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被窒息的自由”聚焦中共壓...

“被窒息的自由”聚焦中共壓迫宗教 朱婉琪:勇於揭惡纔是真正向善

124
25日臺灣圖博之友會與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共同舉辦「被窒息的自由-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會」。 ( 圖:臺灣圖博之友會與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提供)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26日】(本台記者斐珍採訪報導)

25日在臺灣大學一場由臺灣圖博之友會舉辦的“被窒息的自由” 「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會。(圖:臺灣圖博之友會與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提供)

自1999年,中共連續21年被美國國務院列爲侵犯宗教自由「特別關注國」。中共多年來系統化的侵害境內宗教自由,如今受迫害的宗教團體不再保持沉默,昨天(25日)在臺灣大學就有一場由臺灣圖博之友會所舉辦的“被窒息的自由” 「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會。

現場有中國境內深受迫害的基督教、藏傳佛教、維吾爾族穆斯林及法輪功等代表出席,他們分別就其所代表的宗教團體,詳述在中共的邪惡統治迫害下,所面臨的處境與慘痛遭遇。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致詞時提到,中共是舉世最大的邪教,而面對此龐大的邪惡力量,如何去對抗是我們良心勇氣的鍛鍊。與會代表共同表示,目前許多良善的力量已經覺醒,向善更需要有揭惡的勇氣,只要愈來愈多人選擇站出來對抗中共獨裁邪惡勢力,就終將能制止邪惡的力量。

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攝影:斐珍)

基督教遭受「三拆一改」的「清零行動」

臺灣基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主任牧師黃春生以“末日魔獸的喪鐘”做爲他演說的主題指出,當2018年3月中共將「國家宗教事務局」納入「中央統戰部」後,便是赤裸裸的告訴世界,在中共統治底下,唯一的神祇就是中共本身,它凌駕一切的宗教,宗教是爲了服務共產黨而存在的。

黃春生牧師以基督教爲例,中共對全中國的基督徒展開「去規模化、去組織化、去教會化」的「清零行動」。在2014及2015年,光浙江一個省份,中共以「三拆一改」及清理違章建築的名義,強拆了一千八百多個十字架和教堂。2018年,河南省政府以清理違章建築等理由,強拆了近七千個十字架。

所謂「清零行動」在大陸的一線大城市中,無一能倖免。自2018後像北京錫安教會、守望教會,四川成都秋雨教會,這些許多擁有上千基督徒的大型家庭教會都先後遭到取締。不僅十字架及教堂被拆、禁止聚會,甚至還禁止18歲以下青少年與兒童進入教堂。

黃春生牧師提到,許多的基督徒遭到濫捕、刑求,如四川成都秋雨教會王怡牧師在2018年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迄今仍被羈押。目前教友的處境是連網路空間也被徹底清除,無法上網購買聖經、靈脩書籍與用品。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跋熱•達瓦才仁。(攝影:斐珍)

圖博(西藏)遭受文化壓迫及民族滅絕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跋熱·達瓦才仁表示,中共之所以以舉國之力,長期地壓迫和迫害圖博(西藏)的宗教文化,是因爲圖博(西藏)宗教文化,妨礙了中共對圖博(西藏)民族推行的民族滅絕政策。達瓦才仁指控,依照「聯合國防止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中對種族滅絕的所有定義,中共幾乎做絕了每一項。

中共對圖博(西藏)的民族滅絕政策,首先是在宗教壓迫,不僅在所有寺院都設立所謂「駐寺工作組」,掌握寺院一切權利和資源,在寺院建築的各個角落安裝監視器,還強迫僧尼要組織舉行政治學習和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等。

達瓦才仁談到,圖博人的孩子被中共送到中國的城市,和漢人的孩子一起上學接受中文教育,長期住在跟家人、文化傳統隔絕的集中營。五年才能放2個月的假,讓孩子回家一次。這些孩子因此被稱爲「藏血漢人」,流着藏人的血卻成爲了漢人。後來還規定藏人要去技術學校,不去父母要被抓進監獄。

達瓦才仁說,中共可說用盡一切方法要限制消滅圖博(西藏)民族。

臺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攝影:斐珍)

法輪功遭受中共世紀迫害21年

臺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首先談到,法輪功自1992年從中國東北傳出後,至今已洪傳全球 114 個國家,使全世界上億人身心受益,道德回升。法輪功的主要法理都在李洪志大師的《轉法輪》一書中,而這本書也已經譯成 40 多種外文版,在全世界發行和傳播。

朱婉琪和來自歐美亞共19位專家曾出版《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一書,她表示中共迫害法輪功,可以從媒體、政治、社會、經濟、醫學、法學及文化等七大面向,來分析中共如何侵入人們的物質與精神生活,進而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滅絕人類的善性。

朱婉琪表示,中共對於法輪功的迫害幅員,除了整箇中國大陸外,還延伸至臺灣、香港、以及海外有法輪功學員及中領館的國家及地區。其迫害的機制及手段,從酷刑到令人髮指的強摘盜賣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而且被迫害的人數不計其數難以估算。

朱婉琪說,以中共迫害所動用的國家龐大資源、迫害的時間長達20年來看,可說是「21世紀最大的人類災難」。不過,法輪功不僅沒有如中共所說的,在3個月內便被「消聲匿跡」,反而將這場鎮壓曝光到國際社會上,使法輪功在國際上聲名大振。

朱婉琪指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仍在繼續,最重要的原因在於「器官移植」的利益太龐大驚人。根據資料顯示,中共自2000年起器官移植中心從100多家成長到2005年的800多家。2010年中共才首次正式公佈高峯期每年大約1萬例移植手術。

她引述獨立調查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的調查,估計中國實際器官移植數量每年6~10萬例。2007年,據中國南方週末報導,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創收部門」的快速增長帶來了巨大的收入和利潤。僅肝臟移植的利潤就爲該中心帶來1億元的年收入。

朱婉琪還說,這些所謂新鮮、不吸毒的健康供應體,目前據調查已經擴及維吾爾人,維權人士。臺灣也傳出有人蔘與了協助盜賣器官,她認爲,這些人不是幫兇,應該是叫共犯纔對。

談到法輪功學員突破中共封鎖所創辦的三大媒體,“大紀元”、“新唐人”與“希望之聲”,朱婉琪特彆強調,創立“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就是爲了當在斷訊、斷網的情況下,中國大陸可貴的中國人只要有幾顆電池,還能透過電臺收聽到海外的第一手訊息與真相。

朱婉琪最後結語表示,很多人說法輪功學員已經喊了十幾年的「解體中共」,她說,這絕對不是「狼來了」,是「狼死了!」

六四學運領袖之一、臺灣中國民主促進會主席吾爾開希首先點出,中共對宗教迫害的本質,是因爲「恐懼」。(攝影:斐珍)

維吾爾族遭遇利誘、欺騙、鐵腕、滅絕等壓迫手段

六四學運領袖之一、臺灣中國民主促進會主席吾爾開希首先點出,中共對宗教迫害的本質,是因爲「恐懼」。他說,共產黨對維吾爾族的強大存在,不可忽視的存在是恐懼的。他談到,中共對維吾爾民族的壓迫分爲利誘、欺騙、鐵腕、滅絕四階段。在1949年前後中共向蘇聯協商,要求將新疆併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當時維吾爾族因爲還有軍隊,中共仍對新疆相當禮遇,首先透過「利誘」方式收買新疆人;等到統治後,中共又用「欺騙」的方式,宣傳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當爆發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吾爾開希說,中共既已開槍殺人,也毋需要再騙人,就完全開始用「鐵腕」方式鎮壓維吾爾人;由於宗教對人民的影響力超越共產黨,這3年又發展出以集中營進行迫害,要徹底滅絕維吾爾人的信仰及種族認同。

他指出,中共迫害宗教的本質是「恐懼」,其次是「瘋狂」,中共先竊取國家取得統治權,再利用統治瘋狂的掠奪利益及國家資源。

座談會後,黃春生牧師引用了愛爾蘭裔英國政治家及哲學家埃德蒙.伯克 (Edmund Burke) 說過一句話:「邪惡盛行的唯一條件,是善良者的袖手旁觀 」,他說他已看到有更多良善力量不再沉默,願意彼此連結在一起,對抗邪惡的盛行,現在正是擊垮邪惡共黨的新契機。

達瓦才仁強調,西藏人、維吾爾人與蒙古人的反抗,都是在民族生死存亡危機下的掙扎,面對中共無視國際社會,公然推行民族滅絕的政策,因此國際社會絕對不能再姑息,否則將來必會自食惡果。

吾爾開希則告訴臺灣人,千萬別對中共的邪惡本質太天真,或認爲這些事情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或以善良的心地不願相信世界有這麼邪惡的事。

朱婉琪則呼籲,宗教不只是要向善,還需要揭惡,沒有勇氣揭惡就不是真正的向善,她期待有更多的人選擇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全世界一起迎向沒有共產黨及共產主義的新世紀。

责任编辑:翛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