮功。

“他(高满春)是我‘因材施教’的导师,在他的指导下,我在国内就发表了几篇文章,也参加展览,非常受益”,谢卫国说。

清华的“因材施教生”是每个系特殊选出来的,名额非常有限,可以说是精英中的精英。

但当高满春教授第一次向谢卫国介绍法轮功时,谢卫国却与老师争论了起来,“当时自己觉得自己对科学也了解一些,也读了很多书,我当时就用很多科学理论去跟我导师辩论、争论一些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里,谢卫国却感觉很多事情很神奇,有些事情发生得特别蹊跷,于是他心生一念,要再去跟导师谈谈。这一次他乖乖地听着,没有再和导师争论。“这时候我导师就讲‘真、善、忍’法理。听着听着,一股能量流从我双脚的脚跟到腰这儿,就是小腹部位。当时我说:‘这个神奇,科学怎么解释呀!’ 我决定修炼。这是94年8月19日,就是我得法的日子。”虽然已经时隔近27年,这个日子谢卫国仍记得清清楚楚。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神奇了。当时高满春教授告诉他,清华的学生里面也有炼法轮功的,建议他去找找。高满春教授只是提到一个名字,并且不知道是哪个系的,“我说,天呐!清华那么大,2万学生呢,我到哪去找?”

结果当天谢卫国去食堂吃饭时,遇到了一个以前接触过的学生,他就随口问了一句,“你知道有谁是炼法轮功的吗?”这个学生往门口一指说,正要出门的那个人是炼法轮功的。“多巧呀!”谢卫国惊叹道。

他马上追上去问那个人有没有法轮功的书,对方说有,并同意借给他。在对方宿舍的桌子上,谢卫国看到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我拿起书一翻开,我说师父这么面熟呀!我回去当天就把这书真是读了几遍,不断地读,不断地读,我觉得这书说得太好了、写得太好了。” 回忆起这段经历,谢卫国话语中仍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喜悦。

修炼之前的谢卫国体弱多病,从小就有胃病、鼻炎,而且很容易感冒,后来还慢慢地开始失眠。当时他从家到学校,路上要乘坐3天3夜火车,每次路上都要带很多的药。修炼以后没多久,有一天他连续腹泻,“哇!那真是跑不过来,很多次,闻着就是药味儿。” 此后他的各种病全都不治而愈。

身体变得健康了还只是谢卫国修炼法轮功的一部分收获,作为一个科研人员,探索真理是他不懈的追求,而法轮功的书里对宇宙以及人类来源的阐述,令他茅塞顿开,如醍醐灌顶。“当时我在读师父讲人类的来源,我那段读了很多很多遍,真是奇妙呀!当然是身心受益的。”

谢卫国也亲眼见证了发生在他导师身上的奇迹,“他原来烟瘾可大了,我要是找不到他,我就去一个角落,他肯定在那儿抽烟呢。他一开始修炼,第一个去的就是抽烟的执着,烟再也拿不起来,抽就不是味儿了,一下子就把它戒掉了,以前怎么戒都戒不掉。”

法轮功神奇的功效,令其在清华园内迅速传播开来,到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前,每天在外面炼功的学员超过500人,清华有11个炼功点。“每周学法,我们是借主楼后厅的阶梯教室,能够坐500人,在我们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或者是学法交流的时候,都座无虚席。这是坚持炼的,有一些人比如说炼了又不炼了,读过《转法轮》书的,这样的人更多了。”

但是法轮功的传播并非一帆风顺。

风雨欲来  大上访有缘由

从1997年起,谢卫国发现各种干扰、破坏接踵而至。时任中共国务委员、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罗干下令在清华大学禁止法轮功学员打出“法轮功义务教功”等横幅,并且不允许学员放法轮功的音乐。

有一个学员透过其在清华大学武装部工作的丈夫得知,公安部内部下达了阻挠法轮功活动的相关命令。

1998年5月下旬,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利用该台记者在北京玉渊潭法轮功炼功点采访炼功学员时的镜头,播放何祚庥攻击法轮功的言论。

据悉何祚庥是罗干的亲戚。《维基百科》介绍,他是中科院院士,主要从事粒子物理及各种应用性问题研究;曾撰文断言“量子力学的发展论证了江泽民‘三个代表’的理论是科技创新评价体系的根本性标准”。

“何祚庥他本人我们也知道叫‘红色科学家’,确实是不务正业”,谢卫国说。

何祚庥通过北京电视台对法轮功所做的攻击性言论,令包括谢卫国在内的很多法轮功学员感到难以接受,“因为我们认为修炼法轮大法我们身心受益,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让别人歪曲?” 谢卫国说,当时很多学员来到北京电视台,有的拿着自己炼法轮功前后的病例做对比,证实炼功后身体确实变好了。作为清华颇有名气、获得过清华大学特等奖学金、清华大学“研究生学术新秀”等荣誉称号的高材生,谢卫国则从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角度去介绍法轮功。后来北京电视台表示,播放何祚庥言论的这档节目是其建台以来最大的失误,并于同年6月2日对法轮功重新做了正面报导。

“以前他还在某个媒体上瞎写,” 据谢卫国介绍,这已不是何祚庥第一次诋毁法轮功,“他还在中科院作报告,拿起《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说师父还讲男女双修。中科院的法轮功学员当时纠正说,师父说了,法轮功不讲男女双修。他就这么造谣。”

1999年4月,何祚庥再次在天津教育学院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涉及攻击法轮功。

谢卫国认为何祚庥的说法不符合法轮功的实际情况,“这确实是不符合实际情况,因为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不同年龄层都有,很小的小孩儿、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实际上确实修炼法轮功对什么年龄层的人都是有好处的。”

有很多天津学员去这家杂志社说明情况,希望他们能够客观、真实地报导法轮功。据谢卫国了解,当时,该杂志社看到激起了很大的反响,而且考虑到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在位时制定了对气功“不宣传、不争论、不打棍子”的“三不”政策,因而决定纠正这个错误。

本来事情到此应该可以圆满解决了,然而公安部却下令强行抓捕了40多位前去反映情况的天津法轮功学员。

4.25万人大上访  理性平和创先河

“正好是4.25,我早上6点去炼功点听到天津公安抓了人,我跟清华的学员们决定去上访。”

谢卫国他们用了两个小时,骑着自行车来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到那儿以后看到有很多学员,一眼就能看出来,因为法轮功学员都是面带祥和、红光满面,都非常朴实,确实能看得出来。”

北京当局将此次事件描述为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但谢卫国向记者描述,“法轮功学员基本都在路边站着,跟中南海是隔着街的,很安静,也不喧哗,因为我们都确确实实去反映情况,我们也希望别人能真正看到法轮功学员的风范。我们看到街边的警察,因为看着法轮功学员都遵纪守法的,他们也是比较放松,有的在那抽烟什么的。”

4.25法轮功万人大上访景象 (图片来源:明慧网)

当年中共官媒《光明日报》曾报导称,当时没有任何领导人出面接见过法轮功学员。对此,谢卫国表示,他当时虽然在中南海西门附近,但还是有些距离,看不清什么人在那里进出。不过,他当天遇到了他认识的北京大学计算机工程师孔女士,那时孔女士刚刚从中南海里面出来,还和他交流了在里面的情况。

他从孔女士处得知,朱镕基当时出来见学员,问学员们是谁组织来的,大家都说自觉来的,所以朱镕基就随便点了三个人,其中包括孔女士和中科院的一个博士石采东。朱镕基问,他的批示大家看到没有,他们三个人全都说不知道。“他们进去的时候带了一些有关法轮功的资料,也都给了他们(政府工作人员),当时反映的就是天津抓人的情况。4.25这天也是清华的校庆日,当天朱镕基本来是要去清华参加校庆的。据出来的学员说,朱镕基总理当时是让政府工作人员来跟学员们具体谈的。”

此前,石采东曾在《明慧网》撰文披露,三个跟着朱镕基进到中南海的人彼此都不认识,直到他们被带到传达室,让他们登记的时候,他才知道一位女学员是北京大学某电脑公司的职员,另一位是下岗工人。

女学员提到何祚庥发表污蔑法轮功的文章时,一个官员边记录边说:“不就一个何祚庥嘛?!”语气中透出几分轻蔑。另一个官员则低声嘟哝:“又是何祚庥?!”

三位学员提出了三点诉求:一是希望天津的公安尽快释放法轮功学员;二是允许《转法轮》公开出版发行;三是希望有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

谢卫国告诉记者说,“当天晚上,我们听说朱镕基总理让天津警察放人,让大家就散去离开。所以到晚上我们就收拾好周围的垃圾,然后就全都散去了。一整天,我是从早上8点一直站到晚上9点。”

法轮功万人中南海大上访事件,不仅震惊了全国,也震惊了国际社会。

荷兰一家媒体报导说:“我们荷兰有一个记者在‘四·二五’当天亲自到中南海采访法轮功学员。在采访上访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他写道: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队伍,并把《转法轮》称为经书。他在后面写道,他们(法轮功学员)有神的纪律,走后地上没有留下任何脏东西。”

BBC、《纽约时报》、美联社等西方媒体则纷纷报导称,此事件是“六·四”天安门事件后中国人民的最大上访活动;4.25开创了中国政府首次和民众和平对话、解决分歧的先河。

然而几个月后,1999年7月20日,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却不顾其他所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反对,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罗干被任命为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特别机构“610办公室”副主任,何祚庥则担任“610办公室”学术顾问。

有西方学者指出,罗干为了谋求个人晋升,联合亲戚何祚庥策划了99年镇压之前的一系列相关事件,企图剌激法轮功学员上访,为发动镇压制造口实。

2002年11月15日,罗干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晋升正国级,身兼中央政法委书记。

谢卫国于1999年8月远赴英国留学,后前往美国。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的那一天起,他就不断地为结束迫害而四处奔走呼吁,至今未止。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前一篇文章父亲替孝妇洗冤积阴德 儿子官至宰相
下一篇文章特斯拉过了糟糕的一周 凸显外企在中国日子不安稳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